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手下败将[1-7]

※虽然是短篇但是有点点长(。)PO主还没写完为了逼迫自己发愤图强先把写好的发出来……。

※OOC有,BUG或大或小应该也有,就当我半架空来写吧……。

※韩叶主,附带的CP目前确定有喻黄,之后还会冒出什么PO主不确定(你

※全员向的欢脱甜文咯


>>1

“手下败将。”

第一届荣耀联赛的总决赛之后的后台,叶修——那个时候还叫叶秋,狠狠地和韩文清握手,然后无不得意地这样说道。虽然叶秋从来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但这种选手之间的基本礼仪还是得照做,于是执行礼仪的地点,被换到了没有舞台灯光照射的后台。

韩文清皱起了眉,面前这人的不要脸和直言直语他早就有领会,不过此时此刻,他还是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毕竟,这是总决赛。

“怎样,输在哥的华丽表现下,没话说了吧?”叶秋就是这么嘚瑟,一句不够还说第二句。韩文清眉头皱的更紧了。

当然,身为霸图的队长,他就不能受人嘲讽而无动于衷。“明年我就会击败你。”他这样说着,眼底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不是在说一个预言,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叶秋笑了笑,接着更加用力地握紧那只比他略大而又苍劲有力的手,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它捏碎。

谁也不知道那一刻,有哪些诺言与未来,深深地埋进这两个亦是少年的双手之间。

 

 

>>2

于是第二年霸图又输了。

后台,叶秋还是那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笑得没心没肺:“又输了啊,手下败将,回去别哭鼻子啊。”韩文清面无表情的脸色霎时间大放黑气,队伍后面跟着的两个刚入队来观摩比赛的新人吓得差点没直接跪下去。

而韩文清现在在想,这孙样,咋这么闹心呢?早知道就听粉丝们的意见干※死他了……呸。

被自己想法噎到了的韩文清脸色又是一黑,那两个新人已经开始哆哆嗦嗦地掏钱包了。

“我不会再输了。”一如既往的口气,还是如同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预言。韩文清的思绪,却开始越飘越远。

 

 

>>3

荣耀联赛十年,韩文清和叶修认识十二年,结仇十二年。

开始的时候是两人在竞技场撞见的。大漠孤烟连胜五十七场没有哪一场不是在40秒内结束的。网吧里,韩文清身周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纷纷都是没钱赌下去仓皇而逃的。就在这种时候,一叶之秋出现了。

“卧槽!一叶之秋!!妈※蛋啊韩文清!你今天的好运到头了哈哈哈哈!”立刻有识货的人凑上来看热闹,一出手就压了整一百,声音随即传开,围观党瞬间壮大了三倍。

韩文清眉头都没皱一下,虽然他也知道一叶之秋,这个现在在一区非常酷炫的战斗法师。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叫秋木苏的神枪手,这俩人各种横扫记录榜,想不知道他们都挺难。

然而大漠孤烟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更别说大漠孤烟的操纵者是韩文清这种角色——他早有与一叶之秋一战的意图,择日不如撞日,当然立马开打。

“哎哟哟!!厉害啊你!一叶之秋都敢这么虐!!”

“卧槽哈哈哈哈血掉的很快嘛!!这样掉下去谁会先掉完啊?”

“哎哟!!这记龙牙打得可真够猥※琐的哈哈哈哈。”

“呃……这个……确实有点贱啊。”

“我艹艹艹!!干得不错啊韩文清!!”

“……卧槽。”

没想到,打了一半的时候,一叶之秋就突然在公共频道发了个留言:“哎呀卧槽,没钱续网费了,抱歉啊下次再打。”就这么直接下了。

“……”围观的人都觉得跟着人没话好说了。刚才起头赌钱的那个人先咳了一声:“韩文清啊,你说这钱该怎……么……办…………”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看着觉得韩文清的脸都可以放出大杀招了。

几年之后提起这件事情,叶修举起双手以示清白:“误会误会,你要相信我,当时我已经赖了好几天的账了,打完最后一个字就被老板摁了关机键,卡都没帮我吐出来。再说了当时打到那种情况明显就是我赢,还有打下去的意义么?”说完得意洋洋地叼了根烟来抽。韩文清一板一眼地说道:“不打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胜负会如何。”“是是是,你老大你老大,你说得对说得对。”叶修漫不经心地附和,韩文清在考虑是打头比较痛还是打肚子比较恶心人。

总之当时韩文清气得不行,接着又虐了十几号菜才心情稍微好点儿。要问他为什么生气?这个嘛……大概和好不容易见到偶像却被偶像耍心机逃脱的小粉丝有点像?

“我说着玩玩儿的,你别当真。千万别去跟韩队说这件事,算我求你了,让我给你洗一个礼拜的衣服我都愿意。”李艺博跟人瞎扯蛋的时候突然补上了这么一句,他觉得如果被韩文清听到的话自己可就不是缺胳膊少腿儿的下场了。

后来他俩怎么样?

韩文清第二次遇上一叶之秋,是在一个私人组织的民间荣耀比赛上。他可以百分百肯定当时他俩会去参加这个比赛的原因是一样的——因为奖金。这个主办方实在很有钱,有钱得一翻裤兜都可以掉出几张含金百万的信用卡来,所以这个比赛当初冠军的奖金是三十万。

当初荣耀刚刚崛起,哪一家不是白手起家有了这顿没下顿的,于是都跑来参加比赛了,混个运气也好啊!一路虐菜下来,韩文清和叶秋到底还是撞上了。

“操!”先吐槽的是叶秋,这个也在情理之中,“你怎么也在!”“怕赢不了我么”,这种场合遇到叶秋简直让韩文清的怒气值满点了,这不你看,连标点符号都懒得打了。“哈哈,你还是省点心吧,这三十万都是哥的啦!”随手发过去一个戴墨镜耍酷的表情,叶秋操纵着一叶之秋冲了上来。

结果是叶秋赢了,以百分之三这种微弱的优势,可他还是赢了。三十万被他收入囊中,可韩文清却也毫不懊悔。

「好强!好爽!」这样的想法冲击着韩文清的大脑,他“嘭”地一拍桌,就朝后台走去。和他一起来的几个兄弟以为他这是要魔王爆发了,帮对面那个一叶之秋的操纵者悄悄点了一根蜡烛。

在后台,韩文清第一次见到了叶秋。比他略矮的身高,不怎么打理的略长的头发,前额的刘海都快刺到眼睛了,看起来穿了几百年的T恤和长裤,还有永远叼在嘴里的烟。“一叶之秋?”韩文清问道,与其说是问,不如说是喊,因为他心里强烈地感受到,这个人就是一叶之秋的操控者。

果不其然,那人抬了抬眼,颇是惊讶地点了点头:“是,我叫叶秋。你是……?”

于是韩文清知道了他的名字——当然是假名,不过当初也没发现就是了——“大漠孤烟,韩文清。”简洁地报上自己的名号,低沉而又感性的嗓音倒是很符合大漠孤烟给叶秋带来的感觉。接下来也就是随便扯了几句,交换了一下QQ,然后就结束了。

这之后不久,联赛就开始了。这之后不久,韩文清就发觉自个儿谈恋爱了。

 

 

>>4

其实两人见面的机会也不算多,每年能撞着的职业比赛也就那么几回,加上全明星赛一次,十个指头都能数完。况且一个在青岛一个在杭州,再有钱的闲人也不会没事儿就两头跑。平常两人最多的交流就是QQ和荣耀里了,可韩文清也不是爱说话的人。叶修表示很奇怪,很匪夷所思,于是就问韩文清:“你到底是啥时候看上我了?”韩文清本来在看电竞之家,一个低头,看到趴在一旁狗一样的叶修,嫌弃地哼了哼鼻子:“这个问题很重要么?”然后又去看报纸了。

说实话的话,这个问题连韩文清自己都搞不懂。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人很强,超乎他的想象,想要和他更多地交手。于是一次又一次地约战。成为了职业选手之后,不可能再泡到网游里去PK,就揪着每一次比赛的机会,和他战个八百回合。

然而韩文清后来觉得苗头不对了,因为自己不再只是专注于和叶秋在荣耀上的胜负,他开始留意这个人另外方面的点滴。每次赛前赛后和他聊天,韩文清总会不由自主地走神,这对职业选手来说可是致命的毛病;每次看他漫不经心的笑脸,韩文清也会觉得心底里有一种奇妙的快感;每次QQ上叶秋来敲自己的时候,韩文清也会觉得有一瞬心跳得很响。

这是自己恋爱了,嗯。

经过半个小时的冷静思考,韩文清得出了这个结论。

既然恋爱了,那就要告白。这是韩文清得出的第二个结论。啪啪啪,很符合他的个性,此处应该有掌声。

于是在第一届全明星赛后的聚会上,他决定执行这个结论。

第一届全明星赛在荣耀联赛的第三年举办,主办方是当年如日中天的嘉世。那时的热门话题除了七个小新人车轮战叶秋再被叶秋轮番干倒在地之外也没什么爆料了,毕竟联赛才举办三年,能上全明星榜的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哪几个——比较过分的就是叶秋,足足甩开第二名几千票数,简直不让人活——这么帮人能整出什么话题,也是用脚趾头想想就可以想出来的。

第三天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但对于这帮从网游发家,习惯通宵的人来说并不是该睡觉的点。于是大家一商量一合计,就在附近一栋陶轩的别墅里开趴了。参加的不仅是职业选手,很多公司职员,正在新人训练营接收培训的佼佼者——也就是日后的“黄金一代”也跟过来凑热闹,一瞬间热闹了不少。

之间突然有个人从二楼的阳台跑下楼,看起来是个嘉世的工作人员,边跑还边喊:“霸图的人来了!!!风紧扯呼!!!!!”瞬间嘉世的人如临大敌,由叶秋带头立马站好队形。其余的人自动加入围观行列,唯恐天下不乱。

可最终来的霸图人一共也就俩:一个是韩文清,一个是当时还在新手训练营里的张新杰。虽然只有两个人,但韩文清往那一站,就是敌方主力到场了。黄少天已经在一旁煽风点火了:“哦哦哦老韩上啊用你坚实的肉体去狠狠虐一把叶秋帮大家报仇吧我觉得大家都会很支持你的决策的!!!!!”“对对对!上啊!!”围观党里几乎全是被叶秋虐过的人类,此时看看这俩人,第一韩文清个头比叶秋高,第二韩文清体型一看就比叶秋结实得多,这要真打起来傻子都能看得出来结果。“尼玛!!还有没有点规矩了啊!!!这里是嘉世这顿饭都是我们请的!!!”就算叶秋本事大也抵不过民心所向,他毫不怀疑要是韩文清和他打起来这帮人一定会上来踩两脚自己,于是只能口头猖狂拉回一点形象分。

结果韩文清点了点头,好像是很不负众望的样子,上来就一把拉起叶秋的手腕直奔二楼。“卧槽——!!!”“年度大戏啊啊啊啊!!!”“快拍快拍!!!可以上头条了!!”下面的人全乱了套了,其中还混着楚云秀和苏沐橙两人诡异的笑声。有个嘉世的队员心里一急,想着队长不能干出在自家地盘被干掉这么丢脸的事情啊,于是好心开口劝导:“韩队!!你别冲……动……呃……”结果韩文清一个回头就把他生命值清零了。

“笑得那么鬼干嘛?你说他俩去干啥?”林敬言看了看一旁笑得花枝乱颤的楚云秀,有些疑惑地问道。结果楚云秀还没开口,张佳乐就开口了:“去打PK了吧?楼上不是有机房么?”“要不跟上去看看?”林敬言有点不好的预感。“呃……”“当我没说。”突然感受到韩文清方圆三米的低气压气场,林敬言立刻打了个寒颤。

 

 

“老韩?”“老韩??”“老韩!”叶秋一路上也是心怀忐忑,尼玛,这该不会是来真的吧!就韩文清拽着他的那股劲儿,他也能知道自个儿肯定三下就能被打爆啊!这种时候是不是快点逃比较好?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将他扯到二楼了,终于是放开了他的手。叶秋喘了口气,晃晃悠悠地点了根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左手抱胸,才慢吞吞地问道:“啥事啊。”“我喜欢你。”

于是叶秋手上那根烟一抖,掉到他左手臂上烫了个红印子出来。

“我草草草草草哥的手啊啊啊啊这是重点保护对象啊!!”

“……”

“……”

“答复?”

“这就没了??!”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不浪漫的告白方式了,叶秋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告白,就出了这么个乱子,他觉得他以后要有恋爱恐惧症了。

“没有答复就当你默认了。”“等等?!?!这怎么想都很不对劲吧??怎么想都觉得……”“什么?”韩文清板着一张脸,口气冰冷地问。叶秋看他这样子一时间竟然说不出口了,觉得很恶心?觉得他俩不可能?但是仔细一想,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

于是叶秋折了个中,说:“再让我考虑考虑。”就转身下楼了。

楼下有人惊呼:“这么快就结束了?!!也没看叶秋怎么样啊!!!”叶秋表示现在心烦意乱,没空搭理这帮白眼儿狼。于是韩文清走了下来,很好的向群众解释了这个问题:“我们在一起了。”

“……”

“……”

“……”

一瞬间各种鸡飞狗跳。一下子是楚云秀和苏沐橙两人的高分贝尖叫,一下子是林敬言把橙汁打翻在了张佳乐的衣服上,一下子又是黄少天左脚绊了右脚倒在喻文州的怀里,于是楚云秀和苏沐橙的尖叫声更响了。

叶秋也是一个没准备好差点从二楼摔下来,结果好不容易扶着栏杆站起了身立刻大喊一声以示清白:“放屁!老子压根没答应你!!”

“……”

“……”

“……”

“卧槽!千古绝恋啊!!”此时房间里还有语言功能的只剩下苏沐橙和楚云秀了,两人哭哭啼啼地互相搀扶着,一边噼里啪啦地在手机上敲着什么,张新杰回头一看,全是什么“帝王攻”“傲娇受”“诱受”之类的,张新杰想了又想,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问一下这几个词什么意思。

韩文清此时倒是很冷静,他看了看哆哆嗦嗦站不稳的叶秋,用一种很普通的口气说道:“哦,那就当我在追你了。”

全场又是一片鸡飞狗跳,刚从会议上赶回来的陶轩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别墅,用计算机滴滴答答算了个数字出来,哭的更厉害了。

恋爱是场战争啊,韩文清同志!你今后的路还很长啊!李艺博看着自家的队长,叹了口气,心里暗暗发出一声忠告,当然他没敢说出来就是了。

然而事实证明,虽然他经常在解说比赛的时候出错,但这一次他是对的。

 

 

>>5

闹到凌晨所有人都准备回去补眠了,可第二天回到各自老家安顿下来之后,怎么能不提昨晚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于是几乎所有人都涌上了QQ群,那么多职业选手一起爆手速瞬间群消息立刻就变成了999+。并且,虽说是职业选手群,不过有不少厉害的新人也都已经提前加了进来,基本都是靠和自家队长比较熟混进来的。

夜雨声烦:我草草草草草我到现在还觉得我在做恶梦这他妈是真的么是真的话那也太恐怖了吧我想象了一下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啊啊啊啊!!!

王不留行:+1

百花缭乱:+2

落花狼藉:+3

风城烟雨:嘻嘻(・^ω^・ = ・^ω^・)

夜雨声烦:………………楚云秀你这个表情很不对劲啊你这么高兴干嘛兴奋过头了吧其实我昨天就觉得你很不对劲了你和苏沐橙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呕吐而是尖叫难道女人都这个样子么再说了你们尖叫个鬼啊韩文清再怎么可怕你们也该习惯习惯了吧

索克萨尔:+4

夜雨声烦:…………是文州吧??现在登索克萨尔号的绝对是文州吧???

沐雨橙风:嘻嘻(・^ω^・ = ・^ω^・)

冷暗雷:……云秀和沐橙你们两个画风不对啊

索克萨尔:先不说恐怖不恐怖这个问题,你们觉得韩队能追成功么?

瞬间一排省略号,一下子排了三四十条消息。

夜雨声烦:不能。

百花缭乱:卧槽,连黄少天都这么没话说了,老韩是得多不被看好啊。

风城烟雨:那个啊,你们觉得韩队和叶秋在一起,谁在上面啊(・^ω^・ = ・^ω^・)

王不留行:韩队

冷暗雷:韩文清

百花缭乱:韩文清

落花狼藉:韩文清

生灵灭:韩队

石不转:韩队

夜雨声烦:我靠这么多人潜水?!?!?!!?而且就我一个人觉得是叶秋?!????!

索克萨尔:韩队

索克萨尔:少天是一个人呢(´;ω;`)

风城烟雨:诶呀呀大家真是难得的意见一致同步同率呀o(* ̄▽ ̄*)ゞ 那我和沐橙先去赶稿了啊拜拜~

一叶之秋:楚云秀,留下来把话说清楚,你说这个话题是几个意思。

一瞬间又是一排刷屏,有拜大神的,有惊叫当事人出场的,有AT自己的哥们儿出来围观的。最终黄少天大爆手速把杂七杂八的消息全都刷没了,然后就问叶秋:

夜雨声烦:叶秋,你觉得韩队他是认真的不?

一叶之秋:……

索克萨尔:0.0

冷暗雷:0.0

百花缭乱:0.0

生灵灭:0.0

王不留行:0.0

一叶之秋:大眼你打错了,你应该打成o.0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不要转移话题问你呢呢呢呢呢!!!!你觉得韩文清他是认真的不如果他是说出来扰乱你军心的那我们看看也就过了如果他是认真的我们就要采取行动了啊你知不知道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啊啊啊啊啊!!!

大漠孤烟:我当然是认真的,你们要干嘛?

这下职业群的气氛猛地达到了最高※潮,一瞬间又有二三十个潜水的浮出来围观,谁都想知道从两个当事人这里挖点什么出来。结果转头一看,叶秋已经下线了。

夜雨声烦:装的吧!!!!!肯定隐身来着!!!!!!看我把他逼出来!!!!

于是整个群的人很放心地把这件事情交给了黄少天。五分钟之后。

夜雨声烦:我靠,我看他是真的下线了!!!!这个臭不要脸的老东西!!!!!

石不转:韩队,加油。

冷暗雷:加油

王不留行:加油

沐雨橙风:韩队,我们会给你精神和行动上的支持的(・^ω^・ = ・^ω^・)相信我们吧!

风城烟雨:+1

大漠孤烟:谢谢,费心了。

说完也下线了,这一晚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准备从两人嘴巴里套出几句话来,结果当事人说了一共不到五句话就双双下线了,其余围观党也只好讪讪下线。

叶秋坐在电脑前,看着韩文清的那句“我当然是认真的”考量了半天。他确实没下线,只是隐身了,黄少天对他进行了长达五分钟的废话骚扰,他一律无视掉了,他只是盯着韩文清的这句消息,怔怔的出神。头一次,他觉得如此惊慌失措,哪怕在比赛中情况对己队不利时,哪怕在面对看似无法越过的障碍时,他总有办法化险为夷,总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现在,他满脑子只有这句话,和韩文清昨天那句看似云淡风轻的告白。

叶秋摇了摇头,他认为随遇而安就好,那样就好。这件事情他不打算去多管了,就这样吧!反正他也理不清楚。

于是他关掉QQ,打开一个视频,开始准备下一场比赛的战术方案。

 

 

>>6

第三年的联赛,还是嘉世赢了。

嘉世就此开创鼎盛王朝,总决赛时全场的嘉世粉都疯狂了,就差没创个嘉世邪※教出来了。

叶秋还是那么一副吊儿郎当好不得意的样子,和每个选手一一握手顺便开两句嘲讽。但轮到韩文清的时候,叶秋的脸色还是猛地青了一下。这一点,所有队员都察觉到了。他俩的那些事儿在职业圈里也不算秘密了,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所有职业选手都知道了。此时台前氛围一片大好,后台的这几个队员却快被这两个队长之间奇妙的气氛搞得吓尿了。

最终还是叶秋破的局,他抬头,笑了笑,用略为生硬的口气道:“老韩,不给力啊,又输了。”韩文清的脸色根本没有什么变化,连眼神都没有起伏:“我说过,我总有一天会击败你。”叶秋嗤笑了一声,然后:

“口气挺大啊。等那天到了,我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

卧……槽……尼……玛……

此时两队人马全都是这个心情,这是个什么神奇的开展?!?!顿时每个队员心中都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还有千万个黄少天在一旁扭秧歌。

结果叶秋却又“嘿嘿”地笑了笑,还是那副欠揍样接着说道:“哄你呢,这就是张空头支票,才不会有那一天。”

于是总决赛结束的那一天,职业选手的QQ群又被刷爆了。消息再一次覆盖整个联盟。

后来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7

“赢了!!!!!!”

“霸图战队终结了嘉世三连冠创建的王朝!!霸图队长韩文清终于实现了当年他许下的诺言!!打败了叶秋这一看似不可能被击倒的对手!!今天,荣耀属于霸图!!荣耀之光将披戴在霸图每个队员的身上!!”解说员异常激动,这是一场绝对精彩纷呈的比赛,无论谁输谁赢,都不会磨灭这一场比赛在荣耀历史上的重要性。

叶秋从操作箱中起来,用有些脱力发白的手点燃了一根烟。霸图变强了,变得越来越难以打败,这让他感到热血沸腾,而不会恐惧懊悔。能与这样的霸图交上手,让他感到就算输了,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输了明年还可以再来,毕竟,冠军的荣耀就在那里,不躲也不逃。

可突然,他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然后准备往外跑路。

他没想到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霸图领奖都已经领完了,而他才觉得自己只是出了一小会儿的神而已,在后台便遇见了霸图一行人。当韩文清用眼神扫过叶秋的时候,叶秋感到自己双腿有点发颤。韩文清还是一张板砖脸,只是动了动嘴皮子,朝另外两个队员使唤了一句:“抓住他。”

叶秋欲哭无泪。

此时职业选手也从VIP通道下来了,看到叶秋被人驾着的一幕黄少天立刻嗷嗷大叫,他这一喊身后的人马上加快脚步,等着看好戏。韩文清看看这边又看看那头,朝张新杰使了个眼色。“今天霸图请客,”张新杰非常善意地在这种时候提出这个意见——在叶秋看来是给他补刀用的——接着推了推眼镜,“大家都去KTV坐坐怎么样?”

 

霸图不愧是业界知名土豪战队,租的K歌厅真是有点大得吓人。入季后赛的这几支队伍的人几乎全来了——除了嘉世的人,他们作为总决赛中的失败者只来了两个,而其中一人还是因为自己作死被强行押过来的——接近百人坐在这里一点儿都不显拥挤。

黄少天自告奋勇,抢过话筒当起了主持人。清了几下嗓子之后,他开始了长篇大论:“咳咳,诸位来宾——蓝雨战队最亲爱的队友们各个战队的美女姐姐们还有其他神经质的战队队员以及拽了个二五八万的霸图人们!大家好啊!!!”台下的职业选手觉得他们真佩服黄少天,讲这么大一段话居然不带换气儿的。“相信大家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和我都是一样的哈!虽然霸图拽了个鼻孔朝天让我们确实很不爽不过他们也是代表了民意消灭了嘉世这个大BOSS并且将叶秋打趴下的感觉真好啊哈哈哈哈你们看到没有季冷那一记舍命一击看的真是太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可以看到一叶之秋跪趴在地的样子了感觉八辈子的心情都没有这么舒畅啊——”“少天。”坐在前排的喻文州非常及时的出声。“什么事队长?!”黄少天立刻打住了话题。喻文州眯起眼睛微微一笑:“说重点。”“哦哦哦。”黄少天这才想起重点,“咳咳,相信大家一定都知道那个作死的诺言啦!!去年这个时候叶秋这个老不羞非常猖狂地给我们韩队许下一个诺言!!说只要打爆他就满足他一个要求!!”“啧啧啧,你听听,韩文清为民除害之后连黄少天都叫他韩队了。真是功利啊!”台下肖时钦和王杰希在那儿吐槽,王杰希狠狠点了点头。“现在!!打败叶秋的这一天到了!!!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双方出场!!”黄少天带头鼓掌,结果就看到韩文清非常淡定地从观众席中站起了身,以及叶秋不知道是被谁推了一把,骂骂咧咧地上了台。

一上台叶秋就抢话筒,“喂喂”了两声就先开始说话:“我说啊,我当初可没答应啊,我都说了这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小何小陈你们都知道的吧!!”说着随便点了两个霸图的队员,被点到的队员非常心有灵犀一点通,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还配有台词:“不知道不知道,叶神你当初可是答应得好好的,这种时候反悔那是破坏形象啊!”“妈※的!”叶秋爆了口粗,他觉得这辈子的粗口他今晚都要用掉了。

于是所有人都开始起哄,叶秋被他们搞得心烦意乱,正准备回去上荣耀一个个虐这帮人。就在这种时候,手中的话筒被人一把抢过,按了OFF键然后被扔到一旁。

“诶诶诶诶诶韩队你太过分了吧要说什么悄悄话啊我们也要听!!!”苏沐橙和楚云秀先跳了起来表示她们的愤怒。初步成型的另外三个战术大师突然敏锐地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都分别偷偷摸出了手机。

“你当初可是说好的。”韩文清酝酿了一下,总算把这句听了三年的话扔回给了叶秋:“手下败将。”

“放屁!老子根本没说过!”说耍赖皮的技能点那叶秋可是点满了滴,赖账赖起来那可是非常不要脸滴。没想到韩文清不怒反笑,笑得实在有点让人毛骨悚然。叶秋这么机智的人(他自己这么说的)怎么会察觉不到氛围的微妙,于是他退后一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不要乱来啊啊啊想要干什么啊我要报警了!!”“你压根没有手机。”“……”韩文清一针见血,搞得叶秋立马没话说了。接着韩文清上前一步:“这事,由不得你说。”

于是叶秋立马感受到眼前一黑,所有的灯光都被挡住了。接着他感受到一阵耳鸣,这是大脑反应跟不上的结果。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台下的尖叫声已经快冲破他的耳膜了。

果然这件事情是由不得叶秋来决定的,因为韩文清在强吻他啊!!!本来叶秋就比韩文清要矮,体格也瘦弱一点,于是韩文清直接一手拽过叶秋摁在怀里,搂着他的腰,对准嘴唇就亲了下去。一开始只是唇与唇的接触,结果后来叶秋半天没反应过来,于是韩文清就撬开了他的牙关,直接舌吻。

台下早就尖叫疯了,一开始韩文清把话筒掐掉他们还以为要说什么见不得人的小情话之类的,现在想想太天真了啊!!!这是韩文清的作风么!!!看到没有,人家直接提枪上阵啊!!!有个别玻璃心的当场昏倒在地。也有不少立马拍照的有心人——比如心脏四人组的另外三位成员,比如楚云秀和苏沐橙。也有立刻转头闭眼大喊“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的,比如黄少天之类的。要知道台下可是将近百号人啊,这么一闹差点被人怀疑这家KTV是着火了还是遭到室内抢劫了。

反应过来的叶秋再怎么不要脸这时候也已经满脸通红了,又扯又撞只有一个念头:把韩文清推开!!然而韩文清什么体格,他什么体格,推了半天也没什么起色,人家韩文清倒是越抱越紧。慢慢的,叶秋觉得自己气不够用了,使出的劲也软绵绵的,这下他可绝望了。就在这种时候,韩文清好像是终于心满意足一样,放开了叶秋。在怀里的叶秋大喘气的同时,非常不要脸地轻笑着问他:“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这下叶秋可总算缓过来了,一脚跳开指着韩文清“你你你你”你了半天,结果骂了一句“流氓”,拔腿就跑,平常运动过少的他今天跟被老虎在后面追似的,谁都追不上。

台下的人被这一幕深深震惊了,看看跑没影儿的叶秋,再看看台上面如冰霜的韩文清。韩文清倒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不关我事”的表情,冷冰冰地开口:“看什么看,都散了!”说着就走了。霸图的几个人一看,也跟着走了。剩下的围观党一看主角都走光了,也一个个都走了。

几年之后叶修问起这件事情,特别没有好气特别愤怒:“你的战术智商全都用在这里了啊?策划这么一场好戏请了这么多观众演这么大一出戏你很费心是吧??”韩文清不以为然:“其实当初没打算请这么多人的。”“?!”“本来想说我和你私下解决就好,没想到黄少天喊了一声之后有这么多人跑来围观,我倒是很无所谓,而且觉得如果在这么多人面前干这事儿的话,你的反应会很有趣,于是使了个眼色就让新杰去拉人了。”叶修目瞪口呆,半晌大吼一句:“黄少天我※日你大※爷!!”千里之外的黄少天一个喷嚏愣是打不出来,立马跳脚:“妈※的谁咒我!!喷嚏打不出来会难受死人啊!!”于是喻文州只好在一旁耐心地给他顺毛。

霸图夺冠的那天就这么过去了,可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毕竟,爱情是一场战争啊,这两个人的路还很长呢。



                                                                                                  TBC.


!后文走 手下败将[8-16][FIN.]

评论(6)
热度(86)
  1. 血枫洗羽_夜游灯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