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手下败将[8-16][FIN.]

!前文走 手下败将[1-7]

※写完了给自己鼓鼓掌啪啪啪【。HE

※OOC有,BUG或大或小应该也有,就当我半架空来写吧……。

※韩叶主,附带CP喻黄,双花

※全员向的欢脱甜文咯



>>8

有那么一段时间,判断你是不是个职业选手,都要用到韩文清和叶秋这两个大魔王。第一次相互介绍的时候,问一句“你知道韩文清和叶秋啥关系不?”,如果对方回答“死对头啊”,那你就有嘲笑他的资本了。这时候你就可以拽个二五八万地告诉他“放你丫的狗屁,韩文清追叶秋追的多辛苦你造么?”,然后就可以和后辈开始虾扯蛋了。

于是这两个人的故事就这么代代相传下去,可喜可贺。

然而这段时候的两位主角在干吗呢?

“冷战。”去问嘉世和霸图的人,无疑是这个答案。

说冷战也有点奇怪,这个词应该用在已经开始交往的情侣上比较好,但韩文清和叶秋的这种状态该怎么说呢?呃,总之,就是叶秋不理韩文清,而韩文清也不烦叶秋,这么个情况。

韩文清不烦叶秋这个比较好办,因为韩文清本来话就不多,虽然是在追人家但也不会用夺命连环CALL那种招数;叶秋如果不理一个人的话,那可就相当明显了,相当严重了,相当引人注目了。毕竟这人平常自来熟,跟谁都可以打哈哈,突然不理某个人了,瞎子都能看出来什么情况。

一开始是某一场常规赛后叶秋没有和韩文清握手,直接斜着眼走了,当时霸图的几个队员错愕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再一看自家队长的表情,似乎还是原先那张钱包脸,稍稍松了口气。

后来是苏沐橙在围观叶秋打练习的时候,发现右下角的QQ图像一跳一跳地跳了五分多钟,作为一个轻微强迫症患者她再也忍受不住这份折磨了,推了推叶秋:“搭理一下你的QQ呗。”叶秋耸了耸肩:“老子没空。”尽管他现在只是在操作角色走走路而已。苏沐橙简直要抓狂了,一看右下角那个头像,得,大漠孤烟。

接着苏沐橙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楚云秀,楚云秀告诉了张新杰,张新杰告诉了李迅,李迅大大告诉了……呃,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然后所有职业选手都明确察觉到了这件事情。为什么?因为QQ群里,大漠孤烟一上线一叶之秋就下线,大漠孤烟一下线一叶之秋就上线,还看不出来的人智商大概为负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很多和韩文清熟识的人都嗅出了这俩人不对头的气味,纷纷向韩文清出谋划策,有的直接面谈,像张新杰等霸图队友;有的线下交流,像林敬言这种老朋友。后来甚至苏沐橙都找上过他,跟他说叶秋现在整个人气压很低,虽然一般情况下看不出来,但她可是幕幕看在眼里,怎么会不知道这人心情不好。

可韩文清给他们的回答全都是一样的,一句话:我有办法治他。

来人们纷纷一怔,继而摇头的摇头下线的下线,准备不再和这两个人浪费时间了。

这场冷战一直持续到第五赛季结束。这个赛季嘉世和霸图都没有进入总决赛。决赛那天,职业选手们和往年一样,买了票排好队坐到VIP席去,不同的是,今年来了个叶秋。

叶秋是在最后一秒踩着开场式的彩炮声赶来的。一排排坐得根插萝卜似的职业选手们,唯独韩文清身边留了个坑,所有人聊天的聊天喝水的喝水,但眼神都往叶秋这个方向瞟。“哎哟,都到了啊,这是在列队迎接哥呢!”叶秋的神色却没有一星半点的奇怪,非常自然地在韩文清身边坐下了。其余人倒吸一大口凉气,纷纷离他们远一步防止世界大战波及到自己。

没想到叶秋麻溜的就开始看比赛了。看到兴头上还和韩文清聊起了天。聊起了天!了天!!天!!!有人察觉到这个事实之后,吓得大气不敢出,生怕他们下一秒就反目。结果两人间的气氛越谈越融洽,王杰希一个精准的微操扭转大局之后,两人还非常默契的双双起身鼓掌。气氛一片大好,各个职业选手都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于是总决赛就在这样的微妙氛围中结束了。赛后各位选手都还在讨论刚才的比赛有多少重点要抠,突然一点人数,咦?不对啊?韩文清和叶秋呢?霸图和嘉世的人自然是第一批发现老大失踪的,接下来所有人都发现了。“卧槽,这两人干嘛去了?!”黄少天一脸警觉地问,他总觉得这两人凑在一起就不会有好事。苏沐橙想了一会儿:“叶秋应该是先逃回旅馆了吧?”这个解释比较靠谱,大家都点了点头。那韩文清呢?霸图的人表示他们很无辜,他们也不知道。

而十几分钟之后,叶秋看着站在自己房间门口,一脸理所当然的韩文清,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怒了。

本来他就有赛后飞速逃离现场的习惯,为了躲记者他这么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韩文清这次非常顺手地跟着他一起离场,非常顺手地跟他上了一辆出租车,非常顺手地跟着他来到了酒店。叶秋觉得是不是和这人打对手打多了,自己不要脸的技能点全被他吸收了。

“你该不会跟哥顺路吧?”“嗯。”“你该不会跟哥一个旅馆吧?”“嗯。”“……你该不会就是冲着哥来的吧?”“没错。”

叶秋怒了,他平常很少生气但不代表他就不会生气,俗话说得好,好脾气的人生气起来都是很可怕的。

他非常不客气地朝韩文清的脸巴子就是一拳,虽说是个万年深山宅男,但打架这种技能,只要是个男人那么从出生那天开始就是自动点亮的。“闹够了没有?!”加上这么一句怒吼,叶秋在表示他是真的怒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韩文清没有还手,更没有还口。他只是把门捎上,然后用略冷的手背敷了一下被打的那半边脸,说:“接着来。”

叶秋惊呆了。

但惊呆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现在的整体状态还是怒气值满条,于是接着一拳,打的是韩文清的胃。

打胃是真的不好受,胃酸翻涌上来,想想就知道什么滋味儿。韩文清那万年不变的钱包脸都稍稍青了一下,这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壮举了。可接着他闷哼一声,又直起了腰板:“不够再来。”

听到这句话,叶秋反而停住了即将打出去的拳头。

“你什么意思。”他这样淡淡地问道,点起了一根烟,这是个好兆头,表明他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韩文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于是说道:“你要是觉得这样还不解气的话,就接着打,我没意见。”

言简意赅。

叶秋深吸一口气,一根烟一下子就被他抽掉了四分之一。他缓缓吐气,烟全喷在了韩文清脸上,搞得他有点不舒服。接着叶秋侧过身,说:“没事了,你走吧。”

韩文清却上前一步:“你舒坦了?”“嗯啊。”“那好,我事儿还没完。”“什……!”叶秋大惊,慌忙挣扎。没想到韩文清却只是将他搂在怀里,贴着他的耳朵说道:“不管你对我什么态度,不管你对我如何冷嘲热讽,我都不会放弃。除非你死我亡,否则,被我盯住的事物,没有一样逃得出去。”

叶秋瞪大了双眼。接着脸颊有点不自觉的潮红。

他想起被韩文清告白那天,自己心里那些奇怪的悸动,明明觉得这事儿太荒谬了,却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他想起那天QQ群上,面对韩文清理所当然的首肯,他猛地恍了神;他想起那天,被韩文清强吻之后,自己在家里无意识的触碰双唇,好似还在回味一般。

韩文清。韩文清。韩文清。都是因为这个人。这个赛场上,和爱情里,永远的敌人。

而现在,面对这句如同霸王条约一般的暴力告白,叶秋反而觉得,自己心里的防线已经快崩塌了。

韩文清感到怀里的人有几分僵硬,于是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腹中一团热火,就吻了上去。这一次,只是一个淡淡的吻,说到底,他还是有点害怕叶秋疏远他的。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当机五秒之后的叶秋,突然双臂狠狠攀上韩文清的脖子,直接扑上来回应。韩文清一惊,接着一个转身,将叶秋压在了门上,然后用舌头撬开两排白牙,在那人的口中攻城略地,与那人的舌纠缠起来。

韩文清知道,自己又赢了。

现在,面对这个手下败将,他可以好好享用自己的战利品了。

 

 

>>9

荣耀职业圈最闪的情侣是谁?

刚入圈的小朋友们可能会说,是喻文州前辈和黄少天前辈。被黄少天听到之后,凶狠地吐了口唾沫:“我呸!”喻文州也会微笑着摇摇头,对不懂事的小朋友说:“去看看你们韩文清前辈和叶修前辈去,乖。”

事实证明,叶秋这个人的不要脸的程度,大幅度超出别人的想象,直接甩开两个次元的差距。

第一个发现韩文清和叶秋事成的,又是苏沐橙。她一脸惊讶地发现,叶秋和韩文清在QQ上聊得十分火热,滴滴答答的系统提示音此起彼伏。于是她拿胳膊撞了撞叶秋:“咋地啦,不生闷气啦?”叶秋白了她一眼:“都在一起了,生什么气。”

苏沐橙差点当场昏倒在地。

于是苏沐橙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楚云秀,楚云秀告诉了张新杰,张新杰告诉了李迅,李迅大大告诉了……呃,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人神共愤……不是。满朝风雨!!!!

职业选手群一个晚上刷了五千多条消息,开始是大伙儿凑在一起各种揣测这俩人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韩文清使了什么招数逼叶秋就范了。后来叶秋突然在群上吼了一句“都别猜了啊反正在一起就是在一起了哥再也不是单身啦!!下次把我们家老韩牵出来溜溜!”瞬间遭遇各种疯狂吐槽。其间黄少天起码刷了四百条的“叶秋你个臭不要脸的老不羞出来出来出来看我竞技场打爆你打爆你打爆你”。结果两个小时之后,还是一叶之秋的账号,却突然冒出了一句明显是韩文清口气的消息。

一叶之秋:他睡了。

王不留行:……

生灵灭:……

百花缭乱:……

夜雨声烦:……

一枪穿云:……

风城烟雨:哇塞!真是老韩在上面啊(¯﹃¯)!!!

刹那间所有选手一起爆手速,把这条恶心人的消息给刷没了。

第六至第八赛季出道的选手,全都表示压力很大。第一是因为这几个赛季出的全明星选手数量较少,经常被前辈碾压。第二是因为职业圈嘛,大部分人都是单身,个别像杜明这种苦逼单恋的就更不用说了,而这种时候,在他们面前大放闪光弹的,就是韩文清和叶修。

那时QQ群上隔三差五就能看到他俩“打情骂俏”(黄少天语),其余围观党各个都想把他俩踢出群,无奈这两个人刚刚好都是管理员。日子那叫一个苦啊,个别人士想起当年自己还好心好意地撮合过这俩人(其实他们的意见基本没什么效果),如今这俩人却如此恩将仇报,苍天已死啊!

但问起当事人,他们却一副很莫名其妙的样子。

“我怎么了?只不过每天晚上和老韩约个时间打竞技场而已,顶多周末的时候约个时间一起刷一部在线电影一起吐吐槽而已,怎么就放闪光弹了?!我拉仇恨的技术已经如此炉火纯青了?!许斌他还想不想混了?!与其眼红我们俩不如去看看黄少天和喻文州,这俩小混蛋一天到晚约会,活生生气死人。”当事人一号这么说。

“关你屁事,滚。”当事人二号这么说。

联盟的人都很无奈,只能继续过着这种难熬的日子。

这期间韩文清和叶秋见面的次数和时间都多了。平常韩文清就算是来杭州出个差,都抓个机会去见叶秋。不过说是见面机会多了,也不过多了这么几次,算下来,两人每年见面的次数还是十个手指头就能数完。

也就是在此期间,韩文清知道了叶秋的真名。原因是有一次他问他借手机打电话时,他偶尔听到叶秋在电话里喊了一声:“哎哟,叶秋啊,好久不见了啊。”

韩文清一挑眉,想这人间歇性羊癫疯犯了吧。于是在他结束通话后一问,叶秋“哦~忘了和你说了”这样喊了一句,就全盘托出了。

“……所以你叫叶修?”韩文清觉着有些奇怪,自己喊了七八年的名字,交往了两三年的对象,竟然连身份证都是假的。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是活在小说里的。

叶修倒是很淡定:“是啊,叶秋是我弟。”说完又一拍脑袋,往前面探了探身子拍拍韩文清的肩:“老韩啊,这事儿千万别往外说,虽然你是我的敌人而且你很不要脸……”“啊?”韩文清瞬间大开AT力场,叶修被吓得抖了三分。“……虽然你是我的敌人,但我觉得你不会无耻到用这种方式夺走我的荣耀吧?”说完贼兮兮地笑了,好像是在威胁别人的土匪一样。

韩文清抬眼瞥了瞥他,然后低头了几秒,故作深沉:“嗯……有待商榷。”“卧槽?!”叶修有点震惊,“你还是我的老韩么?!”韩文清一个嘴巴子轻轻拍了他两下:“封口费?”“……韩文清,你学坏了。”叶修真的无语了。“跟你学的。”韩文清像是和叶修互换了灵魂一样,这种时候竟然耍起流氓来。接着他掰过叶修的下巴,一个吻狠狠落在了对方的唇上。

“带我见见你弟?”“想玩3※P啊?”“……”“我错了,有空再说。”

这几个赛季有人欢喜有人忧,看秀恩爱看的心烦意乱的围观党中,还是有人揭竿而起打爆两个当事人的,以至于这几个赛季嘉世和霸图都没再夺冠军。职业选手那叫一个爽啊,纷纷吐槽“秀恩爱遭雷劈”,而这其中真正的原因,韩文清却也不会不看在眼里。

嘉世在歧路上渐行渐远,叶修正在被孤立。只要一打团队战这种问题一眼就能看出来。韩文清也想过,问问叶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到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肩负的荣耀,不会让他放下自己的骄傲,来找人戚戚地诉苦。

于是,他选择了尊重和信任。毕竟,他是荣耀第一人。虽然很臭屁,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韩文清想到这时还是有些愉悦。因为这个荣耀第一人,败倒在自己的手下过,无论是比赛,还是爱情。

这已经足够让韩文清建立起自己的骄傲了。

“想啥呢?一脸花痴相。”正在和他视频的叶修皱了皱鼻子,韩文清这表情看得他浑身发毛。“想你。”韩文清非常大方地承认,反而搞得叶修不好意思了。咒骂了两句,接着看在线电影。

这种日子就一直这样稳定着,稳定着,一直到了第八赛季,突然就十级灾害了。原因也很明显。

因为叶修,或者说叶秋,退役了。

 

 

>>10

叶修决定退役。这件事他和任何人都没商量过,任何人。

所以韩文清得知这个消息,和所有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间,都是一样的。

这回可真是,满朝风雨。

无论外界怎样扯蛋,职业选手圈的看法总归还是靠谱一点,毕竟大家和叶秋或多或少都算认识。有人说叶秋这两年真的算身心疲惫,这种时候退役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有人说是因为家庭关系,他们听叶秋说过和家里人闹不和;也有人看出来这两年嘉世的打法十分松散,怀疑叶秋是和嘉实内部出了问题。可是整个过程,嘉世的人都没有出现。绕来绕去,最后把问题推给了韩文清。

夜雨声烦:@大漠孤烟@大漠孤烟@大漠孤烟@大漠孤烟@大漠孤烟@大漠孤烟,老韩啊,知道点啥不?!叶秋这个家伙精力这么旺盛嘴巴这么犯贱心地这么肮赃,怎么说退役就退役了呢?

大漠孤烟:鬼知道他。

瞬间冷场了。

韩文清现在心情非常不好,如果各位职业选手有闲心翻一下各大媒体做的关于叶秋退役的报道,看一下采访职业选手对此看法的板块,就会发现韩文清心情真的很烂。在这种时候韩文清突然装起了叶秋,对于任何媒体采访全部拒绝,搞得记者们只能很惨兮兮地写一句“霸图的韩文清队长拒绝此次采访”,快赶上当年叶秋躲记者的场面了。

韩文清不信,不信这个与荣耀共存的男人,会因为和嘉世闹翻脸就退缩,就选择让步。然而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他就是退役了。

“没出息。”恶狠狠地吐出这三个音节。接着他深吸一口气,打算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他又一次做出选择,这一次,他的选择是等待。

一个月过去,两个月过去,没有任何消息。有一大部分和叶秋半生不熟的,已经认定他这次终于安分了。然而跟他真正熟识的人都不这么认为,当然,韩文清也不会这么认为。他只是耐心的,一如既往的等待,一如既往的在赛场上勇往直前。直到某一天,张新杰告诉他,十区出了个很厉害的新人,公会搞不定他。

当时他没怎么在意,交给张新杰去镇压。结果打了一场之后,张新杰非常严肃地告诉他,输了。

“输了?”“对方实力之强超乎我想象。”“有多强?”“职业水准。”

叶修!!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名字,如果是他的话,这个结果当然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这也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公私分明,这点他还是有数的。现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怎么能证明他就是叶修?于是他冷静地分析了一下,摇头:“笑话,职业水准跑去打网游?”分析来分析去,最后还是决定,约一战打打比较实在。

这一打,果然就试出了问题。

就在韩文清觉着君莫笑的背后是不是另有其人时,一个突然袭来的接投技能,彻底说明了一切。

对方明显是有实力却懒得使,而拥有这等实力的,除了那人别无其他。

韩文清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沸腾翻滚,这个人从来就没有让他失望过,就算这一次闹得如此天翻地覆,但果然,他是有自己的目的的。他,无疑是令韩文清深爱的人。

“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怕你太骄傲。”散漫的语气,吊儿郎当的遣词,熟悉的音色,回荡在韩文清的耳边。此刻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真正的心意。

“果然是你。”最后,所有思念和不解凝聚而成的,只是简简单单的这么一句话。紧够了。只要他确认,他还伫立于这片荣耀大地,那就足够了。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的全明星赛,叶修一个龙抬头,让世人震惊。

“让我们再看一遍!!伏龙翔天本朝着原本的方向本该打空。然而这时!抬头,叼中!!精准的微操!!漂亮的龙抬头!!!能做到如此操纵的人,相信所有人已经和我一样,有了共同的答案!!那就是,叶秋!!”解说员高亢激动的声音传入观众的耳朵,而观众又何不是这般感情呢?叶秋,荣耀教科书,荣耀第一人,用这龙抬头,宣示着他从未离去!

后台的韩文清此时冷静下来,缓缓落座。他没有想过叶修会以如此张扬的方法向众人宣示着自己的存在,但是,这种方法却深得韩文清的赞许与喜爱。这,也才像是那个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会做出的事情。

“我等你回来。”

尔后,当叶修看到这则标题时,忍俊不禁。老韩这人真是火药桶脾气啊!别急嘛,事情要一件一件做,路子要一步一步走,这事儿还长着呢。

于是,当他率领兴欣,夺得挑战赛冠军的时候,又想起了这句充满霸道气息的,看似像是一条命令一般的留言。他笑了笑,拿起话筒懒懒散散地说道:

“我回来了。”

双眼紧盯着台下满满当当的摄像头,然而只有坐在电视前的那个人,才能心领神会此刻的用意。

你一直在这里。

 

 

>>11

你到底喜欢他哪点?

“……老韩,问你呢。”叶修指着八卦娱乐特刊的标题,不要脸地戳戳韩文清,“喜欢哥哪点啊?”说完一脸坏笑地看着韩文清,试图从他脸上找到几分难堪的神色。韩文清看都没看他,飞快翻过电竞之家的这一个板块就接着往下看。“我靠,老韩,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爱我啊?”“是啊。”韩文清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叶修得寸进尺:“那你说啊,喜欢我哪点?”韩文清这次总算瞥了他一眼,然后说:“全部。”

于是叶修就没声了。

韩文清终于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腾出一只手摸摸叶修的狗脑袋:“包括你的不要脸和怕听情话这两点。”

半晌,叶修“嘁”了一声,接着一个躺倒,枕着韩文清的腿睡着了。

 

 

>>12

和张佳乐提起叶修与韩文清的故事,他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没转去霸图的时候还好,妈的,一到霸图才知道什么叫热情奔放。当年我和老孙都没这么明目张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常规赛的时候,霸图第一次撞上兴欣。比赛结束之后双方握手致敬,张佳乐跟在队伍里,就看到韩文清和叶修这两人眼神炙热,面带微笑,好像要把对方从头到脚舔一遍一样,看的张佳乐浑身发毛。一旁的张新杰又是很善意的碰碰他的胳膊,做了个口型:习惯就好。

退场之后,叶修更是大放厥词:“我和老韩去喝一杯啊!你们先走吧!”屋里知情的人都一阵恶寒,兴欣的几个新人不明所以,不都说这俩人死磕磕了十年么?怎么看起来关系不错啊?结果当他们还在纠结的时候,韩文清和叶修就已经跑没影了。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从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好像这俩人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一样。”张佳乐浑身哆嗦,念念叨叨地和孙哲平抱怨。一旁正在刷论坛的孙哲平回头看他一眼,然后伸出手搂他的脖子:“这有啥可怕的,其实我很久之前也想这么干了……”“滚!”

跑没影的叶修直接和韩文清去了他在杭州买的一处要层。两个人进门就接吻,也不嫌腻歪。韩文清一把抱起叶修准备上楼,吻从唇一直落到了颈间,叶修被他挠得直痒痒:“老韩,憋坏了啊,这可对身体不好。”韩文清压根懒得理他,上了二楼的卧室就直接把他往床上扔。翻身压上之后直勾勾地盯着他。叶修被盯得头皮发痒:“怎么啊?哥变帅了?这样盯着哥哥会不好意思的。”虽然还是那么不要脸。

韩文清又看了一会儿,俯下身在他耳边问道:“还敢再一声不吭地离开么?”叶修庆幸现在这个姿势韩文清看不到他的脸,否则他一定会笑话自己脸红得不像样。于是随便哼哼两声,说几句“不敢了不敢了,你老大你老大”就算过了。韩文清听到这开玩笑一般的回话不怒反笑,开始解叶修的衣服:“这事,由不得你说。”

叶修觉得自己没救了,怎么会喜欢这么个没新意的人喜欢到死去活来。天意啊天意,就这么凑活着过吧。

第二天叶修回到林苑的时候,队里的几个新人明显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简直要从那水灵灵的眼光中泛出母爱的光辉(方锐大大语)。叶修摸摸自己的老腰,自个儿还没弱不禁风到这种程度吧?结果就看包子特别哥们儿地拍拍叶修的肩膀:“老大,以后那姓韩的孙子要是再敢打你,就叫上小弟我!!我来给你报仇!!”叶修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直接绕开包子问苏沐橙:“你怎么跟他们解释的啊?!”苏沐橙笑呵呵,人畜无害地说:“我觉得还是你自己来解释比较好,这么大的信息量不是当事人陈述的话感觉会不大一样。”

于是叶修只能拉下老脸,跟几个职业新人解释了一下他和韩文清的关系,其间还夹杂着方锐和魏琛的间歇性吐槽。比较令他惊讶的就是几个新人听完之后竟然没多少惊讶的神色,经不住好奇就问了几句。结果唐柔答道:“感觉你和韩前辈好像就是这种关系嘛。”“啊?”“嗯……怎么说。”

“就是那种,比世上的任何人都了解对方的感觉。能担起这种描述的关系,除了敌人,也只有爱侣了啊。”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用手抚了抚额头:“最近的小年轻,真是越来越开放了啊。”

如果韩文清这时候在场的话,就能发现,叶修又脸红啦。

老年人啦,受不住年轻人唧唧歪歪的那一套啦。老年人啦,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吧。

 

 

>>13

第十赛季,半决赛的时候,霸图败北兴欣。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有人问韩文清,霸图日后该何去何往。韩文清只是淡淡的几个字,“一如既往”,确实,这就是霸图的风格。但每年都写这么几个字实在没趣,有记者不死心,追问一句:“请问韩队,对于您的老对手叶修,您有什么话要讲么?”

韩文清低头,思索了一下,然后说:“明年我就会击败你。”

换汤不换药,资深的记者立马想起这是第一赛季比赛结束后,韩文清对叶修说的话。没办法,只能炒冷饭了。接下来采访兴欣的时候,记者又把这句话搬了出来:“叶神,关于韩队说明年他就会击败你,您有什么想法?”

叶修呵呵两声,一旁的方锐看他的面部表情实在是有些恶心反胃。接着叶修接过话筒,嬉皮笑脸地说道:“告诉老韩,要是他明年能赢我,哥就嫁给他。”

全场一片寂静。

只听得后台一个男声中气十足,大吼一声:“来人啊!给我一个盆!!老夫要吐了!!!”

终于有记者反应了过来,干咳两声:“呵呵,叶神真能开玩笑。”叶修眨眨眼睛:“哥怎么爱开玩笑了,跟你说实话你还不要听啊。”

于是又听得后台那个中气十足的男声:“来人啊!给我一个缸!!老夫要吐了!!!”

台下记者一片手忙脚乱,卧槽啊?!?!一不小心问出个大话题来啊!??!叶神下得一手好棋啊?!?!“请请请请问问问问叶神您您您您您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训练有素的记者这会儿都结巴了,恨不得自己有三张嘴巴六只耳朵。叶修却只是点点头:“老韩我男朋友啊,怎么,李迅大大居然没透露给你们啊?”透露个鬼啊!!!这种消息一般人才不可能对外宣扬吧!!!也只有大神您敢这么干了啊!!!!

有记者哆哆嗦嗦地摸出手机,一个电话直播韩文清确认。电话里韩文清的声线一如既往地低沉磁性:“是的,我和叶修已经相恋五年了。”这记者按的是免提键,全场听到后一片哗然。这下倒好,明天的头条,是写兴欣大败霸图,还是写双方队长的爱情长跑呢?

韩文清挂掉电话之后,一旁的霸图队员无疑都听到了他说的那句话,纷纷探头。韩文清一个眼神秒杀:“看什么看,想知道去看明天的报纸。”队员们只好作罢。

一路上韩文清都在思索叶修怎么会突然出柜。结果半晌后,却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敢这么嚣张。”

“尾巴翘得太高了吧。”

 

 

>>14

第十季总决赛之夜,被誉为兴欣创造神话之夜。那个晚上,叶修用他的双手,证明了他才是站在荣耀顶点的人。

沐浴在光辉之下,手捧久违的奖杯,叶修笑了,不是那种散漫的笑容,这次,是真正从心底发出的笑容。

荣耀,冠军,这是属于他们的夜晚。

韩文清当时当然也在现场,但却没有见到叶修。他知道这一晚,下台后的叶修是属于兴欣的,所以他只是在那人夺冠的瞬间,起身为他鼓掌而已。

结束后的第四天,他接到叶修打来的电话。“老韩啊,哥又是冠军啦!”开口就是炫耀,“诶,哥咋这么厉害呢!”韩文清嗤笑,半是嘲讽半是宠溺:“别得意太久,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好受。”“哈哈,看到哥说的那句话了没。”没有点破,但双方都知道是哪句话。

“看到了。”“努力啊,老韩,让我看看最好的你吧。”“好。”

那年你向我索要一个承诺,如今,我主动还你一个承诺。

韩文清摇头,这人咋这么幼稚啊?到现在还在惦记着当初那个玩笑?

但是开价很高,报酬诱人,值得一试,不,值得全力以赴。

 

 

>>15

韩文清收回思绪。细数着他们度过的十一个年岁。现在,他和叶修站在第十一赛季的总决赛场上,霸图,赢了。

“霸图赢了!!!霸图的血汉们!!!今晚是属于你们的夜晚!!阔别六年,霸图又一次站在了荣耀的至高点!!霸图,是今夜当之无愧的王者!!”

叶修正在和霸图的队员悉数握手。轮到韩文清的时候,叶修却顿了顿,掏出一支烟,先点上了。

“老韩啊,感觉不错吧?”“嗯。”“哦哟是么?要嫁过来这么开心啊?”“是你嫁过来。”“我呸我才……”“当初你说好的。”“……”

“老韩啊,拿了个冠军,还有哥这等奖励品,是不是特开心啊?”“当然。”“啧啧,为了这种理由打荣耀,真是下流啊。”韩文清挑眉:“我话没说完呢。娶你进门当然高兴,但冠军的滋味儿更让人高兴。”

叶修笑出了声,烟已经燃尽了一半。

“老韩啊,哥要退役啦。”“真巧,我也是。”“怎么样啊?你养哥呗?”“有待商榷,你先嫁过来我说不定能考虑一下。”“……不要得寸进尺啊,韩文清。”“你有什么说话的资格?手下败将。”

叶修转身,一脚踩灭即将燃尽的香烟。他冲韩文清笑笑:“你怎么这么喜欢这个词呢?”“难道你不是么?”韩文清一本正经地回答。叶修叹息一口,轻轻闭上眼睛。果然,面对这个男人,无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在爱情上,自己都是手下败将。可他却不懊恼,他心底在暗笑。这样强大的男人,却也被他所征服,深爱他到无法自拔,这让他建起自己坚实的骄傲。

韩文清很满意这样乖顺的叶修,这证明他调教有方。于是他俯身,扯过叶修,狠狠吻他。

这个男人,将永远,归属于他。

 

 

>>16

“讲完了?婚礼呢?”兴欣的小辈们瞪大眼睛,还准备听苏沐橙前辈讲讲八卦。结果苏沐橙摆摆手:“讲完了讲完了,都讲了半个月了,每天中午都听,还要讲啊?”“过分!讲一讲婚礼的样子嘛!”有个小女生明显是浪漫主义人才,执着于婚礼这个点揪着不放。苏沐橙嘘了一声:“有啥好讲的,整个婚礼就是个闹剧。黄少天和喻文州尽抢风头,新人出场之前就看他俩秀恩爱;全场人都是一杯倒的水准,整场婚礼酒都没喝几口;最后大家为了一报旧仇,组队开始刷叶修这个BOSS。讲完了。”

三言两语带过,明显不能满足这帮小鬼。“真想知道的话啊……”苏沐橙正在苦恼怎么把他们糊弄过去,突然眼睛一亮,“啊!是叶顾问!!快去快去!问当事人去!!”“哦哦哦!!叶修前辈!!!”于是一群小鬼都扑向了叶修,搞得叶修站地不稳,差点倒在身后跟进来的韩文清身上。人群中挤出两个小姑娘,眼睛噗灵噗灵地闪,问道:

“叶修前辈,韩文清前辈对你来说是怎样的人啊?”“韩文清前辈,叶修前辈对你来说是怎样的人啊?”

“呵,手下败将。”“哼,手下败将。”

击败你,是我一生最大的骄傲。

 

 

                                                                                                 FIN.

 

 

短小的后记:

虽然在赛场上老韩输多赢少,然而在爱情中,叶神却是完败给他。

想写这样的一个故事。

完全没有写出意味来……。

总之是以甜文的感觉,来重叙一次韩叶的故事。只求你俩永远在一起,在一起啊啊啊啊(。)

就酱(´・ω・`)



评论(2)
热度(142)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