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穿越沙漠和自由[点文(ฅ'ω'ฅ)♪]

给@莫与之逆 姑娘的点文,设定见下图www



正好上海的高考作文跟着个很像【【【【【你TM【我来写高考作文啦!((

————————————————————

公路一望无际,没有灭点。孙哲平驻足眺望,微微皱起剑眉。

炎热,干燥,漫长,他认识这条公路,他觉得他来过。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ten thousand miles to see you. And every gasp of breath,I grabbed it just tofind you……”远处传来若隐若现的歌声,仿佛没有谱曲一般。苹果派的香气和冰淇淋的甜味在更远的地方,在山的背面。

热。

然而只能沿着公路走下去。

一九六一年的七月初,美国平原大陆紫外线强烈,热气仿佛无处可逃,全部聚集在一个地方。孙哲平背着不算沉重的包裹,已经在这条公路上走了三天两夜。说实在也没有大致的时间概念,累了就睡,睡醒就走,行步是唯一的目的。

此时已接近晌午,孙哲平考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吃东西。

就在他即将坐下的时候,发现了前方,不远处的木屋。

木屋在荒野中显得格外醒目,尽管只是一座平房,孙哲平眼睛一亮,加快了步伐。

要是有冰朗姆就好了。

走近一看,才发现真的是一所酒馆。推门的一瞬有一股凉气扑来,与外面的闷热空气形成鲜明的对比,这让孙哲平的心情好转了不少。屋内没有客人,想想也是,本来这条公路,就不会有多少人徒步经过。而此时坐在台后的,是一个牛仔打扮的长发男人。男人回过头,有些愕然地看着孙哲平,继而答道:“不来坐坐么,老兄?”

孙哲平也不会客气,把包一甩就做到了台前:“朗姆有么?冰的。”“接着。”男人从脚下塞满冰块的冷藏箱中掏出一瓶酒,扔了过去。孙哲平单手接住,转过来一看,朗姆。

真是心想事成。

“亚洲人?韩国人?日本人?中国人?”“中国人。”男人一挑眉,下一秒开口时已经说起了中文:“真巧,我是中美混血的。”孙哲平一愣,继而开怀大笑:“我今天真是太他妈走运了!”“张佳乐。”“孙哲平。”说着张佳乐丢过来两个玻璃杯,孙哲平接住后直接满上了。

“来这里干嘛?”“旅游。”“徒步?”“没错。”“从哪里开始?”“弗罗里达。”“运气不错,海岸线那边现在乱的很。”张佳乐侧过身,懒洋洋地用手搁着桌面。孙哲平这才有得机会,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人。微长的暗红色头发被随意地炸成一个小辫,甩在肩后,白色的衬衣外是土黄色的马甲,下身是海蓝色的牛仔裤,就刚才站立时的模样,身高大概有一米八。

“啊,是啊,害老子画了好大力气。妈的,美国的警察都他妈磕※了药。”孙哲平仰头,将杯中的朗姆一口饮尽。张佳乐这时笑了出来,上身颤抖的连着小辫一跳一跳的:“啊,是啊,都他妈磕了药。”说着又掏出一包烟,朝孙哲平面前晃了晃,接着就被抢了过去。

“你呢?”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旁人或许根本无法知晓在问什么问题,然而孙哲平就这样抛给了对方。张佳乐耸肩,深深吸了口烟之后开口道:“我妈丢下我老爹跟别人跑了,老爹前两年在战※争中死了,就留给我这个。”说着指了指头顶,“已经在这儿待了两三年了。这天杀的小地方。”

孙哲平听到之后也没说什么,这种时候的安慰未免有些虚假。他环顾四周,发现酒吧里挂满了靶子,更令人惊异的是,靶子的周围几圈都非常干净,只有中心部分才挂满了枪眼。“枪法不错?”孙哲平唏嘘道。张佳乐从腰间掏出一把枪,用食指转起了圈:“要看看不?”“来!”孙哲平立刻鼓起掌来,这家寂静的小酒馆中也算是热闹了几分。

话音刚落,只听“咯噔”一声,接着是“嘭”的枪发声,随后便看到,离吧台十几米远的地方的一块靶子,红心的地方在冒着白烟。

“啧啧,挺厉害啊。”出人意料的,孙哲平并未大加赞叹,只是评价了这么一句。张佳乐挑眉,又从胸口掏出一把枪:“试试?”

“嘭”,又是一声,在孙哲平接过枪之后立刻响起,张佳乐转头,在身后的一块靶子上,看到了正在冒烟的红心。回头,孙哲平嘴角狂气的笑容怎样都掩盖不住。

“真的只是旅行家?”“哈哈,怎样说都好,现在我只想旅行。”

烟尽酒绝,可话语未息。

张佳乐踩灭烟头,接着从墙上取下了披风。

“我陪你怎么样?”

孙哲平抬头,察觉的是对方会心的微笑。

“那就出发吧。”

 

荒野,沙漠,炎热,干燥,公路。

然而今次,却已经不再是孑然一身的旅行了。



                                                                                                    FIN.

评论(6)
热度(7)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