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老师请教我如何恋爱啊啊啊?![点文(ฅ'ω'ฅ)♪]

※给@拂柳 姑娘的点文(´・ω・`)具体设定见下图↓




※这个设定好甜的感觉wwww于是又写了欢脱向的文……

※有一丁点的张安肖戴和韩叶(。其实前两个CP根本没写到……

————————————————————

>>1

喻文州最近心情不怎么好,女粉丝团里这么流传着。

作为荣耀高中里的一大传说,喻文州帅比刚在去年的校草选拔大会上勇夺冠军。而今年却被周泽楷这个刚刚冒头的高一小生易主。这是喻文州邪教组织(划掉)粉丝团一致认为他心情不好的原因。

站在教室门外的几个小妹子正窃窃私语,猛然发现原本安心坐在座位上的喻文州突然起身,然后冲门口走了过来。“妈呀呀呀呀他他他过来了!!”一个女生压低声音说道,其余两个立马让开一条路。开门的时候,喻文州也是小小错愕了一下,接着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颜:“已经不早了,请快点回家吧,有人会担心你们的呢。”

三个女生捂胸口倒下,今天的她们已经死而无憾了。

 

 

>>2

但实际上喻文州在烦恼的并不是这个问题。

校草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经常改朝换代的。当初一班的班主任叶修老师还大言不惭,说他高中的时候凭借自己神秘的气质(听到这里的时候前排的刘皓掏出了一个盆),勇夺三届桂冠,搞得他们那一届的男生都非常自卑。到了第四年他才听说来了个韩文清一举夺冠。你看看你看看,连叶修这个糟老头(黄少天语)蛇精病(王杰希语)智障(张佳乐语)都可以勇夺三次校草称号,这玩意儿是有多不值钱啊?

喻文州真正烦恼的,是自己的恋爱问题。

按理说像他这种帅比学霸,怎样都会有一票女生追捧,校草的称号不是白拿的。但非常可惜,喻文州烦恼的这个对象,是自己的同班男同学。

“哎哟,班花啊,魏老师让你过去一趟,拿卷子。”正在沉思的喻文州听到这么一句话,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左前方。那里坐着的正是他们的班花——黄少天同学。

班花这个称呼怎么来的?还得说到去年的校草选拔赛上。

这个选拔赛虽然非常幼稚(韩文清语),但每届学生都还是玩的不亦乐乎,已经持续了足足八年。规则也很简单,从小到大层层选拔,先是班级里推选,再是年级里,最后全校。而喻文州所在的七班,去年稍稍出了一点问题。

高一入学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就非常抢眼。一个是温柔型的邻家哥哥系,一个是小太阳的活泼弟弟系,班上的女生恨不得把他们捧在手心每天舔一遍。而且这两个人关系十分要好,更是提供了不少不明生物写文的内容。

到了推选校草的这个月,七班就开始拧巴了——到底是推喻文州,还是黄少天?一般来说这种问题只会有女生关注,可荣耀高中的这个活动实在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全班都参与了进来。考虑来考虑去,最后只能用最老土的方法解决——投票。

可投到最后,奇迹又发生了——平票!班上的同学非常头疼,正想着要不要去找魏琛再补一票时,黄少天已经发话了:“啊啊,我啊,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感兴趣,你说是吧本来就是没什么所谓的荣誉这种事情可以高考加分么可以评先进团员么?不可以吧不可以吧那我干嘛要这么拼命呢接下来的流程又一大堆还会影响学习,所以我觉得——”说完深吸一口气,拍拍喻文州的肩膀,“这事儿就让给文州吧?”

同学们都表示非常震惊,不过没办法,人家自己都这么说了,你还能逼人家去参加?况且他俩关系这么好,一看就是为了给自个儿兄弟个好福利才这么谦虚的。顿时黄少天派的妹子都一阵感动心酸,喻文州派的妹子也是热泪盈眶。这事儿就这么和平解决了。

去年的结果也十分喜人,喻文州一路过关斩将勇夺冠军。结束了之后几个哥们儿凑在一起,敲诈喻文州让他请客。几个人找了家大排档就开始瞎扯,扯到黄少天身上居然还有替他惋惜的:“诶,看看我们少天也不赖啊,这要被推上去又是一番腥风血雨啊。”宋晓拍拍黄少天的肩。黄少天倒是满不在乎,话跟平时一样多:“我怎么了?校草就这么重要啊?诶呀校草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反正今年不行还有明年嘛又不是仅此一个,而且文州当了校草我这不也是沾光嘛!就算当不成校草当当班……”“班花怎么样?”本来在一旁专攻烤肉的喻文州突然会心一笑,慢幽幽地说了一句。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班花的名号就叫开了。一开始黄少天还反驳几次,和别人打打嘴仗欺负人家嘴软。后来叫的人越来越多,连粉丝团里都有一大批女生这么叫,黄少天纵然嘴上有十八般武艺也吵不过来了,况且和女孩子吵还有失风度,就这么默认了。

就是这个班花,让喻文州感到十分烦恼。

原因?猜也猜到了吧。

单恋啊。

 

 

>>3

喻文州单恋黄少天,已经两年了。没错,从高一开学,他就单恋黄少天。

大部分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把他俩当好哥们,就连和他俩关系颇熟的宋晓等人,也这么认为。直到有一天他偶尔碰上了四班的张新杰,电光火石一瞬间的一个眼神交汇——不要问我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两人微微点头:哇靠,你也是啊。再有一天遇上了六班的肖时钦,又是电光火石一瞬间——哇塞,你也是啊!

站在远处的一班班主任叶修老师呵呵一笑,潇洒转身:年轻人,太嫩了。

于是这么一段跨班佳话就此诞生。

扯远了,话说回来,喻文州很郁闷啊。他也不是没有试图努力过,而且就在最近,他还表白了。

就在今年的校草选拔赛上,七班推举的还是喻文州,这次是因为投票的时候喻文州比黄少天多了两票。但是非常可惜,今年的高一杀出一个周泽楷,堪称史上最帅新生,人气直逼当年玩神秘范儿的叶修同志。于是毫无疑问,这届的冠军就他了。

其实喻文州也没觉得有啥难过的,毕竟对他这种男生来说,有没有这个称号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他们班的同学都觉得非常惋惜,这两天都垂头丧气的,黄少天竟然也不例外。中午在宿舍里还和喻文州抱怨,说这届的学生都有眼无珠,竟然不选你。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结果喻文州也只是很温和地“嗯嗯”两声,丝毫没有不高兴的样子。黄少天非常不满,以为他没有认真听他说话,于是说:“文州,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啊?”“当然了,少天说的话我听得最认真了。”“那你怎么一点也不生气啊?”

喻文州愣了一愣,接着摸了摸黄少天的头:“不生气啊,反正也没什么损失。”“还没什么损失?你的女粉丝会跑掉一大片诶?!”黄少天错愕,身子往前靠了靠,估摸着是想增强这话的震撼力,可惜喻文州只是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和薄薄的嘴唇,直觉得肚子里冒火。他咽了咽口水,又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没事,我只要少天在我身边就好了。”“我靠,要不要这么肉麻啊,我可是你哥们儿啊,当不了女朋友……”“可我喜欢少天啊。”

瞬间空气就凝固了。

心脏如喻文州此时也不免手心一把冷汗,摸黄少天头的左手都有点僵硬。成败在此一举啊!!一世英名不能毁在这里啊!!!

结果半晌,黄少天突然怔了一怔,然后低下头。喻文州刚在奇怪这人怎么了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文州你要不要这样开玩笑啊??这理由也找的太蹩脚了……”接着又自说自话地说了一大堆。喻文州叹了口气,半是安心半是失望:好歹少天没拒绝自己,可少天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啊!!

这之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所以说,这两天的喻文州,心情非常不好。

 

 

>>4

心脏三人组自己偷偷组了个QQ群,专门用来讨论感情问题。大家互帮互助,好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于是这天,喻文州非常自然地,也去汇报最新情况了。

索克萨尔:去表白了^^

石不转:[/鼓掌]

生灵灭:[/鼓掌]

生灵灭:成功了么?

索克萨尔:……呃……怎么说呢……

石不转:?

索克萨尔:少天他没信……

生灵灭:没信?!

索克萨尔:他以为我在开玩笑。

石不转:……

生灵灭:……

索克萨尔:这种状况,怎么办比较好?

石不转:我觉得,应该先攻略他,等到成功率百分百的时候,再试一次。

生灵灭:我觉得吧,应该先摸清他的爱好,先极尽所能对他好。到了那个时候坐等告白。

喻文州打字的手骤然停住了,他沉思了一下:成功率百分百?他觉得现在就是这种状况啊,他俩的友人关系已经不能再好了;极尽所能对他好,这他也做到了啊,少天有什么喜好他是不知道的。越是这样想,越觉得能做的都做了,半晌摇了摇头,下线了。

第二天的喻文州还是有些抑郁的样子。课间的时候去了一趟办公室,在路上时还低头思索着昨晚这个问题。突然耳边响起一个懒散的男声,低沉地说道:“试试强攻。”

喻文州一惊,抬头望向身后,赫然看见一个拿着教科书的身影——叶修。刹那间茅塞顿开:对啊!强攻!!没试过啊!!这一瞬叶修的形象在他心目中高大无比,他就差没给他鞠一躬朝他喊一声:老师!!原来您才是心最脏的人啊!!

于是一路上喻文州浑身阳光散发,好似有朵朵小花开放在身周。路过的几个女粉丝很欣慰,他们的男神心情终于好转了。但就当他走进教室的一瞬间,黄少天突然从里面窜了出来,一把拉过喻文州的手:“过来一下。”然后就往校舍后的草坪跑去。

喻文州心下一惊,然后他知道,机会来了。

 

 

>>5

黄少天最近心情也不怎么好,不过他生来活泼,没多少人注意到就是了。

而黄少天心情不好的原因,却也恰恰是因为喻文州。

前段时间,他和喻文州在午休时谈过那次话以后,喻文州的情绪就不高。他当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本来是想,大概是真受打击了吧,过两天就会好。可一个礼拜过去了,还是那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的喻文州,真是把黄少天急坏了。

不行!得好好找他聊一下!!下定这样决心的黄少天,拉起喻文州的手,就往校舍后跑去。

荣耀高中是校风十分开放的一个学校,校长冯宪君同志致力于中西结合,所以开展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在校舍后的这一片草地,满满种着樱花树,简直是情侣旅游胜地。不过说是约会圣地,其实也没有多少人敢真的来,毕竟该查处的还是会查处的。此时已是傍晚,冬天的晚上黑的早,已经看不太清周围了。黄少天一路狂奔,绕道一棵樱花树背后先停下来喘气,一会儿后才咳了两声,问:“我看你最近两天不大对劲啊,总是心情不好闷闷不乐的样子,你怎么了啊你,还说不会被影响呢,我看你分明就是在意的很,不就是个校草选拔赛么你至于么你……”

“少天。”黄少天猛然抬头,撞到喻文州在黑夜中也熠熠生辉的双眸,那双眼睛紧盯着自己,仿佛能看见自己心底的那潭碧泉。不知怎么的,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儿脸热。

“少天,我确实不大高兴。”喻文州的声音也很温软,惹得黄少天的耳朵痒痒的。本来他没有多注意这种事情,倒是一帮女生天天在说喻文州的声音有多好听。现在他才切身体会到,这好听到底是好听到了什么个地步。

“可是,我不高兴的原因,是因为你拒绝我呀。”“啊?!?!”黄少天一个激灵,差点站立不稳,“你你你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了我?!?!”喻文州垂下眼睛,两道弯弯的眉毛略微皱起:“上次不是说了么,我喜欢你啊,可你没答应我。”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在狂跳。

他那时真的是觉得喻文州在开玩笑,他可一点儿也没觉得喻文州喜欢自己,只是觉得,这个人太过温柔,所以对身边的任何人,都极尽所能的好。所以他才会觉得,喻文州包容他的多话,喻文州能安静地听他抱怨,喻文州能帮他打点好一切,都是他温柔的表现。所以当喻文州那样说的时候,他也只是觉得,喻文州在安慰自己,让自己别那么急躁。

可没有说出口的话语是,他也喜欢喻文州。

现在,喻文州盯着他的眼睛,跟他说“我喜欢你”,他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半晌,黄少天干咳两声:“哈哈,别这样了文州,我知道你在开玩笑……”然后他听到喻文州叹了口气,看似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他微微弯腰,伸出一只手,抵在了黄少天的耳边:“那要怎样你才能相信我啊?”

一向多话的黄少天偏偏在这种时候安静了下来,原因也很简单,他吓傻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现在心情乱作一团,脑子里都浑浑噩噩的。

接着他似乎又听到了一声叹息,然后嘴唇一热。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是放大的,喻文州的脸。

喻文州只是很轻很轻地吻他,然而唇与唇的触碰,却让黄少天不自觉的犯热起来。先是脸上,然后蔓延到脖颈,胸口,最后浑身都像烧起来一样发烫。双脚有些不自觉地发软,他不得不伸出双臂,架在喻文州的肩上,才能稳住身形。害羞使他只能闭上眼睛,可一闭眼,却觉得五官中到处都充斥着喻文州的东西——气息,声音,就连眼前浮现的,还是喻文州。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在黄少天心中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喻文州直起了身。他抿抿嘴唇,低声问道:“这下你信了么?”声音有如魔咒,传入耳内便惹得黄少天一阵轻颤。他只能用力的点头。

“那能答应我么?否则我还是不开心啊。”

“……嗯。”

 

 

站在远处的叶修舒了口气,然后看着这俩甜甜蜜蜜的小青年“啧啧啧,心真脏啊”地摇头。接着回头对韩文清乱吼:“老韩啊,你看看人家,多浪漫,你当年怎么没对我用这招啊……”“那时候冯宪君不在线。”“啧啧啧,那你现在也可以对我用这招啊……”“要我今晚干死你么?”然后叶修眨巴眨巴眼睛,贼兮兮地笑了。

 

 

至于有女同学拍了他俩接吻的照片,发到校园BBS掀起热浪之类的,已经是后来的故事了。

 

 

                                                                                                         FIN.


评论(5)
热度(72)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