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篇HE]剪切线[Chapter3-4]

♠ [Chapter1-2]


※韩叶ONLY,HE

※架空

※伪父子设定,年龄差大(12岁)


Chapter03.「剪」

距离叶修上高中,竟然也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距离两个人的相遇,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

真是不可思议,韩文清想道。他现在站在荣耀高校的大门口,思绪有些飘忽。

荣耀高校是省内一级重高,以叶修的成绩,考上自然不在话下。学习方面的事情韩文清从来不用操心,这多少让他舒了口气,叶修这小祖宗,心狠嘴贱,又仗着未成年人保护法惹是生非处处挑衅自己(韩文清语),要是在学校也是个小魔头,韩文清真就有心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所以班主任找家长谈话之类的,根本不在考虑范畴嘛。

但是叶修总能打破你思维的极限,然后没心没肺地笑着,跟你说:老韩同志,你太天真啦。

是为了什么事情才找自己来的呢?韩文清私下也想过这个问题,排除来排除去,大概也只可能是叶修偷着吸烟这件事情了。叶修似乎是很小的时候就会吸烟了的样子,韩文清一早就觉得看不下去,用了各种强制手段逼他戒烟。不过看起来,还是被这小子摸到了点门道,背着别人抽烟来着。

王杰希见到韩文清的那个瞬间,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但还是伸手摸向了钱包。好在身为重高实验班的班主任,王杰希还是很有江湖经验的。调整身姿,清了清嗓之后,非常稳重而且有教养地和韩文清打了招呼:“是叶修的家长吧。先坐坐,我们慢慢谈。”

当然,王杰希也有一肚子疑问,面前这个男人如果作为一个十六岁高中生的家长,未免有些太年轻了。但身为一个优秀的教育职业者,他还是将重心放在了孩子身上,而不是八卦。“是这样的,这次找您来是想谈谈关于叶修学业上的一些问题。呃……不过也不能说是学习吧……”“不用多说,告诉我他出什么毛病了。”韩文清斩钉截铁地说着,显然不想浪费一个字。王杰希点点头,他也喜欢这样直来直去的谈话方式,于是直接提出了主题:“您最近有没有发现,您儿子有谈恋爱的倾向?”

「嗯?」韩文清在心底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就叶修在他面前每天的表现看来,这人的嗜好无疑是网游、睡觉、泡面。谈恋爱?这个不在叶修的技能范围之内吧?不过转念一想,也是,都已经十六岁了,怎么样也该到了那种年纪了。虽说韩文清当年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他也明白自己不过是个特例,周围同学谈恋爱的,还是一抓一大把的。

“没有发现,他在学校里交女朋友了?”惜字如金,短短一句话就说明了现在的状况。王杰希又是颔首,这个回答也在他的料想之中,叶修这等聪明狡猾的人,想必也不会轻易在家长面前露出马脚。“是这样的,最近有老师发现,您儿子和一个同班女生走得很近。动作太过亲密,有些已经违反了我们的校规。我们也找过叶修谈话,虽然他始终不承认和那个女生是情侣关系,但我们觉得还是先通知家长比较好。”

韩文清拧了拧眉头,继而带着几分无奈开口:“明白了,我会找他谈谈的。”王杰希表示很满意,愿意配合老师的家长总是让人舒服的:“那就拜托了,叶修的成绩非常优秀,进入一本大学根本不是什么难事,现在可别让他因为这种琐事坏了前程。”“我明白。没有什么事的话先告辞了。”“啊没事了,一路走好。”

韩文清走出学校,又是叹了口气。

谈谈?谈什么?谈何容易啊!第一,韩文清在高中时代就没在恋爱上打过主意,这种时候该怎么揣摩叶修的心思?第二,韩文清在爱情这方面可谓是苦手,上大学和工作时,也有交过几个女朋友,很明显,都以失败告终。好在他的事业现在蒸蒸日上,否则非被家里人逼死不可。不过这样一来,他又有什么资格对叶修指手画脚?本来韩文清就不爱和叶修打嘴仗,一旦吵起来十有八九都是叶修得意,现在这种情况……韩文清不禁揉了揉太阳穴。

「不管怎样,这问题都得解决。」强硬如韩文清,虽然略有些烦恼,但还是把它抛到了脑后,准备在礼拜五晚上,好好整顿整顿这个沾花惹草的儿子。

 

“诶?怎么你也来这套啊?”

以上,是叶修听了韩文清找他谈话的理由之后的第一反应。

韩文清不动声色,接着说自己的:“我知道你班主任已经找过你谈话了……”“苏沐橙不是我女朋友啊,我了个草,这要真是这样苏沐秋不打死我啊。”叶修一边吃饭一边含含糊糊地跟韩文清说话,但韩文清还是很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苏沐橙?那个女孩子?”“啊是啊,诶呀你听我说,沐秋和沐橙是以前我住的孤儿院院长的孩子,从小一起长大的。”叶修终于是把嘴里的菜都咽了下去,跟韩文清解释了起来。苏沐秋和苏沐橙俩兄妹和叶修同龄,确实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不过兄妹俩在学习上的差别有点大,妹妹苏沐橙是个学霸而哥哥苏沐秋只是个学弱罢了,小学和初中虽然可以一起读,到了高中就分开了,以至于只有苏沐橙进了和叶修一样的重高。

听完这个不算太长的故事韩文清点点头,误会算是解开了。不过他还是打算趁这个机会,教育一下叶修这小子。“以后稍微拿点分寸,我可不想再被叫到学校去。”“好的好的。”“女生脸皮可比你薄,就算是为了她也给我注意点。”“是的是的。”“注意力放在学习上,别一天到晚想其他有的没的……”“老韩,”台本一样的话语猛地被叶修打段,韩文清抬头,撞上叶修讥笑的眼神,“你演这种角色太不合适了,真的。”

「……果然。」韩文清有些头疼,他就知道会变成这样。这种普通父子的相处方式明显不适用于他和叶修。既然已经演砸了,那就没有必要再演下去了。韩文清蹙了蹙眉,脸上却也无半分难堪的神色,接着吃自己的饭。

对面的叶修倒是饶有兴趣,放下碗筷双手抱在桌上,天南地北地扯了起来:“我说老韩啊,与其着急我怎么不着急着急你自己啊?啧啧啧,老大不小了,还不找老婆啊?”“到底谁是谁爸?嗯?”“别这样嘛,作为儿子我也很关心单亲爸爸的幸福人生啊,你要是再不给我找个妈,我也会寂寞的啊。”“不用你担心,我一个人也养得起你。”“啧啧啧,好心当作驴肝肺啊,我又不是担心这个问题!老韩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叶修捂住心口,作痛心疾首状,韩文清狠狠瞪他一眼,不过没什么效果就是了。

“老韩啊,你说要是我像你一样,以后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关我什么事,你自己清楚你找不找的到。”“怎么不关你事了!你现在可是在硬生生掐断我的桃花运啊!我跟你说,苏沐橙在学校可受欢迎了,人家可是美女学霸……”“那你喜欢么?”韩文清挑眉,也放下了碗筷,看样子是准备和叶修耗到底了。

对面的少年无谓似的耸了耸肩:“不敢不敢,她哥哥可是个死妹控,要是我暗恋沐橙的话,那还不被他打死。”“既然这样那就不要废话。”韩文清又把手伸向了碗筷。叶修却将下巴抵在了胳膊上,半开玩笑似的说了下去:“你还没回答我呢,要是我一直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韩文清头也没抬,直接回他:“不是都说了么,我养你。”

半晌也没听到叶修的回嘴,韩文清抬头,发现他终于又老实吃起饭来了。

韩文清轻笑一声,他才懒得戳穿,少年的耳尖此时正在微微泛红这种事情呢。

「到底只是个小孩。」这样想着的他,起身走向厨房的水槽。而被独自留在客厅里的叶修,此时也放下了碗筷,用手捂住了羞红的面孔。

「我真是……最差的演员。」

「但愿他什么都没想到吧。」

 

 

Chapter04.「面」

“我升职了。”

这已经是一年以来,叶修第二次听到韩文清说这句话了。韩文清本就是名牌大学毕业,加上态度认真工作敬业,和天生的霸气属性,搞的就算有人想黑他都找不到理由。上司自然是喜欢这样的员工,这样的升职速度虽有些吓人,却也在情理之中。

“恭喜啊!拿工资给我买个新显卡当生日礼物吧?”叶修嬉皮笑脸地说着,然而这一次韩文清意外地没有瞪他,只是拍了拍他的头,说了声“好的”。少年已经十六岁了,正是个头猛蹿的时候,但还是比韩文清矮,这一点厚脸如叶修有时候都会斤斤计较。然而每次被韩文清摸头的时候,却总有一番温暖的情愫。

“这么温柔?真不像你啊!”“滚!”韩文清终于把刚才那记眼刀补上了,接着又说了下去:“你生日我可能不能陪你过了。”“诶?”叶修一愣,有些莫名其妙,本来他俩是说好(基本是叶修软磨硬泡)在叶修生日那天出去吃饭的,“嘁,所以想靠显卡来打发我啊?”

韩文清抬眼看了看他,说话的口气里带上了几分无奈。

“我爸妈让我去相亲。”“……噗。”

叶修表示笑出来不怪他,这画风实在太不对了。

韩文清要去相亲?!你在跟我开玩笑?!韩文清和相亲这两个词语简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啊!叶修稍微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就已经笑得不行了。“哈哈哈哈哈,老韩,你爸妈真够意思,哈哈哈哈哈诶哟我不行了快让我歇会儿肚子疼。”叶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在沙发上横着一躺,倒在了韩文清的腿上。韩文清现在也懒得理他,他自己就有够烦。

可怜天下父母心,关于韩文清的终生大事,他爹妈自然是没少操心。大学刚毕业那会儿,韩夫韩母就试探过,被韩文清以“想要认真工作”这种借口推辞了;工作了几年,见韩文清稳定了下来,老俩口又是提出了这个话题,被韩文清以“先打下经济基础”的理由推辞了;买了房又买了车,老俩口想这下没什么理由了吧,结果韩文清一句“太忙,没空”又是推辞了。

搞到这般田地,韩文清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责任。他一直觉得找对象这种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可没想到这桥头迟迟不肯出现啊……自己今年已经28岁了,父母都是很传统的人,说什么也得让自己去相亲。韩文清也是个很孝顺的人,到了这份上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了,也就同意了。

连老婆都没找到就有了儿子,自己的人生真是太传奇了。看着双膝上笑得都流出眼泪的叶修,韩文清自嘲般地扯了扯嘴角。

“哈哈……哈……老韩,我跟你说,去相亲的时候一定别让女方掏钱包。”“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抠门么?”“谁跟你扯这个!我是怕人家女孩子一看到你就把钱包扔了然后跑路了。”“……”“哈哈哈哈哈哈老韩你的表情笑死我了我不行了要断气了!!”“那就快去死。”

 

五月二十九日,叶修的生日,韩文清的相亲日。

少年已经有一米七七,现在只与韩文清差四公分了。体格越发有型,肩宽腰窄,除了肚子上那点儿赘肉,完全是标准身材。曾近稚嫩的脸庞也已经褪去稚气,有了些许成熟男人的棱角和刚毅,只是那双眼睛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嘲讽模样。韩文清看着这样的叶修,有些自鸣得意——好歹这是自己养胖的儿子。

他觉得,他俩的关系,从一开始的宿主和宠物,慢慢变得像是互损的老友,现在看看,还真有几分父子的感觉。有这样的栽培成果,韩文清已经感到满足了。

而这个少年,现在正在帮自己打领带。

一大早叶修就搞得鸡飞狗跳,站在韩文清的卧室门口啧个不停。韩文清狠狠瞪他一眼,下了逐客令:“没事就别在那儿瞎晃。”“当然有事了!我爸要去相亲啊!这咋能叫没事呢!”说着叶修掳了掳袖子,韩文清觉得他好像是要去打人,“来来来,让哥给你秀秀哥丰富的经验,告诉你穿啥衣服最好看!”下一秒叶修就冲进了房间,直奔衣柜。韩文清懒得理他,就让他这么闹去了。

叶修说让他穿西装,韩文清回答“嗯”;叶修说不不不还是便装比较随和,韩文清回答“嗯”;叶修说算了还是穿工作服吧那样最顺眼,韩文清“……”。“你故意的吧?”“诶哟你怎么知道的?!”“滚。”

最后韩文清还是穿了西装,叶修又开始拿领带一条一条的试。红色太张扬,黄色太刺眼,黑色太沉闷,叶修像是没事找事一样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最后终于是拿了一条蓝色的,给韩文清系上——他非要自己来,说韩文清自己系的话会歪掉。

少年修长好看的手在灵活地打着结,平日里总有戏谑意味的眼神此时竟流露出丝丝认真,在最后的用力一推之后,仿佛大功告竣一般,拍了两下手:“好了!”韩文清照照镜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地说了句“不错”。

“真冷淡啊,老韩!哥这可是给你做特别服务啊!”韩文清没吃这记嘲讽,捏起拳头轻轻砸了砸叶修的脑袋:“胡闹!”

叶修又是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可突然,抵在脑袋上的拳头变成了宽大的掌心,韩文清揉着叶修的脑袋,像他一向来喜欢做的那样。“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熟悉的磁性男低音从脑袋上方传来,叶修一愣,立刻想要反驳:“老韩你脑袋被猪亲了么?什么叫我……”可再抬眼,韩文清已经去门口换鞋了。“老韩,听人把话说完好吧!”叶修咂舌,也跟着走了出去。韩文清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问道:“你要跟着一起去么?”“我?”叶修又是一愣,接着摇头,“我去干嘛啊,有我事么?”“那就给我安分点待在家里。我做了炒饭在冰箱里,中午的时候自己热一下。别玩一天网游,别想找烟抽,我都藏好了。”韩文清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该叮嘱的都叮嘱了。叶修笑笑,拖长了尾音回答他:“知道了——老爸——”

韩文清又是赏他一个嘴巴子,外加一道眼神攻击:“没个正经样子!”说完就开了大门,走人了。“诶诶走好啊过马路时小心点!!”叶修跟在后面,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门就在这时被关上了,韩文清那句“知道了”,也不知叶修有没有听到。

门被关上后房子里一片寂静,叶修想掏烟,却猛然想起韩文清刚刚那句威胁一般的嘱咐,烦躁地挠了挠头。

“啧……老韩也真是,连烟都不给我留。”

“逼我出门啊。”

 

韩文清面无表情,和女方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

女方着实是个美人,身材高挑,大眼睛高鼻子,一头秀发如黑色的瀑布般铺开。家庭背景也挺不错,有一份稳定的高薪收入,算起来也和韩文清挺登对。

但是这女人,毛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那便是虚荣,做作。韩文清只和她聊了几句就发现了,不由心中不悦。本来他对这次的事情就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根本没有多大的期望。对方不和自己胃口这种事情是十有八九的,不过韩文清没想到会这么不对他胃口。

因为这两个毛病,都是韩文清最讨厌的。

心塞啊,陪一个不对胃口的女人过一天,和陪一个讨厌的女人过一天,这感觉完全不同啊。

如果这次相亲是韩文清自己安排的,他说不定聊了几句就直接走人了;但很可惜,这次相亲是父母给安排的,没办法,为了给爹妈一个交代,也只能忍了。

电影是女人选的,冗长的文艺片。韩文清大学读的经济学专业,对这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好在他有没有表情都一个样,一场电影九十分钟就这么过去了。

看完电影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女方提出要去吃个晚饭。韩文清皱眉,他本来是打算晚饭回去和叶修一起吃的。“诶~韩先生不想和我一起吃么?”女人娇滴滴地说着,两道柳眉拧在一起。韩文清腹语了几句,到底是同意了——他可不想让女人回去给爹妈打小报告。

两人在一家西餐厅里闲聊,大多都是女人在说,韩文清在附和。其间韩文清几次不着痕迹地看手表,不由皱眉:已经耗了一个多小时了。

“……我说啊,韩先生。”女人突然顿了顿,韩文清条件反射地盯着她看。女人看起来有些娇羞,咬了咬饮品的吸管,开口:“我觉得吧,我俩挺合适的。你看,你的条件这么好,工薪高,有车有房,人又长得帅,我倒是很奇怪你到现在还是单身呢,哈哈。”韩文清不为所动,心里犯着嘀咕:真是肤浅的女人。

“我条件也不差啊!从小到大都被人夸漂亮聪明,工作岗位也不错……”女人说着说着激动了起来,把玩起了她的长发——这似乎是她的一个习惯。这话题一说开来就停不下了,女人像放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韩文清听着都有点头疼,偷偷开起了小差。他想换个姿势,于是往后一靠,猛地撞到了送汤上来的使者。“呀!!”汤洒在了女人的身上,引得她尖叫起来。“对不起,对不起。”使者慌忙致歉,却被韩文清制止:“我的错。”接着,掏出一块手帕,替女人擦起脸来。

女人的脸一瞬间更红了,一双晶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嘴巴开开合合,像是想说什么。“那个……韩先生……”“诶呀!这不是老韩么!”

少年的声音猛然响起,硬是打断了女人的话。女人抬眸,惊愕地看着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叶修。当事人倒是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直往韩文清那里窜:“老韩让让让让,给哥挤挤。”韩文清的脸上略过几分讶然,转眼立刻消失不见。他皱着眉,像是有些生气,却还是给叶修让了半个座位出来。

女人偏头,有些捉摸不透这两人的关系。说是朋友,看起来年龄差也太大了;说是兄弟,两人的相貌却没有一丝相似之处。“请问您是……?”最终败北,女人还是问了出来。叶修非常自然地拿起韩文清的水杯就喝,人畜无害的双眼还对着女人噗灵噗灵地闪:“诶?老韩没跟你说么?他是我爸啊。”

“啊?!”女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她花了一点儿力气才没让自己爆粗口。这什么情况?!这这这……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啊!!

幸好韩文清非常及时地给出了说明,解答了她的疑惑:“养子。”两个字说明了一切,女人松了口气,自己刚刚脑补的那八万字小说可以滚蛋了。但是仔细一想……问题还是很大啊!!

“呃……韩先生……你是说,你认养了这个孩子?”女人还是有些不确定,用半是怀疑的口气问道。然而韩文清却很自然地点了点头:“没错。”女人扶额,这事儿,成不了了。

尔后的谈话便结束的很快了。七点半不到两人就结束了一天的约会。告别时女人僵硬地挥挥手,说有缘再联系。韩文清倒是心情不错,对她说了句加油保重之类的。

“啧啧啧,老韩,你行不行啊。”一回过头好心情就被破坏。少年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嘲讽,像是在用眼睛说“老韩你真是恋爱毒害专家啊”之类的话语。韩文清也是一如既往,懒得和他吵嘴,拍了拍他的头说道:“走吧。”“走什么走?你还想去钓女朋友啊?”“我陪你。”

于是叶修不说话了,韩文清觉得心情更好了。

两人真的就走了起来,没打车,没坐公交,从繁华的商业广场,一直走到了城区一条静谧的河道边。韩文清问叶修怎么跟过来了,叶修耸肩,说想来看看你在相亲时的鬼样,又吃了韩文清一记眼刀。

“怎么不跟到最后?”韩文清又问。叶修走在河道边的一排石英砖上,瞎扯谈一般回答:“还不快感谢哥!哥多了解你!就知道那女人不对你胃口!这不给你解围来这么!我一看就知道那女人准是看了你的钱跟你过来的,啧啧啧,心真脏,跟你说啊,现代社会里这种人可多了,老韩你要擦亮眼睛啊……”“为什么要生气?”

韩文清突然抛出的问题让叶修一愣,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掉进河里,往下坠的时候感到手上有股劲道,把他拉了回去。站稳之后,发现那是韩文清握住了他的手。

叶修看着韩文清有些讥笑的表情,心里一阵阵发毛。“哥哪有生气?”半晌,这样很无力地顶嘴。韩文清明显是早有准备,不紧不慢地答道:“你生气的时候,手会抖。”

叶修没话说了,他想起自己握着韩文清的那杯水的时候,手无法抑制地在抖动,这回真是李菊福了。

“回答我,生什么气?”韩文清又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叶修。叶修全当耳旁风,又在石英道上溜达了起来。这一次,握着韩文清的手。

韩文清见叶修不答,有些奇怪地皱了皱眉,却也不恼,陪着他一起走。过了片刻,又开了口:“气我没陪你过生日?”

叶修停下了脚步。十六岁的少年从石板上跳了下来,低着头,小声嘀咕着些什么。

“起码今天得好好陪陪我啊。”很细微的声音,再小一点就要听不到了。韩文清却是“哼”地笑了出来,把少年的头埋在自己的肩窝:“这是撒娇?”“是!怎样!”叶修理直气壮地大喊,挣开韩文清的手抱住了对方。

“好了,算我错。回家给你过生日去。”韩文清忍住笑意,对叶修说道。肩膀上的黑发上下磨蹭了几下,示意叶修同意了。

「果然……只是长不大啊。」韩文清甩甩脑袋,刚才有一瞬的想法明显是多余的,接着,和叶修一起走向家的方向。他觉得只要是个孩子,偶尔这样闹别扭当然是正常的。

可叶修却知道,非常清楚,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本来只是藏在心底的,很小很小的一丝悸动,是想埋没在别的感情之下的东西。却在今天,破壳而出。

当他看到韩文清给那女人擦脸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自己爱韩文清,非常爱。但是,不是那种爱。

十六岁的少年在脑中,给自己打下了这样的烙印。

少年莫名地颤抖起来。

 

 

                                                                                                            TBC.

————————————————————

PS.上篇忘记说惹,标题取自40大爷的GUMI曲:キリトリセン 不要问怎么取这么个名字,LO主取名废泥萌难道看不粗来么(╯°□°)╯︵┻━┻??!!

另,7.20魔都全职嘉年华参加确定(´・ω・`)有人来面基不?(没人


♠ [Chapter 5]

♠ [Chapter 6]

♠ [Chapter 7-final]

♠ [Extra Chapter.]

评论(11)
热度(61)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