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篇]嫁过来呗(中)

(上)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副标,大概是叫叶修每年情人节都能收到聘礼,他觉得要和韩文清好好谈谈什么的(。

※韩叶ONLY,小脑洞而已

※到了后半部分会有私设

※对不起,张新杰大大


>>6

第四年的二月十四,说巧不巧,那天刚刚好,是嘉世和霸图的最后一轮常规赛。

两队都已经提前入选季后赛了,这场谁输谁赢在外界看来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转播方也就没选这组三年的老对头的比赛转播。不过外界态度冷淡,不代表内行反响不积极。嘉世和霸图的粉丝还是提枪扛炮地上阵,恨不得直接冲到对方阵营里面搞死他们。

叶秋自然也是认真对待了这次比赛,就算现在看来这场比赛不重要,指不定季后赛里就会变成很珍贵的参考数据。不过当他早上醒来,看到日历上的日期时,还是愣了一下。

心情复杂。

第四赛季,吴雪峰已经不在了,队里知道这件事的人只剩下他这个当事人了。虽然他也曾经吐槽过吴雪峰背信弃义倒戈相向,净给韩文清通气什么的,但现在没个人能分享这份微妙的心情,果然还是有点不习惯。

一年前收到那个PSP之后,叶秋也没再特意提起过那段音频的事情,看样子就是想这样混过去了,连个答复都没给韩文清过。PSP倒是照用,偶尔在休息时间里拿出来打打寂静岭什么的,羡煞旁人。几个队员看到之后眼睛都瞪直了:“队长,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叶秋得意的笑笑,晃了晃手里的PSP:“想要不?”“想啊!”“呵呵,省点心吧,你没这个命。”队员差点冲上去给他一拳。

叹了口气,开始穿衣服。心情复杂归复杂,比赛还是要比的。

上场一看,韩文清倒是没什么特殊反应的样子,该怎么打怎么打,搞得到最后本来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硬是打成了五比五的平手——个人赛嘉世全揽,团队赛丢给了霸图。

叶秋知道,团队赛会输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霸图里的那个新人牧师,角色名为石不转的张新杰。这人思维缜密,判断精准,要是没有他在,霸图的团队战完全是要降一个档次的。

他站在选手通道口,一边仔细回忆分析着张新杰的战略手段,一边等着和队员们汇合。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叫了他一声:“叶神?”

叶秋抬头,看见来人后皱了皱眉,再仔细一想,一拍手心:这不就是张新杰么!诶?等等??张新杰找他什么事情??不应该是老韩来找么??

脑袋里虽然有千百条弹幕已经飞过去了,但表面上叶秋也只是点了点头,答应道:“我是。”张新杰点了点头:“嗯,和韩队描述的果然一模一样。”“哦?什么样子?”“这个……不方便和叶神讲。”叶秋一口血,没看出来韩文清心挺脏,暗地里放冷箭啊?!

“什么事?”叶秋揉了揉太阳穴,把话题扯了回来。张新杰一掏口袋,拿出一个盒子:“韩队说……”“给我的是吧?”说着,他非常顺手地从张新杰手里接过那包东西。打开一看,是一款鼠标——轻风第七代。

咂了咂舌,都过了三年了,叶秋觉得自己也该习惯习惯了,他现在对这件事已经没什么好好奇的了。更何况,现在还有另一件更让他好奇的事情。

“老韩怎么不自己来?他干嘛呢?害羞啊?”叶秋挑起嘴角,无不嘲讽地说道。没想到张新杰不慌也不忙,推了推眼镜,像背台词一样答道:“韩队说他现在没有必要来见你。”“嗯?!”叶秋一愣,这算什么个说法?!张新杰继续背他的台词:“因为韩队说,你没有给他答复。”

叶秋彻底呆住了。

卧槽!!!这么拽!!!!耍什么大牌啊!!!!到底他妈谁在追谁啊!!!!

叶秋难得地感到了愤怒,笑话,全联盟哪个人没被他踩在过脚下,他会搞不定一个男人!??!

怎料此刻,看到他露出愤怒的表情的张新杰,偷偷勾起了嘴角,反光的镜片隐藏住的是如同○南一样犀利的目光。

呵呵,计划通。

叶秋干笑两声,又点起了一根烟:“呵呵,看不出来老韩这么高逼格啊。”张新杰不动声色,立马切换角色状态:“我觉得,叶神在这事的处理上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叶秋吸着烟,不说话,张新杰皱眉,想着自己的战略还有失败的时候?!半晌,叶秋扔下烟蒂,狠狠踩了两脚,然后抬头,非常人畜无害的笑了笑,道:“告诉老韩,想要追哥的话,先赢了哥再说。”

「Yes!!」张新杰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一个人生目标,可以为自己点三十二个赞了,他现在心里就像有两百个黄少天在齐唱“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咦唉~~”。

当然,这些内心活动他一点儿也没表现出来,只是很稳重地说了一句“我明白了”,就转身走人了。

于是当天晚上,叶秋用着那款鼠标,心里冷笑,想着说老韩,知道前途艰险了吧,劝你早早放弃得了。

于是第四赛季结束之后,韩文清看着一脸苦瓜的叶秋,心里冷笑,想着说傻逼,这还想难倒老子,你以为我就真治不了你么?

 

第五年的时候,叶秋又收到包裹了,小小方方,打开一看,是第四冠军赛季限量版的Q版大漠孤烟的手办。

叶秋差点喷了那手办一脸的牛奶,猛地一想要是真喷上去了那多败坏风气,忍住了。

手办的背后还贴了一张纸,上面只有一句话:“交还是嫁,一个字。”言下之意就是你不想交往也得交。但叶秋又是何许人也,晃晃荡荡地放下手办,慢慢悠悠地打开QQ,回了韩文清一个字。

「滚。」

然后又嘚嘚瑟瑟地站了起来,把大漠孤烟的那个小手办,和一叶之秋的摆在了一起。

 

 

>>7

“原来那时候是韩文清寄给你的啊!!”苏沐橙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我当时就看你不对了,遮遮掩掩的,还以为你藏了什么东西呢!”一旁的魏琛嗑着瓜子,含混不清地教育着苏沐橙:“小姑娘,这你就不懂了,情人的东西都是要藏起来,自己好好用的……”方锐又踢他一脚:搞得你好像就有过情人似的。

一旁的陈果听着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她受了这么多年“霸图人就是个脑残负分滚粗江湖不见!”这样的教育,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她霸图的队长其实对嘉世(前)队长有意思,这还怎么做人啊!!

而且……而且这种心动的感觉是什么啊!!!陈果摇了摇头,把这个神经质的想法赶出了脑袋。

“后来呢?就这样结束了?”唐柔性子急,受不了叶修这样半卖关子半讲故事的节奏,一个劲地催他。叶修叹了口气:“哪能啊!哥的魅力多大啊!老韩就是不肯放弃我啊!”魏琛和方锐齐刷刷地一个栽倒,一脸痛苦地捂住胃部,就听到包子在一旁尖叫“老魏老方!!!撑住啊我给你们送市一去!!”又换来陈果的一声怒吼“包子你给我把脑子带上了再进门!!!”

苏沐橙淡定地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玻璃桌,瓜子已经吃完了,于是她又非常淡定地从背后掏出一袋核桃来,问:“然后呢?”

叶修心里在疯狂吐槽苏沐橙,你他妈背后是藏了四次元口袋么里面到底塞了多少干货啊?!结果看着其余十人闪闪放光的真诚的双眼(方锐大大语),把刚要脱出口的吐槽咽了回去,接着开了口。

 

 

>>8

第六年的春节比较晚,以至于二月十四都到了,大家还在放春假。跟大多数宅男一样,叶秋也是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睡醒了就荣耀,饿了就泡面,累了就睡觉。以至于当他收到包裹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又以为自己大白天撞鬼了。

一看寄件人,才发觉一年又过去了,二月十四又到了。

今年的包裹格外的小巧,掂量掂量,感觉除了外包之外几乎就是没分量一样。叶秋皱眉,拿了个剪刀剪开之后,吓傻了。

里面是一张杭州直达青岛的飞机票。

什么意思?!?!

忍住想直接把那张票子撕碎的冲动,叶秋深吸几口气,在心底对自己说了二十遍「我要高冷我要高冷」,然后冷静地拿了张椅子坐下来——对着这张机票发呆。

韩文清的意思就不用说了,这是在请君入瓮呢。叶秋冷笑,你把老子当傻子看么??你以为我就真的会来么??太小看我了!!

两个小时之后,叶秋站在登机口前,告诉自己,自己就是在家里呆太久了,想出去旅个游罢了。

再过两个小时,当他真正站到韩文清的家门口的时候,叶秋表示收回几小时前自己说的话,他就是一傻子。

韩文清开门的时候表情一点起伏都没有,好像早就预料到叶秋一定会来一样。他把门又打开了一点,丢给叶秋一句话:“进来。”然后就自己先回屋了。

叶秋目瞪口呆,不是你在追我么?!好歹拿点诚意出来啊?!但到了这份上要是再掉头回家——他也回不了家,于是他只好进了屋。

飞机是下午的,到了这点已经是大晚上的了。但叶秋完全感觉不到饿,因为他这两天的生活作息完全是无视常规的,爱咋地咋地。所以当韩文清问他晚饭想吃什么的时候,他也只是答了一句“不想吃饭”。

韩文清停下手上的活,转头,脸色似乎又黑了几分,盯得叶秋头皮发麻。片刻后,韩文清叹了口气,又忙活了起来。叶秋坐在沙发上,东张张西望望,跟个鸭子似的伸长了脖子,看韩文清到底在捣鼓什么。看了良久,终于是看出来了——韩文清在做饭。

叶秋吓出了一身冷汗。

妈的,这要往外播出去,准是下一期电竞之家的头版头条——韩文清在做饭!!!天哪!!!做的真的是饭么!!不是毒¤品么!!!

一小时后叶秋坐在饭桌前,用人格担保了做的不是毒¤品,真的是饭,而且是好吃到不行的饭。

叶秋太过震惊了,以至于一顿饭下来都没开一句嘲讽,光顾着低头吃菜了。吃完了才抬头一看,撞见了韩文清夹带着得意和嘲讽的笑容,立刻心底憋了一团火——小孩子么!!这也要嘚瑟啊!!

于是叶秋一摔碗筷,往前一推,抬了抬下巴:“老韩,你洗。”“多大个人了?洗碗不会?”韩文清冷眼相对。叶秋理直气壮:“哥是客人!要尽地主之谊懂么!!”“对你不用。”“……”

叶秋简直想给自己一拳,造孽啊,自己跑过来就是来受罪的么?!

末了一转话题,丢下一句“我去洗澡了”,就把满桌的狼藉扔给韩文清了,这会儿倒是不分主客之礼了。

洗完澡才发现自己走得急,没带换洗的衣服来。不过他也不犯愁,男人嘛,穿个浴袍就走出去了。结果走出去没到两步就撞上了往里屋走的韩文清:“卧槽老韩,自己家不认得啊!看着点!”垃圾话随口就来,但却意外的没有听到韩文清的冷哼。叶秋皱眉,抬头一看,发现韩文清在直勾勾地看着他。

这一看他给看懵了,韩文清以前走的是这个路数么?画风不太对劲啊?!在他疑惑的同时韩文清还是在盯着他看。大概过了几分钟,甚至有可能是十几分钟,韩文清才丢下一句“我去洗澡”,闪人了。

叶秋莫名其妙,看看浴室的方向,又看看自己,突然一拍脑袋,明白了。

于是他很贱的笑了。

 

韩文清出来的时候,叶秋正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身上还是穿的那件浴袍,松松垮垮要遮不遮的,两条大白腿晃上晃下,隐隐约约还能看见腿根的部分,引得韩文清又是一阵骚热。

叶秋听到动静,一抬头,看到了身后的韩文清,先是眯起眼睛咋舌了起来,韩文清没穿浴袍,直接下身围了条布就出来了。叶秋觉得上苍不公啊,为什么那张钱包脸就能有这么好的身材呢??方便打劫么??

不过他还是把话咽了回去,朝韩文清招了招手:“老韩,身材不错啊?”“穿衣服去。”韩文清文不对题,直接甩给叶秋这么一句话。叶秋一愣,继而笑得更贱了:“我没带衣服来啊,诶,都怪你机票订的太早了,刚收到我就赶出来了……”“那我的借你穿。”“诶?哥才不要呢,哥嫌弃你……”然后叶秋就把嘴闭上了。

因为韩文清快步朝他这里走了过来,叶秋还没起身他就压了上来,两手扣住叶秋的手腕,膝盖抵进两腿之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前所未有地近,呼吸都打在对方脸上。而韩文清,就这样盯着叶秋看。

叶秋一开始也是吓了一跳,但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满不在乎地接话:“老韩,你啥意思呢?”韩文清不语,只是低头,吻他。

这个吻很急躁,而且沾满了情¤欲。韩文清的吻技和他本人一样充满侵略性,不由分说地撬开叶秋的双齿,一遍又一遍地舔舐着那人的口腔,接着狠狠吸吮他的舌头。叶秋只觉得天旋地转,肺里的空气都被榨干了。到了最后竟然迷迷糊糊地回吻起来,还用胳膊绕上了那人的脖颈,努力加深这个吻。

好不容易结束的时候叶秋拼命地喘气,听到耳边那人也是略带喘息的声音:“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叶秋嗤笑,又抬起头看着韩文清:“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啊,去年我怎么回答你的?没记错的话回了你一个字吧?”他当然指的是那个“滚”字。而韩文清下一秒就直接打了他的脸:“你的意思不是滚着嫁过来么。”

叶秋又吓傻了。卧槽,这么流氓,还是韩文清么?!刚想反驳,韩文清又来补了一刀:“你现在不就滚过来了?”

叶秋觉得没法做人了。

但是,荣耀脸T怎么能败在嘴仗上?!稍微颓废了一下叶秋就又挣扎着坐了起来,不动不要紧,一动就出了问题,抬腿的时候突然碰到了什么又热又硬的东西。都是男人,这种事情反应过来一秒都不用。

于是叶秋又是很贱地笑了两声,道:“老韩,你硬了。”嘲讽技能开出去还没两秒,下¤身就被人顶了:“你就好得到那里去?”“……艹。”

得,谁也不占便宜。叶秋用仅有的理智稍微思考了一下,又开了口:“帮个忙呗?”

韩文清一皱眉,然后一把抱起叶秋,往卧室走了。

 

>> 

“卧槽!!!啥!!!接下来就滚床单了么!!!!”方锐一个没忍住直接喊了出来。接下来的画面也太限制级了吧!稍微想像一下就不大好了!魏琛已经在满世界找盆了,几个年轻的小新人——罗辑啊乔一帆什么的——小脸都已经扑红扑红的了。

三个女孩儿小脸也是扑红扑红的……但是怎么觉着她们的脸红和罗辑他们的脸红不是一个意思呢?“接下来呢接下来呢!!!”苏沐橙一个激动,手里的核桃掉了一地,连忙弯腰去捡,唐柔一看也跟着去捡。“对啊别停在这里啊,说啊!!!”陈果也加入了催更的行列——是的!!她已经放弃了治疗!!!背弃了组织!!作为嘉世粉的觉悟?这种东西她早一百年以前不就丢掉了么!哈!哈!哈!

叶修被她们搞得一口烟呛在喉咙里,好不容易缓过来又是开口:“说什么?这还要我描绘具体情节么?”对桌三个妹子又开始尖叫,配上魏琛满世界找盆的背景音真是好一出大戏。方锐也很是激动,一把抱住一旁的安文逸大喊:“叶修我警告你啊!!!污染我们的狗耳也就算了,这里还有几个如花似玉、如鱼似水、如龙似虎、如饥似渴、如胶似漆的小新人呢!!!!给我收敛点!!”得到了安文逸的一记白眼。叶修很想吐槽方锐的没文化,但是如此宏大的背景音搞得他实在是没心情吐槽了。

“好了!”大喊一声,总算是让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叶修咳嗽了两声,“想听的话就都别烦。”对桌十个人很听话地点了点头,于是叶修松了口气,又开始讲了。

 

>> 

第二天叶秋醒来的时候还是清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醒了,八成可能是痛醒的。

对,他俩真做了,做了全套的。理由大概也没什么,可能就是感觉上来了就做了。

可能。

刚醒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除了后腰的酸痛感啥也感受不到。二月的中旬还有些冷,昨晚两个人都昏了头了空调也没开。叶秋觉得背上一阵冷风,不自觉的往身侧那人的怀里动了动。

这一动就把韩文清吵醒了,刚睁开的眼睛还有点迷茫和柔和,继而看到怀里这个不安分的人,忍不住皱了皱眉。

“诶?醒啦,老韩。”叶秋说了句废话,韩文清也懒得应他,只是收了收胳膊,将那人锢在怀里。叶秋笑了两声,声音沙哑而慵懒,惹得韩文清的耳朵痒痒的。刚想伸手捧他的脸,结果那人就已经坐起了身。

韩文清蹙眉,道:“做什么?”叶秋倒是很不在意地在床上找起能穿的衣服来:“还能干吗,穿衣服回家呗。”韩文清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也是跟着坐起了身,掰过他的下巴。叶秋被这一捏痛得不轻,发出嘶的一声嚷了起来:“老韩,我警告你别乱来啊,我可是个会向警方求助的良好市民啊。”韩文清看着他那张笑得开心的欠打的脸,还是放开了手——然后捏住了他的腰。

“诶哟哟!!老韩大早上不要耍流氓啊!!”“呵,昨天是谁先耍的流氓。”叶秋翻了个白眼,他才是被上的那一个好不好,耍什么流氓。“昨天那是特殊情况,要用特殊手段去解决!!这点道理你不懂啊。”听到这里韩文清总算是停下了动作,抬头又盯着叶秋看。

半晌,问道:“那昨天算是什么情况?”“嗯……”叶秋摸了摸下巴,好像是很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大概叫……约¤炮?”

韩文清懒得跟他扯。

“我可没开玩笑啊,老韩,你不会真以为哥答应你了吧?”韩文清一怔,抬起了头,又迎上了那人戏谑的目光。“嗯……哥觉得吧,咱们现在这叫炮¤友,不是么?”

叶秋眨巴着眼睛,靠着昏暗的光线,看韩文清的双眸。

片刻后,他听到韩文清笑了,嗤笑。

然后一团衣服就扔到自己脸上了,附赠的还有一句熟悉的话:“滚!”

 

想追到哥,还没那么简单。

想追到你,原来这么简单。

 

然后在第七年的二月十四日,叶秋收到了一串钥匙,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了一个杭州的地址。一个在别墅区的地址。

叶秋差点没把持住,想说干脆这样就嫁了吧。

转念一想,不行不行,当初不都想好了么,要是现在就妥协了,以后还怎么能每年都收礼物呢。

恋爱嘛,就是要这样,欲擒故纵,循序渐进。

                                                                                                                                        TBC.

————————————————————

忘了说,继续求韩叶群收留((((((

————————————————————

(下)[FIN.]

评论(4)
热度(238)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