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篇]嫁过来呗(下)[FIN.]

(上) (中)

※韩叶ONLY,小脑洞而已

※有私设


>>9

“老韩,明天又是二月十四了诶。”

第八年的二月十三日,叶秋主动找上了韩文清。

韩文清盯着QQ看,也不知道这人在想什么,于是随意回了句:“嗯。”结果立刻看到那人回了自己,好像是一开始就打好了,等到韩文清理他之后就立马摁了发送一样。

“送哥点东西呗?”

韩文清错愕,叶秋虽然不要脸,但也没不要脸到这个份上吧?这几年的二月十四日,好像只是韩文清一个人的执念一样,从来没见叶秋对这事儿有什么意见。

但他还是下意识的,默认了。“要什么?”

他仿佛能想象得出那人在电脑桌前嬉笑的样子。几秒后,收到了回复。

“给哥裱张照片呗?”

韩文清差点没把鼠标捏爆。

“照片拿来。”“哥从来不自拍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人脑子有病吧?!

“我这没你照片。”这是大实话,韩文清没有照相的习惯,不拍自己也不拍别人,他觉得这事儿纯属浪费时间。

“不急啊,过来照呗,哥真身不就在这儿么。”

 

于是当韩文清出现在嘉世大门口的时候,看门的老大爷吊着嗓子,颤颤巍巍地喊了一声:“风!!紧!!扯!!呼!!!”

“大爷,我是来找叶秋的。”韩文清皱眉,放柔了语气说道——虽然在旁人听来这语气跟他平时都一个样。老大爷好容易缓过一口气,掏出手机哆哆嗦嗦地拨了个电话:“喂,告诉叶秋,快藏起来啊,这里有人要他命啊!!”韩文清:“……”

 

“诶哟,真过来了啊,霸图队长就是有钱啊。”叶秋出现在门口的时候,韩文清皱了皱眉。今年嘉世成绩烂的可以,进季后赛是根本无望了。而面前这个嘉世队长看样子一点也不着急,吊儿郎当的样子和以往一模一样。

“大爷,我们出去了啊,今晚就不用给我留门了。”韩文清这会儿还在出神,叶秋就已经和看门的大爷打好招呼了,接着拽起韩文清的手臂,麻溜的就走了。

韩文清等到走到一处拐角的时候,掏出了相机,刚摁下开机键,就被叶秋给挡了下来。韩文清瞪了叶秋一眼,问:“又发什么神经?”叶秋耸耸肩:“哥对镜头天生敏感,你不知道啊?”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捏了捏拳头:“所以你是想说……”“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偷拍到我,怎么样?”

说完了,还配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给韩文清。韩文清觉得自己不该和智障一般见识,就忍住了打他的冲动。

于是接下来韩文清就真的这么做了。

叶秋今天精神头好像特别好,带着韩文清从西湖逛到了河坊街,然后又打了个的,跑万象城去了。韩文清在一开始的时候还干那么两下,结果每次都被叶秋给挡下来了。一来二去,韩文清就觉得叶秋只是拿他在耍呢,愤愤放下了相机,就当是陪叶秋玩儿了。

到了晚上八点多,叶秋看样子终于是尽兴了,打了个的朝韩文清给他买的那栋别墅去了——当然韩文清也跟着一起。

憋了一天的火弄得韩文清现在只想操¤死这个小神经病,进了门就对他上下其手。结果叶秋用力一推,很正经地问起了话:“老韩,礼物还没给呢!”

韩文清啧舌,靠,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么?

叶秋看着韩文清这不悦的样子,非常得意地笑出了声。韩文清皱眉,掰过他的脸,道:“想要礼物是么?”“嗯~哼~”“那好。”

还没等叶秋问“好什么”,韩文清已经捏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艹,要不要这么不讲理啊!!」叶秋在心里抗议——显然他没有发现最不讲理的是他自己——到了嘴上也只能发出点嗯嗯唔唔的呻¤吟。然后就在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手机照相的声音。

叶秋气绝,一定要用这种方法么?!

算了,反正也是算是收到礼物了。

 

第八个年头,叶秋在二月十五的时候收到了照片,真是被裱起来了。韩文清照的时候被叶秋乱动的手给碰到了,整个画面的选角和清晰度都乱七八糟的。不过还是看得出来,两个人在热吻。

叶秋十分满意,然后把这张照片扔进了抽屉里,锁了起来。

这下就没问题了,想要的东西,想留的回忆都有了。

 

接着,在第八赛季结束的时候,叶秋退役了。

 

 

>>10

“嗯??等等啊!”陈果在这时候突然喊了起来,其余九个人都看向了她,同时手里整齐划一地磕着核桃。

陈果被他们盯得一阵汗颜,接着看着叶修,又问道:“去年这时我好像没见你收到包裹啊?”这件事陈果记得蛮清楚的,因为如果在二月十四这么特殊的日子,有人给叶修送包裹的话,她一定不会不记得的呀。

叶修翻了个白眼:“废话,那会儿他知道我在哪里么?”陈果一拍脑袋:对啊!当时叶修躲在兴欣网吧呢!没跟外界提过啊!“那他给你礼物了么?”唐柔着急地问了一句。叶修点点头:“有啊。”“怎么送到的?”安文逸也好奇了起来。

叶修挠了挠头,不知怎么地笑了出来:“嗯……这个嘛……”

 

>> 

叶修觉得今年是收不到的了。

他那天找了个拍照的借口约韩文清出来,本来是想把自己打算暂时退役这件事情先告诉他的。结果到了最后都没勇气说出口。

搞得现在,韩文清连“没出息”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张新杰大大好心告诉他的),估摸着是气得够可以。叶修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合计了一下,想韩文清今年是不会送他礼物了。

结果在二月十三日这一天,韩文清QQ上弹了他一下。

「明天晚上九点,去苏堤。」

叶修莫名其妙。如果说韩文清是要当面给他的话,完全可以在别墅里见面,干嘛约到苏堤这种人踩人不要命的地方?这也不像是韩文清的风格啊?

莫名其妙归莫名其妙,叶修还是有点好奇的,正好当晚陈果和唐柔出去血拼了,他就跟前台的小妹换了个班,嘱咐了一下,也出门了。

八点五十的时候他已经到苏堤了。果不其然,西湖本来就是个人多的要死的地方,加上情人节,人多的跟蚂蚁似的。他在这片地方挤来挤去也没找到韩文清,不由皱眉,想说韩文清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把他约到这里来。

然而他很快就知道原因了。

九点整,西湖的上空,开满了璀璨的烟火。

“亲爱的快看,是烟花啊!”“呀!!有烟花!!!”“好漂亮啊!!”身边有小情侣开始三三两两的惊叫,不一会儿便蔓延了整片苏堤。叶修一开始也是愣了一下,仔细一想,往年的烟花大会不都在九月么,怎么会……好吧,他明白了。

今年的礼物,还真是有点特别。

蓝黑色的天空中,五光十色的烟火竞相开放,不消片刻,便占据了整片天空,将本是墨黑的背景,染成了彩虹一般靓丽的颜色。点燃、上升、炸裂、渲染、光辉,整个过程辉煌绚烂,像是一场大梦,像是荣耀之路。

身边的情侣越来越多,双双沉醉在这美轮美奂的景色之中。叶修孑身一人,站在这里,好像是有点突兀。

然而他知道,只有他自己,才是最幸福的那一个。

 

 

>>11

所有人都听呆了。

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一般,整个房间里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就这样持续了半晌,叶修拧灭了烟蒂,开了口:“我说,哪个技能能有这么长的僵直效果啊?”

“我的天呐!!!受不了了!!!”苏沐橙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泪眼婆娑,掏出手机一阵噼里啪啦地乱敲。唐柔也跟着回了神,掏出一包餐巾纸分了一点儿给苏沐橙,嘴里还不忘唠叨:“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去年这个时候苏堤那会儿确实有放烟花。还以为是旅游局搞得什么活动呢,没想到……妈呀,第二天都市快报都登出来了呢……”

“老叶……”叶修一抬头,撞见了方锐真诚的眼神(他自己这么说的),“考虑一下吧,老韩你不要的话,给我怎么样?”“滚滚滚滚滚!!!!方锐你给我注意点形象!!!”陈果一个嘴巴子打过去,制止了方锐进一步的猥琐妄想。

这一声吼也把其他人都拉了回来,皆是唏嘘不已。魏琛伸长了手拍拍叶修的肩膀,嘴里还念念叨叨:“干得不错啊这一票,值了!”被叶修慈祥地扇了一个巴掌。罗辑、乔一帆和安文逸都听傻了,三个人缩在一团叽里咕噜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连莫凡的表情都还残留着些许的震惊。包子更是从唐柔手里抽着餐巾纸——虽然他也不知道拿餐巾纸有啥用,但总觉得好像很需要的样子。

“诶呀沐沐你不要哭了,这是干啥呢……”陈果一看苏沐橙泣不成声(她显然不知道苏沐橙那是太激动了),连忙准备抽桌上的餐巾纸。结果一抽,就看到了那张被他们晾在一旁很久了的结婚申请表。

“叶修!!”“啊?!”被突然叫了一声叶修也是吓了一跳,转头望见陈果举着那张表格晃了两下:“填啊!!这还愣着干啥呢!!”“对对对,填啊!!”立马有人附和,声音太杂了,叶修也听不清到底是哪几个人在起哄了。

不过他倒是很有准备的样子,呵呵一笑,从容地接过了那张表格,然后——

非常利落地把它撕碎了,扔进了垃圾桶。

所有人又惊呆了。

“我靠!!!老叶你心太脏了吧!!!这还不满足啊!!”魏琛一拳头打过去——叶修觉得他是在公报私仇——这一声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莫凡都一起点了点头。

“对啊!!你不填就不填了!!这是干嘛呢!!”苏沐橙愤然起身抗议,要不是她拍了照片这事儿恐怕就这么烂在箱底了,“小心我告诉老韩啊!!看他怎么收拾你!”“就是就是!韩文清可不会对你手软啊!!”“你还是赶紧收拾细软吧!”

附和的声音络绎不绝,但叶修却也只是一笑了之。待其他人都发泄完了,他才慢悠悠地开了口:

“这么容易就想把哥弄到手,太天真了。”

 

 

>>12

花开花谢,春去秋来,又是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兴欣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相遇,相知,成长,拼搏,夺冠,圆梦,离开。有欢笑,也有泪水。

然而,人类追逐梦想的脚步,是永远不会停下的。所以一切都要往前翻滚,一切都不会终结。叶修退役之后选择留在了兴欣,继续亲眼见证战队的成长。在短时间的骚乱后,所有事情都显得井井有条,一如既往,除了……

叶修一个抬头,发现今天已经是二月十五日了。

二月十五日不是一个有多少稀奇的日子,重要的是二月十四日,也就是昨天,叶修,没有收到礼物。

这件事情,战队上下,都注意到了。

“小子,遭报应了吧,让你去年作死!”魏琛停下手中的网游,走过来拍了拍睡眼惺忪的叶修,幸灾乐祸地说道。

没错,去年这个时候,叶修没有给韩文清答复,就像第三年那样,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难道说韩文清真的被他搞怒了?兴欣众不免这样猜想到。仔细一考虑,的确挺有这样的可能的。叶修有多脸T,跟他聊过三句话的人都能知道。韩文清被他这样阴过一次,现在又来第二次,要说他被搞怒了,也不为过吧?

于是兴欣众都是焦虑又同情地看了看叶修,想说大神你这次玩脱了,指不定明天就要哭鼻子呢。

结果叶修非常淡定。二月十四日都已经接近凌晨了他也没什么异常举动,兴欣众一愣,这家伙打的什么牌,这是要自暴自弃了?

于是大家抱着一个巨大的问号,等到了第二天,等到了魏琛去和叶修搭话,终于都竖起了耳朵,来试试能不能听出点什么消息来。

“啊?我咋了?”结果叶修非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问道。魏琛吐血,点了根烟准备跟他耗:“今天几号知道不?”“嗯?”叶修好像是真的不知道一样,看了看电脑的右下角,“二月十五啊,你干嘛?”“我干嘛?!我能干嘛!!”魏琛急得跳脚,“昨天几号知不知道?!”“我去,老魏你日子过昏头了吧,今天15号昨天还能是几号。”叶修翻了个白眼,一脸鄙视地看着魏琛。魏琛气绝,又问:“你没觉得昨天少了点什么么?”

“嗯?”叶修歪头,皱起了眉头。魏琛放弃了,直接问了出来:“韩文清没给你送礼物吧?”

「我去,终于说到重点了。」兴欣众都捏了把汗,又伸了伸脖子,准备看叶修什么反应。

结果他们的前队长“嘁”了一声,随口就答:“他没送我我还去问他要么?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下限啊?”魏琛简直想一拳头打过去了,这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啊!!!

听到这里,兴欣众都回过了头,认真打他们的练习去了:明显是套不出什么话嘛!

诶,人家当事人都不怎么着急,我们急又有什么用呢?这样想着,大家就都各忙各的去了。这件事情,还是他们俩内部解决就好了。

 

 

>>13

第十一赛季也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已经到了决赛。在这其间也没有人再提过那件事情,一是觉得没必要了,二是实在是没有时间了。他们要专心对付这一次的决赛对手——霸图。

霸图的几个老将今年燃烧的特别厉害,一路过关斩将直奔总决赛。外界都认为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机会了,所以几个老将都回光返照一下,准备为霸图再添一冠。也不知是他们真的开足了备用燃料还是其余后辈被他们这种架势吓傻了,他们就真的一路打到了总决赛,然后遇上了兴欣。

 

说来也巧,始也于你,终也于你。

韩文清站在领奖台上,这样想着,露出了格外温和的笑容——结果把一旁的宋奇英吓了个半死。

选手通道里人山人海,有霸图有兴欣也有其余战队的选手。韩文清望了望四周,啧了一声,抓住离得最近的方锐,低声问道:“叶修呢?”

方锐愣了一下,立马反应了过来,拍了拍掌大吼一声:“上叶修!!!”

“叶修到!!”“叶修到!!”“叶修到!!”瞬间一帮人就开始接二连三卖队友了。不消片刻叶修就骂骂咧咧地被推倒韩文清面前了。方锐做了个稽首的姿势:“韩兄,这儿就交给你了。”然后就屁颠屁颠往外走了。

“哎呀卧槽,老韩还和老叶过不去呢!!哈哈哈!”人群里不知道有哪个人在挑拨离间,刚刚兴欣这几个人一通乱叫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一个个都凑过来准备看热闹。叶修和韩文清一起被簇拥在人群的中间,总让他觉着有些不舒服。

“答复?”

他听到韩文清说了这两个字,决定先不管旁边这群人了。无视周围人“诶诶诶什么情况有问题啊这两个人”的疑问,他点起一支烟,笑了笑。

“这次就有必要来见我了?”周围的人都一头雾水,这什么跟什么啊?!两个人有在讨论一个问题么?只有张新杰此刻的心情不能更激动,默默掏出了手机。

韩文清颔首:“有。”“哦?为什么?”“因为这一次会决定你的后半生。”

人群里有人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气氛的微妙了,各种惊天动地的猜测不断涌上人们的心头。楚云秀偷偷摸摸地爬到了苏沐橙身边,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然后尖叫了起来。不过这声尖叫被黄少天的无敌连环嘴炮给挡过去了,没人在意。

叶修笑笑,吐了口烟:“口气挺大啊?嗯?怎么这么有自信?”“因为我是韩文清。”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球回答。那人却是不在意地耸耸肩:“一点诚意都没有啊,你看你,今年连礼物都没有送。”

然后顿了顿,抬起了眼眸:“当年你求交往哥都没答应呢,这就想把哥娶回家了?”

“……”“……”“……嗯?”

“卧槽!!!!!!!!叶修你开玩笑的吧!!!!”

人群突然暴动起来,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这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吧,哪是一下子就能读取完的啊?!?!唯一比较淡定的就是当事者二人、兴欣众和张新杰了。说实在后两批人也不怎么淡定,因为他们都瞪直了眼睛准备看下文呢。

韩文清在这样的一片喧嚣中,扯了扯嘴角:“你还真是贪得无厌。”然后伸手摸进队服的口袋,摸出了一个小方盒子。

“今年的礼物。”

骚动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盯着这盒东西。这东西被邮递包装包了个严实,不知道有啥用图。叶修自然而然地伸手,准备把它拿过来,结果韩文清一个缩手,避开了他:“我来拆。”

兴欣的人都看直了,居然真的有今年的礼物!还以为韩文清已经放弃了呢!!到底送的啥啊!!于是他们热切的盯着韩文清的手,准备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机关。

一层,两层,黄色的邮递包裹被拆开了,里面露出的,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妈呀!!!!!”有女孩子已经开始尖叫了,很多人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叶修看了看韩文清手中的盒子,又看了眼韩文清:“接着拆。”

于是韩文清拆开了最外面的那层盒子,里面又露出一个丝绒的墨蓝色小盒。到了这一步所有人都猜出来了,哄闹声愈来愈响,简直要掀翻房顶了。

叶修又是平平地看了一眼,道:“接着来。”

于是韩文清打开了那个盒子。

是婚戒。

两款都是银灰色的男戒,在灯光下闪着金属特有的光芒,照得人有点晃眼。

“天哪!!!!!结婚!!结婚!!”有女生不约而同地喊起了口号,更多的是杂七杂八地吵闹声:“卧槽韩文清看不出来啊!!!”“老叶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他的!!!”“你们两个秀恩爱分得快啊!!”

叶修一概无视周围的杂音,他又是抬头,嘴角不快地下撇,问:“还不跪下?”这声说的比较轻,但还是被离得最近的几个人听到了,顿时一片骂声。

韩文清不屑一顾:“今年是你们输,真要跪也得你跪。”“呵呵,那不就是哥向你求婚了?”“要试试么?”“想得太美了。”“那还说什么。”

说着韩文清就拽起叶修的左手,力道不大,但叶修却也没有挣扎;然后取出一枚戒指,往无名指上套了进去。

“满意了么?”“嗯——大概——不满意。”叶修翻来覆去地看着左手,拖沓着尾音这样说道。韩文清好像没听到这句话似的,又问:“嫁,还是嫁,一个字。”

叶修轻笑,周围在此时已经安静了下来,就等着他的答复来收场呢。

他深吸一口烟,接着把烟踩在了脚下。张嘴,已经准备好发“滚”的第一个音节了。

然后被韩文清拽了过去,狠狠吻住了嘴唇。

「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叶修翻了个白眼,开始回应起韩文清来。

周围的尖叫声不断,然而韩文清和叶修的耳朵却很安静。

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罢了。

 

 

>>14

你当初是怎么知道叶修会同意嫁给你的?

“嗯?”

“他这个人说的话,你要是什么都信那就是你有问题了。如果他不想嫁的话,一开始就不会收我送的那些东西。”

 

你当初是怎么想着要嫁给韩文清的?

“啊?”

“诶……怎么说呢,每年只收一个礼物,不太爽啊!觉得嫁过去,每天零距离敲诈比较开心吧?”

“哈哈,你看老韩他脸都黑了。”

“嗯……大概只是因为,他是韩文清吧。”

 

 

>>15

——“嫁,还是嫁,一个字。”

——“嫁。”

 

 

                                                                                                             FIN.

————————————————————

终于摸完这条鱼了………………不行了马上就要考试了((LO主去好好复习了,这两天就先不更什么东西了(土下座

评论(35)
热度(333)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