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篇HE]剪切线[Chapter7-final]

♠ [Chapter 1-2]   [Chapter 3-4]  [Chapter 5] [Chapter 6]

※韩叶ONLY,HE

※架空,伪父子设定,年龄差大(12岁)


Chapter 07.「斩」

韩文清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当感受到唇上的那份湿热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竟然被兴奋和满足充满。不是惊愕,也不是恶心,竟像是得到了许久以来渴望的宝物那般的心情。于是他只犹豫了一秒,就放任自己在叶修的口中肆意掠夺。

韩文清在别人眼里总是冷酷霸道,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察言观色的能力。很早之前,或许是叶修十六岁生日的时候,他就觉得叶修对他的感情可能已经不是亲情那般简单了。然而这一猜测终归太过大胆,叶修没有表示,韩文清也不会多想。所以,叶修对他的所有任性、依赖,他都只是一如既往地当作小孩子的撒娇罢了。

像父亲一般对待他,像亲人一样爱他。韩文清觉得这种事情,就算叶修出格了,他也不会做不到的。

结果,还是陷了下去。

直到那人发出一声仿佛哭泣一般的呜咽时,他才猛然惊醒。

叶修,是他的儿子,法律名义上白纸黑字的儿子。而自己是他的父亲。

这一事实铁证如山,横在了两人之间。

“……操。”他很少骂脏,金融系的高材生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但这一次,他还是忍不住,从牙缝之间挤出了这个字。

猛地拧开水龙头,捧起水拍打脸庞。冰冷的水温总算让他平静了少许,他抬起头,镜中的男人盯着自己,眉宇间还是那份刚毅和坚定。他暗暗握紧了拳。

拿起毛巾擦干了脸与发尖,韩文清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浴室的门。

耳边传来人与人交谈的话语,从电器中传出的声音有些模糊和变调。韩文清侧目,看到叶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少年的眼皮半开半阖,流露着与以往别无他样的慵懒。听到韩文清开门的声音也没有半分的慌乱,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虚无一样。

韩文清一愣,继而会意。他走过叶修的身侧,平凡而平静地开口:“晚上想吃什么。”“嗯……哥想吃面。”叶修的口气懒散而戏谑,甚至偏过头,朝韩文清笑了一下。韩文清一愣,转身走向了厨房。

他松了口气,觉得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实在不应该犯下的意外罢了,它会随着时间的洪流,慢慢消失殆尽,让一切回归如初。

但这只是他的想法,却不是少年的想法。

 

叶修开始疏远韩文清。

暑假还没过去,虽然韩文清还是要上班,但两人在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无论怎样都少不了交流。所以当叶修开始疏远韩文清的时候,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事实。叶修不会像以往那样,在晚饭后和韩文清扯东扯西,拌两句嘴;或者在热到让人烦躁的夜晚,偶尔挤进韩文清的房间,共享一下空调的冷风资源,来节省电费;亦或硬拉上韩文清,让他陪自己打几盘网游。一夜之间,这些琐碎的小事都像是蒸发了一般,无处可寻。

韩文清觉得这是叶修在耍性子,不管怎样他们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都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叶修只是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偶尔犯了小孩子性子,过一阵子就会好的。

但就像之前说过的,叶修总有办法,打破你思维的极限。

八月,高二已经上起了补习班,提前进入高三的模式,于是叶修又开始住校。距离感有坏处,也有好处。高一刚开始的时候,叶修虽然嘴上不承认,说一点也不想家,学校里没了韩文清他过得更自在。但韩文清看得出来,他是留恋这个似是似非的家庭的,所以每次叶修死鸭子嘴硬的时候,他都只是笑笑,摸摸叶修的头发。

于是韩文清觉得,有了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之后,一切就会好起来。

但当他礼拜五回家之后,收到的只有一条电话留言。苏沐橙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尴尬和不安,她结结巴巴地说道,叶修在他们家,这个周末大概是不会回去了。韩文清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就挂机了。

到目前为止,叶修的这一切举动,在韩文清眼里还属于小孩子耍脾气的范围之内。

接着,第二个周末,叶修也没有回家。第三个、第四个……两个月之后,苏沐橙都已经不再给韩文清留言了。或许是因为再这么干会感到太过尴尬,也或许是叶修阻止了她的这番心意,总之,韩文清再也没收到苏沐橙的留言。

他们好像回到了最开始的那副模样,韩文清为了工作东奔西走,无暇应即家事;叶修住在苏家,过着没有监护人管束的日子。似乎那将近三年的日子,只是一颗闪耀着光斑的泡沫罢了。

韩文清不是没有想过去把叶修找回来,毕竟那人身处何处,他知晓得一清二楚。但就算他去了哪里,又能对叶修说些什么?又怎样才能把他劝回来?再退一步说,真的有把他劝回来的必要么?回到家里,接着冷战,接着无言,这样的结局,就比现在好的到哪里去?

他了解叶修,就如叶修了解他。这个心结,只能由叶修自己去解开。韩文清从不做无用功,以前这样,现在也这样。

家里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周末里不会有人吵着要吃晚饭,节假日不会有人拉着自己打网游,每天晚上也不会有人偷摸着给自己发短信。一切都恢复了从前的模样,没有什么奇怪的,韩文清这样告诉自己,强迫自己适应起没有叶修的日子。

 

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韩文清只见过叶修两次。第一次,那是在寒假里的某一天,刚刚下班回家的韩文清,在家里撞见了叶修。

「变瘦了。」这是韩文清的第一反应。快接近成年的男生显露出成熟男人的棱角,不再是从前那副少年的模样。叶修刚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看见韩文清,好似是下意识般拿掉了嘴角的烟。

继而一愣,又把烟叼了回去,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去,近乎刻意地避开韩文清,然后走出了家门。韩文清在这短短的几秒里没有动作,也没有话语,只是看着前方,好像叶修根本没有来过似的。

他们心照不宣,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之后的整个寒假韩文清也没再见到叶修。苏沐橙在新年的时候来了个贺电,韩文清回谢之后,刚打算挂断,苏沐橙却又开口了:“叶修……”听到这两个字他条件反射般地一怔,又接起了话筒。

“叶修……他过得挺好。还有……他很想你,真的。”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良久,“嗯”了一声,接着挂断了电话,苏沐橙叹了口气,看看身后被哥哥拖去醒酒的叶修,觉得心莫名地被攥了一把。

 

而韩文清再一次见到叶修,是在五月二十九日,叶修的十八岁生日。

 

 

Chapter 08.「别」

韩文清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叶修站在门外,手里举着一瓶会稽山,晃荡了两下。

十八岁的叶修扯开一个笑脸,久违的嘲讽语气在耳边响了起来。“老韩,喝一杯呗?”

韩文清敞开了门,叶修轻车熟路地进了家门,好像他从未离开过一般。

 

叶修拿出两个酒瓶,都满上了黄酒。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谈着天,说学习,说生活,说工作。叶修跟韩文清谈高考复习,偶尔露出几个讽笑,韩文清会用拳头碾他的额头;韩文清告诉叶修他又升职了,叶修会时不时的插嘴,和韩文清拌起嘴来。

好像叶修从未离开过一般。

韩文清知道自己不会喝酒,工作中的应酬也是能推就推,也亏他长了这么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很多时候别人都是不敢强迫他的。他也知道叶修不会喝酒,或者说不能喝酒好了,只要喝上一小口就会神志模糊,昏昏欲睡。

但他们还是像没事人一样,一边聊着琐事,一边喝酒。黄酒很快就见底了,韩文清又起身,去厨房里拿红酒。回来的时候看到叶修双臂枕着脑袋,趴在桌子上,肩膀有规律地起伏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韩文清看了一会儿这样的叶修,觉得好像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叶修也是这样,躲在小巷的角落里睡着了,然后被自己捡了回来。当时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这个答案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无从得知了。

「该回来了吧。」

他走上前,轻轻地,用手覆住叶修的发顶,揉了起来,像是三年间他一直习惯的那样。

接着猛然,被少年握住了手腕,发狠地用力向下拉去。韩文清一愣,差点是没有站稳,扶住了桌沿才直起身来。右手手腕还被捏在叶修的手里,少年被禁锢在他的两臂之间,就这样看着他,眼里没有那份懒散,也没有醉意。

“老韩,你喜欢我。”

一句话就让韩文清憋起了一团火。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是你爸。”换来的只有少年的嗤笑。叶修笑够了,接着又往前凑了凑,开了口:“那那个吻算什么?”

韩文清无言以对,像是每一次和叶修打嘴仗那样,只能锁眉,带着怒气地看着他。

叶修又是笑了笑,再往前挺身,这一次几乎是贴着韩文清的耳朵了:“韩文清,我也喜欢你。而且,你早就知道了。”混合着酒精的热气喷在韩文清的耳边,像是咒术一般缠绕着他。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的时候,竟有几分颤抖:“叶修,你知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

十八岁的少年在韩文清的耳边大笑起来,笑得浑身都在颤抖,韩文清的眉头皱的更深,支在木桌上的左手搂住了叶修的腰,好像是想借此让他缓和下来。

“老韩,何必要逃呢?”

叶修终于是慢慢停了下来,他放开韩文清的手,退开了一点,盯着韩文清的双眸,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

“韩文清,我已经十八岁了。”

“我叫叶修,不是你的儿子。我是你的……”

故事在这里开始失控。

韩文清吻上叶修,急躁而又霸道,容不得一星半点的异议。叶修对这个发展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双手缠上韩文清的脖颈,努力跟上那人的节奏,回应起来。吻久久不能结束,韩文清就着这个姿势横抱起叶修,往卧室走了过去。

被抱起来的那一瞬间叶修觉得天旋地转,不知道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脑子里昏昏沉沉,回荡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几句碎片般的歌词。


「你将留名历史、与大犯罪者同列;

那样的话、岂不是、哀莫大焉。」※2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晨曦。

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叶修皱了皱眉头,往被子里钻去,猛地,碰到了身边的人。

叶修一愣,尔后满足地笑了起来。

「终于……说出口了。」

韩文清还没醒来,睡梦中的表情意外的柔和,那双吓人的眼睛闭起来之后,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番景象。叶修笑得更加开心,都快出声了。他仰起头,轻轻地,在韩文清的唇上嘬了一下。

然后翻身,坐了起来。

「那么,走吧。」

关上大门的时候叶修没有一点的犹豫,就那样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好像他们从未相遇过一般。

 

 

※2:节选自P.I.N.A.《レッド・パージ!!!》



Final Chapter.「剪切线」

“经理!!!!”宋奇英慌慌张张地跑进办公室,差点左脚绊右脚摔倒在地,韩文清看到了忍不住皱起了眉,下一秒就开始训话:“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要稳重,慌慌张张的怎么能把事情交代清楚?”

宋奇英冷汗都快下来了,被韩文清训话的下场可想而知。幸好韩文清没说多久,便问起了他慌张的原因。宋奇英擦了擦额头:“是这样的,上面给您配了个助理,今天就要到了。”韩文清又是皱眉,身周的气压又低了几分:“这点小事也需要像你这样惊慌失措?”宋奇英大力的摇了摇头:“这个助理实在是有点奇怪,履历好的令人出奇,这样的成绩就算来应聘经理也不为过……上面是这么说的!!但这人说一定要当您的助手,我们都觉得有点奇怪……”韩文清听着听着也觉得有些蹊跷,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又问:“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毕业的?”宋奇英“啊”了一声,递过来一份文件:“您亲自过目,这是那人的资料……经理?”

宋奇英吓死了,因为他们韩经理笑了,笑出了声。

 

35岁的韩文清,坐在办公室里等人。

已是午后三点,早就过了一般人的上班时间,但韩文清就是觉得,那人要来了。

“经理,你要的整合资料。”

慵懒的声线带着些许的鼻音,听到这声音就仿佛能看见那人永远睡不醒一般的眼神,和略带嘲讽的笑容。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递上一杯咖啡。

韩文清抬眸,看见了23岁的叶修。曾经的少年弯下腰来,扯过韩文清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带。

“顺便还送一个男朋友。”

于是之后的一切,都融化在了唇齿之间。

 

 

                                                                                                             FIN.

————————————————————

爆了个字数,总算是写完了【x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会有一个R18的番外(´・ω・`)没错纯R18……

因为和基友赌球赌输了被罚的【x【办公室PLAY,干脆就用在这里了[拜拜.jpg]我知道总觉得这结局写得不明不白的,所以在番外里一起说了呗【【【你TM【【【【【。

今天还要赌球,我赌德国!!!!!!!要是再不赢我就再写R18!!!!!【【【别立FLAG了

明天要回校,要是回来之后还活着的话就写番外_(:3」 ∠)_

最后,感谢各位的阅读(´;ω;`)

————————————————————

♠ [Extra Chapter.]

评论(12)
热度(74)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