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短篇BE]我欠你一场世纪婚礼[FIN.]

※伐开心,要报社。

※总觉得有些意识流。


>>1

苏沐橙是第一个到场的。

她看了看四周,想着你还真是拉仇恨拉到没朋友,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到。她笑了笑,这一下让满是皱纹的脸看起来像是布满了一道道悲怆的沟壑,走到台前,把摆在桌上的那瓶酒换成了橙汁,嘴里念念叨叨:“到底谁布置的啊……都不知道你不会喝酒么……你要是在的话,一定会对他说个不停的吧?”

“是吧,叶修?”

 

>>2

吴雪峰是第二个到场的,他看到蹲在台前的苏沐橙,猛地恍了神,然后走上前去,站在了她的身旁。苏沐橙盯着你的照片出神,时而弯下眉脚,时而又呵呵地笑出声,一时半会儿还没发现吴雪峰来了。直到吴雪峰嗓子忽然一阵不舒服,咳嗽了一声,她才抬起头:“呀,你来了啊,抱歉我都没发现呢。”“没事,就我们两个人么?”吴雪峰说着扶了一把苏沐橙,让她站起身来。“都还没到呢,不过他说过不需要请太多人的。” 吴雪峰笑笑,眼角的皱纹也是难以掩盖:“倒是挺像他的作风。”

他们找了两把凳子坐下,喝喝绿茶聊聊天,倒也自在。说说最近的天气太过炎热,简直不像冬天;谈谈自己的孩子;聊聊他们曾经获得的,也会一直被铭记的那些荣耀。荣耀停服了,就在你离去之后的第二天。那些鲜活的角色和广袤无垠的大地,如同他们慢慢僵硬衰老的双手一般,随着时光的消磨终是湮灭了。

如果你在的话,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他们望向你的照片,照片里的你被定格在28岁。那段峥嵘岁月,是你一生的骄傲,也是那些与你一起征战沙场的挚友的骄傲。

唐柔来了。

就算已经上了年纪,但她的步伐还是如同年轻的时候那样,轻捷而优雅。她的脊梁还是笔直的,目光直视前方,仿佛就算面前有千难万险也不能阻挡她的去路。她看到苏沐橙和吴雪峰,打了声招呼。接着她看到了你的照片,轻哼一声,然后从怀里掏出了香烛。手脚麻利地点上了香,接着双手合十,闭目冥思。再睁开眼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豁达。

你如果在的话,一定会在这时候拍拍她的肩膀吧,告诉她,这些年来,你一直做的很棒。但是这些,不用你亲口说,她也能领会到。

人还没有到齐,他们又开始聊天。变了,都变了,你不是最先离开的人。曾经的队友里,陈果和魏琛先走一步,去那边等你一起搓麻将了。其他战队里也有不少人已经走了,人数太多,他们都记不下来了。年纪大了,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记得一清二楚的了。

但是没变,好像什么都没变。他们还是像那样热切的聊天,如同最亲近的亲人一般。好像只要这些人聚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坎不能越过。略显窄小的房间里时不时地传出笑声,外面的人可能根本不会想到这是一场追悼会。

这样很好,你会很满意。悲伤只会勒住人们的咽喉,绊下人们的脚步,你不喜欢,他们也不喜欢。所以你如果在的话,也会跟着他们一起笑出声来。

“那家伙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这样,哈哈,怎么说他都不听……”苏沐橙越说越小声,其余两人有些诧异,顺着她的目光朝门口看去,继而也是一阵沉默。

韩文清来了。

 

 

>>3

“是肺癌。”

苏沐橙说到这里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电话里的声音瞬间变得断断续续地,还有些咬字不清:“已经扩散了,医生说……还有六个月。”

“嗯。”电话里传来韩文清淡淡的声音。他不会安慰人,如果是在面前的话,他也许会抱着你的肩头,用体温来温暖你;但在电话里,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苏沐橙知道,也就不怨他。

“来看看他吧,他……一定很想见你。”

 

见你么?

韩文清怔怔地出神,下意识地握了握已经挂断的电话。是啊,不去见见你么?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吧。

但是,见到你的话,又该说些什么呢?

「他一定很想见你。」

哦,那么,就去吧。

 

于是就站到了你的面前。

你躺在病床上的样子真是可笑,戴着呼吸机,如同熟睡一般紧闭双眼。韩文清看着你,却想起了别的事情,想起了那年夏天,你安静地躺在他的手边,沉沉入睡的模样,竟也是这般的娴静。

明明已经老去,风华不再,有些东西早该忘却,却总是忘不掉。

你睁开眼的时候韩文清正对着你出神。你笑了,笑得与从前别无二样;你开口,声音透过呼吸器,有些变调发闷,但那语调却从未改变:“老韩,怎么了啊这是,看哥看傻了?”

韩文清骤然回神,接着哼了一声,道:“嗯,看你这样子确实挺傻的。”你笑出了声,声音像是老旧的风箱一般,似乎下一秒就要咳嗽起来。韩文清却也跟着你笑,淡淡地笑,然后平静地看着你。

你止住笑,大喘了两口气。又是沉默,除了机器的运作声和走廊里别人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半晌,又是你开的口:“老韩,哥现在可没工夫陪你折腾了。这一局,算我让你了。”韩文清“嗯”了一声。你还想开口,但却感到额上一热,是他的手覆了上来:“作为报酬,就陪陪你。”

你一愣,然后释然般笑了起来。接着闭上眼睛,沉沉睡去,像是被包裹在温热的流水中一般。

像是在很久以前的那个夏天里,你在蝉鸣声与斑驳的日光之下,在他的怀里沉沉入睡。

 

 

>>4

韩文清看到他们,什么话也没说,点了点头就兀自坐了下来。

气氛有些沉闷,谁都没有开口。苏沐橙这时低着头,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抿着嘴唇,好像在极力忍耐哭泣似的。唐柔坐在一旁,眼中有说不清的味道,时不时看看苏沐橙,又看看韩文清。

最后,还是吴雪峰开的口。“韩文清,你……”可说了这四个字之后,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走的时候,挺安详的。”侧目,发现是苏沐橙开了口,却也只是这样的场面话。韩文清却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韩文清知道,就算他不在,他也能知道。因为你曾经说过,就算死亡来临,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死亡剥夺一切,死亡屏蔽你的双眼,死亡将你拉入永远的黑夜:这样想想,死亡是多么的甜美啊。他那时伸出手,将你拥入怀中,小声地骂了句“别瞎想”。

可你当时如同星辰般的眼睛,他怎么能忘得掉。

气氛又沉闷了起来,谁也不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吴雪峰看看他们的模样,叹了口气,起身道:“我先去……”“哎呀!!对了对了,就是这里!”

是黄少天。他咋咋呼呼地就进来了,一点儿也没有变。“呀,苏姐!你们都在了啊!”黄少天身后又有声音响起。苏沐橙抬头,发现是兴欣最初的那些队员们:“都来了啊!挺准时嘛!”

人齐啦。苏沐橙在心底对你说,说完甜甜的笑了,恍然间,竟让人看见了她年轻时的那副模样。

嗯,那就开始吧。你轻轻对她说,也是露出了,那从未改变的笑容。

 

 

>>5

你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虽然短暂,但也确实是婚姻,而且是幸福的婚姻。

他来参加你的婚礼,手里捧了一束花又捏了一只红包,看起来总有几分滑稽。你见到他的时候,没有任何悬念地笑了起来,然后说,老韩,真不适合你。韩文清什么也没说,把花摆在了门口,又把红包塞进了你的手里,就擦肩而过了。

动作快到,你差点听漏了那一句“恭喜”。

人们笑着,哄闹着,说没想到你居然也能结婚,到底是怎样的女孩才会被你骗到手。你笑笑,说羡慕的话就别拐弯抹角,直说不就得了。又得到一阵嘘声。

新娘在这时候梳妆完了,走了出来。她很美,漂亮得让所有人啧啧称奇,这反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走过去,自然而又大度地牵起她的手,得意地朝别人挑挑眉毛。

韩文清也在人群之中,你的眼神扫过的时候,在他的身上多留了一会儿,就只有一会儿。然后又移开了。因为在韩文清的眼中,你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切进行顺利,每一步都完美无缺。你牵着新娘的手,到每个酒桌前敬酒。今天可是个大日子,不喝酒真的不行了,再说,你也退役很久了,那就喝吧。

走到霸图那桌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为了给新娘面子,嘘声小了很多。你笑了,说今天好像不太对劲啊,你们都被人掉包了么。这才让嘘声大了些。不知有谁混在里面,说了句话:“没想到韩队和你,居然是你先结婚。”你愣了愣,接着又是嘲讽起来:“是啊,说了多少次了,老韩不如我啊。”

于是嘘声更大了。

可韩文清这次却没有反驳,意外地没有反驳。他站起身,手里拿着杯黄酒,朝你举了举:“祝福你们,你们很相配。”他说的很干练,却又紧紧盯着你的双眸,眉宇之间满是柔和和灿然。你弯起嘴角,也是淡淡地说了句:“谢了。”就仰头干了手中的酒。

别人都在感叹你们之间居然也有这么和平的一幕,而你却在心底苦笑。

有些事情,你就是迈不过去。

 

后来你的婚姻是怎么结束的,你也不想再回忆了。只是偶尔有人提及的时候,你的眼底会黯淡几分,眼帘微垂,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

然后你说,大概只是习惯一个人了吧。

 

 

>>6

说人都到齐了,其实也没有多少人。十多个人坐在台下,东拉西扯些什么,反正有黄少天在永远不怕没有话题这个问题。直到苏沐橙上台了之后才安静了下来。

老妇人坐在台上,用不大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着,说着你的一点一滴。没有稿子,没有大纲,她就是想起什么就说什么。说你刚刚打荣耀的时候,和她与苏沐秋一起混日子的事情;说你三连冠的时候那般的意气风发;说你从嘉世退役后,再一步一步登上顶点时,那喜悦的神情。台下的人会附和,会惊讶,会嘲讽,好像就是你在跟他们说话似的。

“你们别这样啊,他说了,别一天到晚想着怎么嘲讽他了,再怎么想也是赚不回来的,他都嘲讽你们一辈子了。”苏沐橙有些得意地说着,仿佛这是件值得吹嘘的事情似的,神情与你如出一辙。台下喊骂声一片,但苏沐橙却停了下来,再没开口。

人们觉得奇怪,又都停了下来,看向台上的苏沐橙。苏沐橙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半晌,开了口:“他说……他说你们偶尔也得说些好话,毕竟他都已经……已经……”苏沐橙怎么也说不出下一个字,就顿在这里,一直哽咽。

“他说他其实很感谢你们。我知道的,他一定觉得你们都是最棒的朋友,不管是身为对手,还是身为队友,还是……”苏沐橙又说不下去了,她还是哭了。这下糟了,你不喜欢她哭泣的样子,得快止住眼泪才行。

但如果你在的话,一定会将她抱住,轻轻地安抚她的后背,告诉她不要哭,再哭下去就不好看了。这样她就会破涕为笑,再也不哭了。

气氛压抑起来,在场的基本都是男人,不会哭,却也不代表他们的心情不会沉重。你留给他们的回忆实在太多,让每个人都在心中给你记上了重重的一笔。

唐柔拉着苏沐橙下台了,这样下去她也没法说话。这下该怎么办呢,虽然你不喜欢刻意的仪式,但没有一个主持人,这追悼会还能开下去么?

“我来吧。”

是韩文清走上了舞台。

他们有些错愕,但却也觉得,这是个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要是你在的话,可能会皱起眉头,然后对韩文清拳脚相向让他在台下安分点待着。但很可惜的是,你已经不在了。

骚动又平静了下来,或许是韩文清总是自带一种特殊的技能吧。他坐在台上,看看身侧你的照片,然后又看看台下,忽然地笑了。眼角堆起些许的皱纹,有些干瘪的嘴唇微微勾起,这幅模样,你还没见过吧?

人们屏息凝神,准备听韩文清有什么话要说。接着,听到了他低沉的嗓音。

“他这一辈子,一定过得比我幸福。”

 

 

>>7

老韩,我们还是不见面比较好,对么?

你看着他,笑吟吟地这样说道。

 

你们在交往么?所有人都这么问。可你和韩文清的回答,从来一模一样。“没有,从来没有。”那你们每天都在一起干什么?所有人又接着问。而你笑笑,说我跟老韩比较要好,轮得到你们羡慕?

所有人都闭嘴了,因为他们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来。即使你们相知,你们相伴,你们厮守,你们看起来就像每一对美满的情侣一样,但如果你们都不想承认,那再怎么煽风点火也是无用功。

毕竟,你们两个都是固执的人。

 

最初是你点的火,将蜡烛熊熊燃烧,自私地与那人定下契约。韩文清没有怨言,在你问取他的意见的时候,说既然你想这样,那他就奉陪到底。

一开始只是猛然间的冲动,那一瞬的念头推动着你们走在了一起。但冷却下来后,一切都不对,一切都出格了。

你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就此和韩文清一起相伴终生,又该是怎样的一副光景。但你也只是想想罢了,你知道不会有那个机会,你知道他终将离去,因为你们相恋这件事情,本就是不允许的。固执己见,承受日后的一切压力,再慢慢疏远,分离,破裂,这种结局真的有必要么?你不喜欢做没有胜算的事情,韩文清也是。

那就斩断吧,干脆利落地斩断。你这么想着,把那句话说出了口。

 

老韩,我们还是不见面比较好,对么?

说出这句话,是在夏天的家中。你们两都退役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够久,久到足矣让你回味一辈子。差不多了,既然从一开始就没决定要背负艰难,那又何必这样藕断丝连?

韩文清看着你,说既然你想这样,那他也无可厚非。你笑了,说老韩,你只有在这种时候最让我觉得省心。

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能明白你的意思。

 

你很自私,挑起了一切,又擅自结束了一切。看起来,你拿得起放得下,如同超凡脱俗一般潇洒自在,没有半点忧愁。但或许他也很自私,他也只是想搭个便车,不劳而获罢了。于是故事在这里,戛然而止。

这是一个,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的,爱情故事。

 

 

>>8

韩文清说完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连黄少天也没有接嘴。

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你和他的故事,这个故事看起来像是一出闹剧,但他们都是它的观众,心底总对这个故事有些特殊的情感。

韩文清看到他们这副样子,摇了摇头,又开口:“他一定不会想看到这幅模样。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没什么坎是迈不过的。”说着,他弯腰,从地上拿起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拿出的是一瓶白酒。

“来,喝点酒。”

 

虽然退役了很久,但还是有不少人不会喝酒,而且还是白酒,可能一杯下去就已经倒地了。但如果你在的话,一定会嘲笑他们的吧?一定会变着法儿让他们喝下去的吧?

于是不少人都醉了。一瞬间话也多了起来,谈天说地,就好像你也在他们身边,和他们一起聊天似的。唯一清醒的吴雪峰有些哭笑不得,这追悼会开的也太没水准了,一点气氛也没有。但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很满意吧?

 

韩文清还是坐在台上,小口小口地喝着酒。他看着你的照片,怔怔地出神,想起的都是与你度过的那些日子。然后他想起那天来探望你时,苏沐橙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叶修会变成这样,绝对是因为他还一直爱着你。你也一样,什么也别说,我看得出来。否则你怎么会一直不结婚呢?”

“既然如此,你们当初的那番决策又是何必呢?”

 

 

>>9

第四赛季结束的时候,你敲开韩文清的家门,说老韩,我一不小心走丢了,你知道我没有手机的,干脆借宿一晚呗。

他同意了,于是你进门,吃了晚饭又洗了澡,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你又说,老韩,挤挤呗,反正你床也够大。接着他又同意了。

然后在床上,他翻身将你压在身下,吻你。

你们两个都是聪明人,都知道彼此是什么意思,既然知晓,就没有挑明的必要。没有任何提示和指令,好像生来你们就会选择这条道路一般。

但是你说,这不对,这样下去不会是个好结局。他同意了。你们两个都是聪明人,都觉得自己选择了正确的方法,都认为自己能把握好自己的情感,不会就此跌入深渊,一蹶不振。

你们都是聪明人,总认为自己,不会像自己想象那般爱着彼此。

但人无完人,总会有出错的时候。

 

 

>>10

韩文清突然觉得,其实你们两个都是无可救药的笨蛋。总觉得自己走的道路,做的选择是正确的。却从未想过,如果换一条路走下去的话,一切将会有怎样的不同。

于是直到现在才想着要反悔,想着要重来。但这样的机会,又怎么可能得到。

韩文清站起身来,凝视着前方,好像你就在他面前似的。他举起酒杯,张了张嘴,好像是要说什么,却也没有说出口。只是仰头,将酒喝尽罢了。

半夜的钟声就在这时响起。今天是元旦,是一个新的世纪的第一天。是你们相遇后的第四十六年,分开后的第三十一年,相恋的第四十二年。

韩文清看着你的模样,笑了一下。

原来你我,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

 

 

>>11

叶修,我大概欠了你一场世纪婚礼。

但这个债,我永远也换不起。

毕竟,无论有什么原因,只要错过,就再也回不去了。

 

 

FIN.


评论(29)
热度(106)
  1. 鹤船时筑偃湖 转载了此文字
  2. 苏沐橙夜游灯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