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打]TOXIC

窝来交粮啦[x] @八八八八八八 阿八你看我乖不乖[xxxxxxxxxxxx]

好久不写欧美风,先让LO主来找找手感【x

※起因是因为阿八的

※蛮短的,韩叶ONLY

 

 

“Hey,混蛋们,池子里来新鱼啦!!”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让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哄闹声就快掀翻房顶。

“小子,到我们这儿先得跪下认老大,懂么!!”“这家伙表情挺不错啊!哈哈,一看就是个sister。”“他妈的臭狗都别给我叫,他一看就是个1!!得来我这房!”“Fxxk off You bitch!!”“Damn it,有你这么看人的么!!”

不知怎的,喧闹声渐渐安静下来。带路的警员有些错愕,每次这监狱里要来新人,被关在这里的饥渴男人们总会大吵大闹一番。刚上岗位的时候还会管教几次,多了之后也见怪不怪懒得理了。他在这儿待了五年,从没见过有哪次是这批囚犯自己安分下来的。

于是他转过头,发现跟在身后的人正睥睨着刚才叫嚣地最响的人。那是这里的老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连警员也不例外。而现在,那人正被盯得有些六神无主,额角泛着点冷汗。

“Fish,你他妈这是几个意思?!”角落里传来一声叫唤,应该是那人的手下在帮头儿出气。立刻又响起几声咒骂,有人附和了起来。

“Hey,hey,我说,这家伙怎么看着有点眼熟?”猛地有个声音盖过了所有人,刚才咒骂的人都停了下来,开始认真打量这人。接着听到有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喊了起来:“FXXK IT!!是‘BIG TIGER’!!!那杀手!!”

 

“一会儿会有人来,别乱搞什么岔子。”警告了一下韩文清便出门反锁上了门,警员舒了口气,终于不用跟这人打交道了。说实在的,他真是不想再看见这东方人的眼睛了,每次都让他心惊肉跳的。

接下来还是教给长官吧。警员耸耸肩,抄起棍子往监狱的方向又走了过去:“都给我出来放风,混球们!!”

 

韩文清动了动被锁在椅背后的双手,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

审讯室的光线有些昏暗,他坐在一把硬而旧的椅子上,面朝的是一块巨大的玻璃。审讯的人还没来,韩文清就盯着这块玻璃思索。上次看到这幅光景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被抓了进来结果又一举越狱,从此“名声大震”,在FBI那里狠狠记上了一笔。转眼间那么多年过去了,有很多事情都变了。

包括这一次被抓进来的理由。

话又说回来,他觉得这次审话有些怪异。按理说FBI要是抓到他这等逃犯,直接往牢里一扔接着让自己等着死刑日期就成了,现在还来问话,说实话,根本没有必要。除非……

他皱了皱眉,钥匙旋开门锁的声音在这时响起。对,没错,除非有人看出了他的意图。而能做到这一步的,也只有……

“这身衣服还真适合你啊,老韩。”

叶修。

韩文清不着痕迹地扯了扯嘴角,好像是笑了。

叶修从后面走上来,接着坐在了他的对面。他的眼底笑意正浓,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半是含笑地开口:“怎么样,再一次被抓进来的感觉不错吧?”说完竟是径自嗤笑了起来。韩文清看他这样也是笑了起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拜你所赐,舒服得很。”“药磕多了脑子也不灵清了么,上次抓你进来你可不是这幅表情。”叶修俯身向前,半真半假地摇了摇头,好像真的是在惋惜什么似的。

 

他们认识了十年,或者说敌对了十年。上一次韩文清入狱就是因为叶修,当时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而叶修执意要关他终身监禁。“老兄,相信我,要不这么做你准得后悔。”他当时这样对上头的人说道,却没有被人听取。可不是么,谁会在意一个小片警的话?然而事实证明,他的话就是不能不信。

时光飞逝,他们又在这里见面了。不过显然,这并不是什么感天动地的重逢。

 

韩文清皱了皱眉,答道:“‘老妈子’那帮人不归我管,你知道的。”“天知道,我跟你多久才见一次,是情人都要变心了吧。”叶修看似认真地答道,然而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而且每次的见面都是诡异而无言。要不就是叶修变装潜入组织结果被韩文清识破,要不就是韩文清领头做任务的时候被叶修撞上,每一次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开打,声音隔着两个街区都听得一清二楚。手下有次和叶修开玩笑,说叶领,你们那儿有个故事叫牛郎织女是不,你和那家伙每次的见面可比他俩见面轰烈多了。

只有一次,韩文清在地下交易的聚会上撞见了叶修。那时他好像被迫溜了冰,新型安非他命的药效上来,致幻的效果大得很。那人半跪在在洗手台前,用冰镇的朗姆酒一瓶瓶地往头上浇,脸上也说不出有多少是酒,多少是汗,多少是泪。

韩文清看到他的时候又是无言,但这一次不是打开沙鹰的保险对准他,而是一把搂住那人的腰,直接背了出去。

“交易结束了。”他这样向对方解释。叶修作为FBI核心警员,这张脸可谓是被全体成员认了个准。而现在他趴在韩文清的背上,只露出的一小块皮肤微微泛红,还小声地喘着气。对方只以为是韩文清在这儿钓了个人,一看韩文清那发黑的脸又是吓了一跳,没起疑心就散了会。

韩文清背着叶修一直走了半个街区,确认没有人跟着才拐进一家旅馆。直到进了房间,一直一言不发的叶修才终于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无言:“我说,老韩,你这样做真的好么?”

韩文清一愣,回头看看,刚刚还在致幻作用下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皱着眉头,有些吃力地笑着。韩文清拧眉,脑子里一阵火气,就直接把这人扔在了床上。“啧,轻点儿,你这么恨我啊?”“只要走黑路的,谁不恨你?”韩文清面无表情,陈述这个伤人的事实。叶修干笑了两声,抬起手擦了擦汗。

又是无言,像以往的每一次见面一样,总是沉默。他们之间就算不用语言,仿佛也能知道对方的心思。像现在,叶修缓过口气,又一次开了口:“这样真的好么?”“这样是怎样?”“啧,老韩你别装傻。”叶修用手肘支着床褥,稍稍坐了起来,“你现在不杀我,真的好么?”

确实,叶修对于杀手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没有人比与他针锋相对的韩文清更了解这点。眼下,安非他命的药效远远不会过去,韩文清要是现在动手,叶修立刻就能人头落地。

叶修笑笑,好像当下的事态对他全无不利似的,他歪歪头,等着听韩文清的后文。

然而韩文清没有动手,只是淡淡地接道:“睡觉,新型安非他命的后劲很大。”叶修一愣,完全不明白韩文清话里的意思。然而他说的那些话好像是预言一般,话音刚落,第二波的致幻效果就又来了。

韩文清看着满头虚汗的叶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下的去手。或许只是觉得这样的叶修没有战胜的意义。他皱眉,这样告诉自己。接着起身,走了。他已仁义至尽,或许还做了其他多余的事情。

却不知道身后的叶修也是露出了笑容。

 

叶修抬手,点起了烟。韩文清一皱眉头,开了口:“别抽烟。”“别啊,老乡,这是我的地盘儿。”叶修和韩文清都是华籍美国人,这件事他们很早就已经摸清对方了,“一个杀手竟然讨厌烟,你也真是够可以的。”叶修又道,眼里满满都是戏谑。韩文清挑眉:“在我那儿吸烟可是要断药的,想试试?”

叶修哑然失笑,接着站起了身。韩文清对他的举动毫无意见,眼皮都没跳一下。叶修越过桌子,接着走到了韩文清面前的桌沿边,用手臂一撑便坐到了桌子上。深色的警服衣摆被微风旋起,下一秒叶修屈起右膝,一脚踩在了韩文清身后的椅背上。弯腰凑近,就这样近距离地与韩文清对峙。

“那么,进来的目的是什么,en-huh?”

韩文清挑眉,不置可否。

 

叶修说的没错,他假装被抓进来,确实是有目的的。一个月后组织会在这附近进行一场大型的交易,他需要知道FBI的动态和作息。这才假装落入虎口,来到这狮王的牢笼。

叶修就保持着这个姿势,逼近韩文清等待他的答案。这模样真是要多流氓有多流氓,要是拉个纯良的市民进来指不定就觉得叶修才是那个通缉罪犯。韩文清面无表情,公式化一般地答道:“有任务。”这三个字能代表的范围实在太广,说他没有说实话,还真是冤枉。

叶修也是挑眉,深吸一口气后用手指夹起烟,接着尽数喷在了韩文清脸上。韩文清被这一下弄得有些呛,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微微抬头盯着叶修看。“老兄,做个爽快人有这么难?”叶修又是凑近,拿烟的右手搁在膝盖上,左手则扯起了韩文清的领口,拖沓着调子问道。

韩文清看着叶修笑盈盈的表情,接着目光往下,看见叶修被隐在贴身的警员制服下的锁骨,然后是是被卷起的袖口——那露出的半截小臂肤色白的不正常,仿佛没有一丁点儿的亚洲血统——戴着皮质黑色无指手套的骨干分明的手正抓着自己的衣领。再是如裙边一样的衣摆以下,收在紧身长裤下的长腿,和撑在他太阳穴边,带跟的黑色皮靴。

韩文清突然觉得,外面那些豺狼虎豹般囚犯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真是可惜。”叶修好像是没注意到韩文清的目光,叹了口气又说了下去,“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只要我在当监狱长,我还真不认为你能捞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他抬头,挑衅一般的看着韩文清,却没有看到意料中那愤怒的眼神。

他一怔,下一秒韩文清就盯着这个机会扑了上来。叶修条件反射地想要擒拿,然而韩文清微微侧头,竟是咬上了叶修的脖颈。“……FXXK!!你他妈!!”叶修一惊,出口就是脏话。韩文清却是死咬住了那块皮肤,吸吮了起来。啧啧的水声开始在房间里回荡,不消片刻便留下了一个暧昧的红印。韩文清眯起眼睛,满意地又坐了回去。

叶修摸摸那一侧的脖颈,上面还有不自然的热度和一些水渍。他蹙起眉头,笑了起来:“老韩,几个意思?”

韩文清挑眉,接道:“我来试试,能从你手里拿到什么东西。”

 

看来接下来的一个月,除了获取情报,还有其他更有意思的事情要做。

 


FIN&没有后续啦^q^

 

如果真的要有后续的话……

叶修:你能从我手里拿点什么?

韩文清(张翰总裁脸):你的心。


有妹子说受不了毒枭的设定,这里就稍稍修改一下,改成杀手OTZ


评论(13)
热度(43)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