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打]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

※小短文

※标题也没啥意思,就是HW昨天投的这首挺好听的,用一下呗……(.

※韩叶,有魏果,原创角色有。设定是在韩叶退役之后

 

“帮我去接一下阿莹。”

叶修看到QQ上这条消息,皱了皱眉。“怎么?老魏和你都有事?”片刻,收到了回复。

“嗯,走不开。”“那怎么就找上我了呢……”“全战队就你最闲,快给我出门走走别一天到晚烂在家里。”“别啊老板娘,这天气多热啊,你是在要我命啊。”“废话少说!!”

叶修不说话了,他知道再扯皮下去他的原老板娘就要发飙了。

但叶修又是何许人也,要死也不能一个人去送死。

 

阿莹是陈果的女儿,今年6岁,生得水灵又聪明,煞是惹人喜爱。有了她之后连魏琛都变了,猥琐的气息收敛了一大半,看上去就像个成功爸爸一样,虽然在那之后叶修也不止一次吐槽过他衣冠禽兽了。

“……所以,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叶修抬头,撞见的是韩文清的眼神。他笑笑,摆了摆手:“怎么样,挺可爱吧?是不是可以净化你的心灵?”韩文清的眼皮跳了几跳,没打算和这人扯蛋下去:“来这儿干嘛呢?”还是先问正事。没错,他今天是被骗出来的。叶修说要带他去个地方,韩文清有些奇怪,毕竟叶修这种人是足不出户的典范,没什么事他怎么可能想着要出门?但还是禁不住叶修的软磨硬泡,跟了过来。

“接一下老魏的女儿,你见过的。”叶修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韩文清想想,他确实见过。那时他和叶修还没有同居。阿莹的百日诞辰,魏琛高兴地不得了,吼了一嗓子把蓝雨的人都叫来了。于是蓝雨的人叫了轮回的人,轮回叫了微草,微草叫了霸图,总之熟的人都来了。那次聚会跟个旅游观光团似的,每个人都见了阿莹几面,抱了她几下,算是认识。但阿莹认不认识他们,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韩文清想了一下,当时他也见到了阿莹,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他再一看叶修不断地撩着衣服下摆给自个儿扇风,嘴里还不停念叨着“热死了热死了”,就知道这人打的什么主意了。

不就是想让自己陪陪他么。

得出的这个结论还挺让人高兴的,但韩文清还是皱了皱眉,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叶修的手腕:“别撩衣服,大街上的。”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偏头答:“怎么?怕哥走光啊?老韩你吃醋啊?”韩文清面不改色心不跳,竟是点了点头。这下叶修可乐坏了,笑着说老韩除了你谁能对哥打那种下流主意,结果吃了韩文清一记眼刀。

韩文清伸出一只手,想揽他的腰让这人安分点。叶修却在这时候突然捡起了他的节操,左躲右闪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玩儿,惹得韩文清又是一阵烦。

就在他俩这样打打闹闹的时候,幼儿园的放课铃声响了起来。叶修举起了手:“算我输算我输,别怄气了老韩,小孩子啊你?”韩文清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到底谁才像小孩子?!“好了好了,阿莹该出来了。”韩文清这才想起这趟出门的主要任务。

 

不一会儿一个个子小小的女孩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来。叶修眼尖,看到了阿莹背的红书包,喊了一声:“阿莹!”阿莹立刻回过了头,挥着手奔了过来:“叶叔!!”叶修蹲下身去,阿莹一个飞扑到了叶修怀里,仰起脸来对准叶修的脸颊就是一记香吻。一旁的韩文清看着这样的场景,总觉得有几分奇妙。

“都说了多少次,要叫叶哥,别叫叶叔。”下一秒叶修就打破了画面的美好感,果然,叶修还是那个叶修。阿莹很认真地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说:“我爸爸说了,得喊叔叔!就喊叶叔!”“……阿莹,我也告诉过你好多次了,你爸想当年是个叱咤江湖的大骗子,你怎么不信我?”“因为叶叔看起来也像个江湖骗子!我爸爸这么说的!!”“……”

要命了,荣耀脸T斗嘴输给一个幼儿园中班的小女孩,也算是联盟一大奇闻了。叶修憋屈地看了一眼一旁的韩文清,想寻求一下安慰——结果就看到韩文清在一旁捂着嘴,这是在偷笑呢?!

叶修狠狠抽了抽嘴角,刚想开口质问韩文清,就被那人给抢了白:“不早了,走吧。”说着就要过来拉叶修的手。叶修却是嫌弃地躲了躲,抱着阿莹往一旁挪了挪:“别碰咱阿莹,小女孩儿可金贵着呢!哪是你碰得起的!”说完脸上露出反将一局的得意表情。韩文清看着他这样子,骂了句“幼稚”,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叶叔,这人谁啊?”叶修还没笑够,阿莹却是问了起来。肉乎乎的小手指着韩文清,水灵灵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叶修朝他抬了抬下巴,答道:“这是韩叔叔,是你叶叔的……”说着叶修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盯着叶修,什么也没说。叶修笑笑,又转回了头:

“是恋人。”

韩文清在他身后点了点头。

阿莹突然“啊”了一声,吓了叶修一小跳:“怎么了,阿莹?”这小公主要是伺候不好,指不准陈果和魏琛就要把自己千刀万剐了。阿莹又是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接着用小女孩的尖嗓子口齿不清地说道:“——我想跟韩叔叔玩骑高高!!”

韩文清:“……”

叶修:“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含含糊糊”

 

韩文清有点烦躁。不是因为骑在自己脖子上的阿莹,而是因为笑了一路的叶修。

没错,叶修一把阿莹放到韩文清脖子上之后就开始笑,而且还笑个没完没了。一路上有不少人朝他们投来疑惑的目光,八成是把叶修当神经病了——不过都被韩文清的眼神吓回去了。

韩文清叹了口气,终于是回过头,喊了一句:“叶修。”没有多余的话,但叶修却也停了下来,不再没节制地笑了。他加快步伐,走了两步,和韩文清肩并肩地走。脖子上的阿莹看起来十分兴奋,一双好奇的眼睛从左看到右再从右看到左。两只手倒是很乖的放在韩文清短而干燥的头发上。

“阿莹,怎么突然想玩骑高高呢?”叶修止住了笑,便和阿莹聊起了天。阿莹低头——她终于能低头看叶叔了——然后大声地回答道:“因为韩叔叔长得好高啊!”叶修汗颜,接着问:“你叶哥也长得不矮啊,怎么以前不跟我玩?”阿莹非常纯良的啪嗒啪嗒眼睛,反问道:“你有韩叔叔高么?”叶修目光下移,果然看到韩文清略带得意的表情。他撇撇嘴,做了个口型:小孩子吗?!韩文清也不甘示弱,也和他对口型:你就不是?!

叶修还想斗嘴,上面却突然传来阿莹的一声“啊——”。叶修一愣,看了一眼阿莹,发现小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左边看。叶修往左边看了看,然后拉了拉韩文清的胳膊,韩文清就停了下来,跟着叶修一起看向左边。

左手边是一家婚纱店。

小女孩的心思很容易猜,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婚纱梦。叶修勾起嘴角,拉了拉阿莹的小手:“阿莹觉得漂亮么?”“唔,漂亮。”小女孩吮着手指,目光炯炯地盯着橱窗里的婚纱,回答地十二万分的认真。“阿莹想穿么?”“想!”话音刚落阿莹就喊了起来,几乎是秒答。叶修笑笑,伸长了手摸摸阿莹的脑袋:“——现在不行。”

阿莹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皱鼻子努嘴地反问:“为什么啊!”“因为阿莹年纪还不够大,而且……而且阿莹还没找到那个能让自己穿上婚纱的人。”叶修这样说着,目光却是移到了韩文清身上,笑嘻嘻地盯着他。韩文清会意般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多余的言语。

 “嗯……”阿莹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好像对刚才的说法并不服气。叶修苦笑着,又给她做起工作来:“你看,你妈妈在遇到你爸爸之前也没穿过婚纱不是么?所以说,阿莹还没到穿婚纱的时候呢。”小女孩听了这话,若有所思起来。半晌,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神里已没有了落寞与不甘,而是又填满了那股好起劲儿。

“——那叶叔也穿过婚纱了?”

叶修一口口水呛死自己。

抬头看看韩文清,那人没所谓的看着自己,眼神明明就是在说“自作孽不可活”。叶修被气得翻了个白眼,只得自己来纠正阿莹这奇妙的想法:“我干嘛要穿婚纱啊?”“因为叶叔你说,韩叔叔是你的恋人啊!”阿莹回答得理所当然,叶修反倒是被噎住了,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早熟么?!

“咳……你叶哥可是男人啊!照你这么说,为什么不是你韩叔叔穿婚纱?”说着给了韩文清一个挑衅的眼神。可还没让他得意多久,阿莹稚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因为韩叔叔长得比你高啊!!”

叶修吐血。这都什么歪理?!

“我爸就比妈咪高啊!!”天才少女阿莹如是回答。叶修刚想抬头解释什么,结果一眼瞟过韩文清那戏谑而带点同情的眼神,差点没被气昏过去。

“叶叔你怎么这样啊!难道你们没结过婚么?”阿莹这种时候居然扮起小大人来,正襟危坐地好似要教育他俩一番。叶修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想魏琛真是捡了个宝回来。就当他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开了口:“结过。”

叶修愣了一下,继而反应了过来。他们当然不是真的在法律名义上结过婚。那时候叶修突发奇想,说老韩我们结个婚怎么样。韩文清竟然也同意了。于是他们俩七拼八凑叫了些朋友,办了个像茶话会一样的婚礼。现在想想,当时真是蛮好笑的,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因为爱不需要用婚纱来证明。”

——这是韩文清对阿莹“为什么叶叔不穿婚纱啊”,做出的回答。

阿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没怎么听懂。也难怪,这么小的孩子,就算她再怎么早熟,跟她谈情说爱也是没用的。“哎呀,婚纱店不见了。”“哪里哪里?!啊啊啊!!”叶修一句话就转移了小姑娘的注意力,阿莹又沉浸在没有多看几眼婚纱的失落中了,估计刚才的话都已经忘到了脑后。

叶修却是趁着她转头的机会,牵起了韩文清的手。

男人的手宽大而厚实,手心有几处粗糙的老茧,但摩擦起来竟也是让人安心的舒服。他并没有用很大的劲,只是稳稳地握住叶修的手,好像怎样的洪水猛兽,也无法将他们两个冲散。

叶修留恋着掌心的这份温度,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只剩下他和韩文清的心跳。

 

路走了一半了。没了婚纱的吸引,阿莹的注意力就放在了他们两个身上。年纪小的孩子什么奇怪的问题都问得出来,好像永远不会厌烦。大多数时候都是叶修在回答她,偶尔借个机会嘲讽一下韩文清,韩文清才会狠狠瞪他一眼——不过叶修也不在意就是了。

“韩叔叔,你们家没有小孩子么?”猛地,阿莹疑问的对象变成了韩文清。韩文清听到这问题也是愣了一下,继而又听到阿莹焦急的补充:“就是叶叔和你没生宝宝么!!”

“操!”韩文清听到叶修小声地骂了句脏,一看是他左脚踩了右脚,要不是韩文清还拉着他他就要绊死自己了。看到这一幕的韩文清反而是笑了起来,惹得叶修又是一阵不爽。他觉得得和阿莹做个预备工作,于是他咳嗽了一声,十二万分认真地回答:“阿莹,你叶哥是男人,韩叔叔也是男人,不能生孩子的。只有女人和男人才能生。”

阿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是皱起了眉:“诶——我妈妈说,小孩子是爱情的体现啊!没有孩子的话,就像夏天吃不到冰淇淋,会是人生的遗憾啊!”

叶修腹诽,陈果估计是太宝贝这个女儿了,什么话都跟她讲。“叶叔不遗憾么?”然而阿莹的目光认真而澄澈,让人根本无法责怪她的幼稚。

叶修刚想说出口的话就被这么生生咽了回去,然后细细品味起阿莹的这句话。

——不遗憾吗?

如果是和一个贤惠的女人结婚的话,自己大概也会有这样的未来吧。幸福而完整的家庭,消失无踪的社会压力,与家人重归于好的团圆结局。这些,应该都会有的吧?

但是,遗憾吗?

“不,不会。”这是他给出的答案,也是韩文清给出的答案。叶修一愣,看向了一旁突然开口的韩文清。韩文清目不斜视,坚定地看着前方,就像他一贯的作风那样,接着,一字一顿地答道:“因为没有人能取代他。”

叶修一怔,接着释然地笑起来,前后摇晃着他与韩文清牵在一起的手。

「……也没有人能取代你。」

“你叶哥都和韩叔叔在一起二十年了,怎么会还有遗憾。”他笑着,对迷惑不解的阿莹说道。阿莹恍然大悟似的眨巴几下眼睛,又开了口:“我妈妈还说过,如果有人能忍受这种遗憾的话,那一定是‘至刀至蝶’的爱情了!”叶修一下子没听懂,那四个字是什么玩意儿?想了一会儿才发现那是阿莹年纪太小,讲不灵清,那四个字应该是“至高至洁”。

老板娘到底还是自己人嘛,也会说点好话。

他这样想着,又和韩文清走的近了几分,都快是手臂贴着手臂了,但好像也不腻歪似的。韩文清没说什么,只是握着他的手,向前走去。

 

家快到了,绕过这个弯,就能看到公寓了。

迎面走来两个年轻人,看起来是新婚夫妇。女的看了一眼叶修,接着用一种惊怪的语气喊了一声“呀”,丈夫跟着转过头来,也是露出了不舒服的目光。

叶修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韩文清,这才发现他们俩的手就这么一直牵着,没松开过。

他没怎么在意,这种事情也不是碰到一次两次了。就算这个社会的经济和科技在高速发展,但人心却不会改变得这么迅速。接受不了他们的人还很多,但这些就能切断他们相连的红线么?答案是明显的。

他不会在意,韩文清也不会在意,在他看来这只是浪费时间的儿戏罢了。于是像往常一般,他们就打算这样一言不发地走过。

“你们干嘛这样看我叶叔!!呸呸呸!!小心遭报应!哼!”阿莹的声音却是突兀地响了起来。叶修和韩文清都是一愣,接着有些惊慌地安抚这个小家伙。

“阿莹!怎么说话的呢你,小心你爸爸打你!”这话当然是拿来吓小孩的,魏琛这么宠她,怎么舍得打。“他们两个看叶叔的表情好奇怪!像那些爱欺负人的男孩子!!我才不允许这种事情!!”

阿莹这点像是完美继承了陈果的性格,路见不平一声吼,拔刀相助那是经常的事情。说着好像还不解气,又回过头恶狠狠地喊:“能生小孩就了不起吗!哼!叶叔可是和韩叔叔在一起二十年了!!”那新婚夫妇被阿莹这两下子给蒙住了,刚想还嘴,结果一开口觉得也没什么好还嘴的,要跟一个6岁小孩一般见识吗?况且这明显也不是叶修和韩文清的孩子啊!于是只好小声地骂了两句,就急匆匆地走了。

叶修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开展,阿莹气还没消,叶修也只好戳她的脸逗逗她。所幸的是没走几步家就到了,阿莹一看到家就在面前,高兴地差点从韩文清脖子上蹦下来。小孩子就是这样,心情变化堪比伦敦气候。

叶修也是松了口气,大热天的走了这么长一段路差点没要他老命。他蹲下身子,准备做最后的嘱咐:“阿莹,你爸妈一会儿就会回来,在家里一个人要乖哦。”阿莹点了点头,接着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捧起叶修的脸。叶修知道她黏自己,也就随她去了。

然而阿莹踮起脚尖,就快碰到叶修的时候,猛地缩了回去。叶修愣了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哪里得罪了阿莹么?结果就看到阿莹很认真地摇了摇头,又说:“不行不行,爸爸说过,不能亲别人喜欢的人,亲亲要留给那个人。”叶修哭笑不得,也不知道魏琛到底是怎么教育自己女儿的。阿莹却没在意,举起小手好像是心里在暗暗发什么誓,接着又仰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叶叔,我回去了!”

 

“要叫叶哥啊……”这句话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阿莹听到。小女孩关上了门,一会儿后听到了钥匙转动的锁门声。叶修松了口气,回头看了眼韩文清。他挑眉,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之前阿莹在他不好意思抽——点上,接着问道:“等什么呢?”

韩文清不语,好像听不懂似的,要他解释个透彻。叶修叹了口气,这人的执着点一直很奇怪,他也弄不清他在想什么。“阿莹不都留给你了么,嗯?”叶修用闲下来的那只手捏起烟——另一只手还被韩文清捏着呢——戏谑地笑了起来。

“不亲一下哥么?”

韩文清终于是舒展开眉头,眼角带着些许的笑意。他侧过身,捧起了叶修的脸。

叶修闭上了眼。

夕阳下,他们两的身影缓缓靠近,接着,融化在了一起。

 

 

FIN.

 


评论(13)
热度(167)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