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篇]笼中[FIN.]

※韩叶ONLY

※架空。你们可以叫它人鬼情未了

※奇怪的脑洞,就是想写写小韩小叶,算是当做七夕贺了|||

※人物OOC,以及LO主急求治疗话痨的特效药方:)))作为少天厨LO主真是对这个属性又爱又恨【x

>>1

叶修终于是感到了惊慌。

 

>>2

叶修被叶秋拉出来的时候,真是一点也不情愿。

乡间的午后弥漫着青草与庄稼的芬芳气息,万里无云,炽热的太阳悬在空中,像是唯一的方向标。蝉鸣声此起彼伏,让人听了有些烦躁。

这是他们被送到乡下奶奶家的第三天。三天来,叶修都嫌天气太热,一只躺在房间里不肯出去。叶秋倒是一门心思地想出门,天天催着叶修带他出去。叶修不肯,他就一直催。催了三天,叶修终于是受不了了,跟着他一起出了门。

九岁的双胞胎走在乡间的小径上,不一会儿就遇到了一群孩子。城里来的叶家兄弟吸引了不少目光,又都是男生,打打闹闹地就玩开了。“来玩捉迷藏怎么样?”叶秋突然这般提议,立刻全票通过。

叶修也是兴致缺缺地跟着一起玩,但几轮下来他竟然都是做鬼,不得不到处跑来跑去地抓人,这等霉运可把叶修气了个半死。好不容易轮到他做人,都已快接近傍晚了。

“100——99——”背后传来其他伙伴倒数的声音,叶修头也不回,直接掉头回家准备继续去吹他的空调了。

他打着哈欠,走在小路上,漫无目的地四处看看。猛地,一座小丘映入眼帘,丘顶露出一点松树的尖头。「那种地方居然有树林?!」叶修吃了一惊,旋即迈开步伐,往小丘的背侧走了过去。

翻过小丘,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一片树林。近处的都是些高大的松树,也有些参差不齐的白桦。小孩子的好奇心立刻被引诱了起来,他看看身后,又看了看面前的树林,还是走了进去。

一走进树林暑气就消了大半,偶尔竟还有微微的凉风拂过,让人好不惬意。鼻尖混进了淡淡的花香,耳边也不再只是单调的蝉鸣,多了不少婉转的鸟声。原本猛烈的阳光被苁蓉的树叶剪成了斑驳的碎影,一块一块地印在地上。叶修盯着地上零散的光斑,自得其乐地玩了起来,一块接着一块地踩着那些斑点,往树林深处走去。

小孩的身影就在林间消失殆尽,好像忘却了凡尘的时光。

 

>>3

阳光不见了。

等叶修回神的时候,发现已经走得太远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就是一直踩着光斑走,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里是哪里?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参天的树木,已经认不出来是什么树种了。头顶的太阳也已经西沉,根本分不出东南西北。

叶修终于是感到了惊慌。

已经很晚了,大概是晚上7点左右。在一瞬的惊慌之后,小叶修冷静了一点,仔细想想,自己一直没回家,奶奶他们一定会发现自己不见了,然后就会来找自己。叶修点了点头,得出个令人安心的结论。那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待在原地别动就好。

那万一,就是说万一,他们没有发现,怎么办?

心里猛然冒出这个念头,接着,像是可怕的怪物一般,滋生壮大起来。

万一他们没有发现该怎么办?那就得自己找出路了吗?那如果,找不到出路怎么办?

“咕噜——”是肚子发出的声音,叶修这才意识到自己饿了。要是自己一直待在这里没有被发现,最后饿死了,渴死了怎么办?糟糕的想法不断涌上自己的脑子,叶修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他看了看四周,找到了一块布满青苔的岩石,于是走过去,靠着它坐了下来。

「别急……他们会找过来的,先睡一觉吧。」正好困意袭来,叶修顺从地闭上眼睛,打算先睡一觉放松身心,说不定第二天起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家里了呢。

他放缓呼吸,就在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耳边突兀地传来一声“啪嗒”的声音。叶修猛地睁开了眼。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月光在摇曳着,其余什么也没有。叶修挠了挠头发,感情这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听错了?他有些懊恼地躺了回去,任何人被打断睡眠都不会有好气。

然而,闭上眼睛之后,听觉就变得更加灵敏。精神不自觉地集中起来,然而刚才的声音却没有再次传来。叶修放松了些许,看来刚才真的是自己多虑了,于是又打算睡自己的大觉。

就在这时,第二声“啪嗒”又响了起来。

“谁在那里?!”叶修“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看来要是不处理好这件事情他今晚是别想睡觉了。一睁眼,才发现不远处的树丫上,竟然有一个黑影。

叶修一愣,妈呀,撞鬼了?!之后又是摇了摇头,怎么会有这种事儿呢。于是他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距离越来越短,那影子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几步之后就暴露在了月光之下。走着走着,叶修欣喜起来——那竟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孩。

“你在这儿干嘛?”声音突兀地响起,是男孩先开了口。叶修笑了笑,答道:“本来在玩捉迷藏,结果不小心就走到这儿了。”“……那挺好,待在这儿绝对不会被找到。”

叶修听到这话,却是背后一阵恶寒:绝对不会被找到,这是什么意思?

他抬眼看着男孩,那人面无表情,却总让人觉着他在生气。叶修想想,还是接着开口:“你也是迷路了么?要不咱俩互帮互助一下,一起走?”

 “哼。”男孩竟是不屑地哼了一声。叶修皱了皱眉,刚想开口,那人便扶着树站了起来,作势要跳下来。叶修一惊,往后退了一步:“喂喂你别乱来啊,这跳得下来……吗……”话音未了,那人就已经着了地。叶修愣得下巴都快掉地了,这树丫离地大概有两米高,是个男孩能跳的下来的么?

“你……”叶修抬头,想要好好问个究竟。可男孩却打断了他的话语,一句话就让他没法发话了:“我为什么要帮人类的孩子?”

叶修:“……………………………………啊?”

什么?!??!??!??!?!?

叶修咳嗽了一声,觉得自己大概是碰上了个中二病——虽然面前的男孩顶多也不会超过10岁——又抬起头,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提议:“互帮互助一下没什么坏处的,相信哥,只要你不拖哥的后腿,那就万事大吉。”“……”男孩看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诶诶诶?!别啊?兄弟帮个忙啊!?”叶修看他要走,心里一急就扑了上去。男孩回了头,身形稍稍一偏就躲过了他。然而,叶修错开他之后,竟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啧,作孽。”男孩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叶修,骂了一句就往前走了。

“……”

“……”

“……啧。”到底,又转回了身,走向了叶修。

 

>>4

叶修是被颠醒的。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什么人的肩膀上,一阵狂喜,以为是奶奶他们发现了自己,跳起来一个猛抱:“呐呐※1!!!”

接着就看到刚才的那个男孩转过头,黑着一张脸盯着他。

叶修:“……咳,抱歉,不是故意的。”

男孩叹了口气,把叶修放了下来,转过身子问他:“睡醒了么?”叶修点点头,估计刚才是自己一直没吃东西,加上心理压力大才会一下子昏过去的。他抬头,刚想和男孩商量一下怎么走出这片树林,结果就发现那人已经自顾自地走远了。

叶修一愣,接着跟了上去:“等等!!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的吧?”男孩回头,看他了一眼,道:“知道。”叶修松了口气,接着问:“那你能带我出去么?”“不行。”

秒答。

叶修抽了抽嘴角,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我有事。”男孩都没斜眼看他过一次,一边朝前方大跨步的走一边简短的回答叶修。“什么事?”叶修还不死心,“我陪你一起去?然后你再送我回去。”男孩这才止步,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甩给他四个字。

“百鬼夜行。”

叶修:“……………………………………啊?”

叶修镇定地上下打量了男孩一番,接着伸出一只手摸摸他的额头:“兄弟,没事吧?”

男孩嫌弃地打掉了叶修的手,附赠一记眼刀。叶修刚想开口,那人却已经抢了先:“谁跟你兄弟,我有名字的。”“叫什么?”“韩……告诉你干嘛?!”

叶修耸耸肩,这个计划不算成功但也勉强成功了一半:“那叫你老韩怎么样?”“嗯?”韩文清皱了皱鼻子。叶修却是不在乎地笑了笑,道:“反正你比我年纪大吧?嗯?”“……”韩文清盯了他一会儿,丢下一句“随你”就自顾自地走了。

“啊还有啊老韩,我叫叶修。”

过了半晌叶修才听到了那人的回答。韩文清叹了口气,好像是在慨叹什么,叶修皱皱眉头,也不知道突然这是怎么了。接着听到了韩文清的回答:“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

叶修错愕,这话虽然自己爹妈也有教育过自己,他也不知怎么的就告诉了那人自己的名字,或许真是自己大意了……不过这句话从他嘴里吐出来怎么就感觉不是一个意思呢?

冥思苦想也不知道这不同之处到底不同在哪里,于是叶修干脆放弃了,接着开口:“老韩,你刚刚说你要去干啥来着……‘百鬼夜行’?”韩文清点了点头,算是搭理了他。叶修啧了一声,道:“化装舞会?农村里也有这种玩意儿?”

韩文清狠狠跳了跳眼皮。

半晌,丢下一句话:“爱信不信。”

叶修“哼”了一声,刚想用自己的地域优势来压榨对方的没文化,但身前的那人却突然停了下来。叶修一愣,往前面看了看,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一片漆黑的山脉中,亮起了一条闪耀着明火的长龙。

光辉熠熠,大大小小的光斑在这黑暗中格外明显。现在可能已经是接近凌晨的时间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灯火?

叶修刚想开口询问,韩文清却已经开了口:“就到这里,你不能再往下走了。”叶修咽了咽口水,开口:“……百鬼夜行?”“嗯。”“……”

叶修看了看前方一片灯火通明,又看了看身后黑压压的山谷,果断缩回了韩文清的身边。他指了指自己的前后,又朝韩文清笑笑:“老韩,你觉得哪边比较好?”韩文清:“……”

韩文清看着笑盈盈的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问他:“你不问问我是什么东西?”叶修愣了一下,歪了歪头:“这有必要?”韩文清啧了一声:“你怎么一点防备心都没有?是不是人类啊?”叶修满不在乎地撇撇嘴:“你吃人么?”“……不吃。”“那不就好了?”“……”

韩文清皱眉,又是开口:“你现在跟着我也没有用,我不吃人,不代表其他家伙不会吃人……”“那我跟在你身后不就可以了?”叶修理所当然一般地回答。韩文清忍无可忍,直接朝他吼:“那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你不会。”叶修摇了摇头,直视着韩文清的双眼,坚定地答道,“你不会。”

韩文清觉着自己的呼吸滞了一刻。

片刻,拉起了叶修的手,往那一片灯火阑珊之处走去。

 

※1:杭州话里面“奶奶”的发音,这里私设叶家杭州人了OTZ说实话不大准不过那个发音比较奇怪LO主也不造该用什么字来代替……(.知道就好了(x

 

>>5

「……是不是不该来比较好啊?」

叶修看看四周,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有些不寒而栗。他记得幼儿园的时候母亲给他和叶秋买过一本《鬼神图鉴》,当时他还嘲笑被吓哭的叶秋。现在,置身于其中,才发现这到底是有多恐怖。

身边就是一出活生生的百鬼夜行。各色的妖怪凑在一块儿谈笑风生,每个手里都提着一盏泛着柔和黄色光芒的灯笼,沿着山脉朝前走去。

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紧紧攥住韩文清的手,让他们俩不会被这涌动的潮流给冲散。

“诶,那不是韩家的小鬼么?”猛地,叶修似乎听到有谁在喊韩文清,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差点一口口水噎死自己。那是一个巨大的车轮,在车轮的中央嵌着一颗人头,忧郁的表情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2。叶修不自觉地往韩文清身后躲了躲,不太敢直视那东西的双眼。

韩文清倒是淡定得很,朝那妖怪点了点头:“来得挺早嘛,轮入道。”被唤作轮入道的妖怪前后摇摆了一下他庞大的身躯,答道:“今年比较特殊嘛,你看看,酒吞童子不都起来了么。”说着朝斜前方动了动身子。叶修朝那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一个身材高大,手拿酒壶的妖怪。叶修有些惊奇,脚步不由自主地就往那边挪动起来。然而没走几步,身子就被强硬地拉了回去。回头一看,发现是韩文清扯住了他的手。

他有些不解地皱眉,韩文清看他这样,叹了口气。接着附身,在他耳边说道:“别和那家伙扯上关系,会很麻烦。”

几句话叶修也就大概明白了,估计这妖怪是属于惹不起的类型。这样一想,他才发觉自己周围都是形形色色的妖怪,还真说不准哪些是善哪些是恶。他不由得贴近了韩文清,好像这样做就能让他免受灾难。

“诶呀,韩家的小子来啦。”妖群中传来一个尖而亮的女声。一回头,发现是一个长发的妖艳女人说的话。她一开口,立刻有不少妖怪也跟着一起回头:“诶呀,山鬼来啦!”

「是山鬼么?!」叶修心里一怔,又抬头看看韩文清,只觉得他的外貌与人类别无二样,和书中所描述的山鬼实在差异太大。他心里还在寻思这有的没的,刚才的女人却是径直走了过来,摸了摸韩文清的头顶:“小韩终于也能来参加夜行啦,上次见到你还是你爹妈带你来的呢。”

叶修被这猛地逼近的女人吓了一小跳,刚想后退,却觉着韩文清在轻轻捏了捏自己的手。他抬头,看到韩文清轻轻地摇了摇头。女人看够了韩文清,又和一旁一把伞状的妖怪※3谈起了天。韩文清趁这机会贴近了叶修,在他耳边道:“那是毛倡妓,人不坏。”叶修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点完才觉得心里一阵微妙:他怎么总觉着韩文清是在哄自己呢?!

毛倡妓和周围的妖怪都打了一圈招呼,才又和韩文清聊了起来:“小韩啊,你的酸浆呢?别告诉我没拿来啊。”说着身边的妖怪们就一起笑了起来,有些笑声实在诡异的很,让叶修听了都有些头皮发麻。“带了。”韩文清回答得冷淡,说着伸手,从外衣内侧掏出一个灯笼一般,却十分小巧的果实。叶修好奇地凑上前去看了看,没想到那东西猛地变得与普通灯笼一般大小,让叶修吃了一惊。

“山鬼又不像你,丢三落四的。来参加夜行怎么能不带酸浆呢。”耳边传来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但妖怪实在太多了,也认不出哪个是哪个了。毛倡妓掩着嘴角,咯咯的笑了起来。身边的妖怪也是哄笑一堂,叶修看着这副奇妙的光景,也跟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等等,这孩子是谁?”没想到,这一笑就出了问题。刚才还对他视而不见的妖怪们似乎都发现了问题,前进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原本流畅的队伍里突然有人停了下来,引得更多的妖怪都驻足观望起来。叶修这才发觉自己是不是坏了事儿,偷偷为自己捏了把汗。

然而韩文清却是往他身前迈了一步,将他挡在了后面:“这是我弟,今年带他出来看看。”「谁是你弟啊!!!」叶修在心里默默吐槽,当然是不敢喊出来。毛倡妓弯下腰来,长长的头发有几缕挂在了叶修脸上,让他有些难受,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他身上怎么有人类的气息?”毛倡妓突然惊呼,顿时掀起一阵大浪。“有人类混了进来?!”身边的妖怪都开始惊呼起来。不远处,有一只褐色的小鸟飞了过来,落地便化作一高挑的女人。女人附身闻了闻叶修,惊呼起来:“千真万确,真的是人类的气息!”

惊叫声瞬间蔓延开了一片。此女名曰姑获鸟,以人类小孩的魂魄为食。既然她说有人类的气息,那定不会出错。又有妖怪上前来,要好好确认一番他的气息。叶修有些惊慌,说实在,谁都不会有与这些妖怪打交道的经历,他只能往后退步。然而他还没迈出步子,韩文清就已经伸出一只手,将他拦在了身后:“够了!”

他这一喊,身边竟也安静了下来。叶修松了口气,接着抬眼,看了看韩文清的后背。山鬼坚定地站在他的前方,好像帮他挡下了一切。叶修心底觉着有些奇妙,但也没说什么,就站在了他的身后。

“年纪小喜欢玩,和外面的那些人不小心接触了几次,带了点儿味道。”“…………”叶修心底在吐槽,这借口也太胡扯了吧?!再说了你不也是小孩子么?这少年老成的口气是怎样?!难不成山鬼的年龄计算和人类的不一样?!

“酸浆就在我手上,你们是不会怀疑我的吧?”说着,他晃了晃手中名为酸浆的灯笼。身边的妖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是三两散去了。

留下的只有刚才的毛倡妓与轮入道。毛倡妓看看叶修又看看韩文清,道:“小韩啊,这小家伙名字叫什么?说来听听?”

叶修条件反射地想开口,然而却突然想起了韩文清刚才的话。「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脑海里突然回响起这句话语,让他顿了一顿。结果就在他走神的这一瞬间,韩文清已经开了口:“韩修。”

叶修:“………………………………………”

但实在也没啥好吐槽的地方,都假扮了他弟弟,难不成还要姓叶么?

轮入道摇了摇他庞大的身子,嘴里喃喃道“好名字好名字”,接着就骨碌碌地滚走了。毛倡妓也是笑了笑,蹲下身来摸了摸叶修的头:“对不起啊小修,刚才吓着你了吧,要好好玩啊,今年可是有特别节目呢。”

叶修打着哈哈,有些敷衍地点了点头——这女人实在让他浑身不舒服。接着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又问了起来:“老韩,今年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这句话他已经听了两遍了,不由好奇起来。

韩文清一手握着他,一手提着灯笼,在光河里不紧不慢地走着。听到他的话,啧了一声,好像在不耐烦他的无知:“人类都不看日历的么?”叶修莫名其妙,日历谁不看啊?然后韩文清无奈地深吸一口气,答道:“今年的百鬼夜行,和七夕刚好是同一天。”

 

※2:这里说的是轮入道。百鬼之一。

※3:这里指的是唐伞小僧。

 

>>6

灯火的长龙沿着山脊缓缓游走,越是向上,越是壮大。

叶修被韩文清牵着手,跟在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心里在思索着什么。按他的说法,今年的百鬼夜行恰巧与七夕撞在了一天,这是百年才得一遇的佳日。所以,今年送给每户每家的夜行通行证——酸浆——也是做了点改动(听到这里叶修插了句吐槽,难道你们妖怪举行个活动还要有主办方么?韩文清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说你以为我们就不会与时俱进么?),以增加趣味性。

“怎么个增加法?”“不知道,我爸这么告诉我的。”“……”

「总之等夜行结束了就能回家了吧。」叶修耸耸肩,伸长脖子往前面看了看。前面一片灯火通明,根本看不到队伍的最前端在哪里。叶修皱了皱眉,扯扯韩文清的手:“老韩,这是要去哪儿呢?”韩文清一手提着灯笼,头也没回地回答他:“那边那座山顶。”说着抬了一下手臂。

叶修一挑眉,顺着韩文清的手指的方向看了看。一片夜色之中隐约可以看见一点山的轮廓,高高耸立在前方,只不过……这个距离是不是太远了?!叶修咂了咂舌,开口:“这得走多久啊?天都快亮了吧?!”

便听见韩文清不屑地“哼”了一声,转头问他:“你觉得我们已经走了多久了?”

叶修一愣,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叶修摇摇头,不对,还可能更久。他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惊愕地发现它还是悬在夜空的正中。「难道说……」“时间早就停止了。”韩文清的声音传了过来,“还不信的话,你觉得自己饿么?渴么?如果是人类的话,早就走不动了吧。”

如此一说叶修心里倒是有了数,看来不用担心时间问题了,然而又看了一眼那遥不可及的山峰,又是埋怨起来:“就算这样那也不能一直这么走下去啊?”“就你事多。”韩文清皱了皱眉,骂道。叶修却是满不在乎,没事人一样回他:“怎么?到时候你背我啊?”“啊?!”韩文清差点手抖没捏稳灯笼。“我现在是你弟啊!身为哥哥你不该做点什么么?”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即使他从来没背过叶秋。

韩文清黑着脸,回头瞪了他一眼,但叶修还是笑得没心没肺。“啧。”终于,韩文清放弃了用眼神杀死这人的计划。深吸一口气,接着开口:“认鬼做哥,你这人类也真是奇了怪了。”

“而且,世界并不只是你看到的那样子。”

叶修一怔,一时间听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刚想开口,前面突然传出一声怪异的鸟鸣,接着,群妖欢呼起来。

“怎么了?!”他下意识地开口,下一秒韩文清伸来一只手臂,将他锢在了怀里:“闭上眼睛!”

叶修想开口问个明白,但还是闭上了眼。「反正他就在身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这样想着,叶修干脆低下头,将脑袋埋在了韩文清的胸前。不一会儿便感到有一阵怪风挂过,呼啸的风声贴着耳朵狠狠碾过。叶修被风吹得有些生疼,接着就感到抱着他的人挪了挪步子,风在一瞬间便小了不少。

“……可以了。”片刻后,听到那人这样说道。

叶修皱了几下眉头,才缓缓张开眼睛。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酸涩感,这让他松了口气。继而抬头,望见的是韩文清面无表情的脸。

“……”叶修皱眉,接着举起了手。韩文清不解,刚想开口,结果就感到自己的脸被人捏住了。

“老韩来,笑~一~个~”说着,叶修捏着韩文清的脸向上揉了揉。

韩文清:“滚!!”

叶修看着韩文清这幅表情倒是笑得挺开心,韩文清伸手挥开他的胳膊的时候他还玩儿似的和他躲猫猫,一个没踩稳差点摔一跤。韩文清见状也是吓了一小跳,赶紧收拢了胳膊,这才没让他倒在地上。叶修靠着韩文清舒了口气,抬起头来想说点什么,又是撞上了韩文清的目光。

“……”“……”“……你要抱多久?”

韩文清这番才发现他俩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一瞬间瞪直了眼睛,赶紧放开了叶修。叶修拍拍身上的灰,再看看向前走去的韩文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韩,你脸红了。”大步走路的韩文清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叶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到韩文清冲他吼了一句“闭嘴”他才停下来。擦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他这才抬头看了看四周。

周围早就不是刚才山脉间的光景了。四周一片漆黑,而正前方是一棵巨大的古树,仿佛要撑满整片夜空。树枝上开满了说不上名号的花朵,泛着浅色的紫。叶修有些震惊,指了指面前的奇景,却又不知从何问起。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又是握起了他的手:“走了,前面就是了。”

叶修点点头,跟着韩文清往前面的妖群中挤了进去。刚走到前面,就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摇铃,周围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接着,树头的花丛间便出现了一个女人。那人用衣袖掩住口鼻,只留一双凤眼在外。接着便听到了她的声音:“子时已到,百鬼游行;年复一年,今亦如此。”

韩文清知道,那就是今年的滑头鬼※4,这夜行的高潮算是要来了。刚想扭头跟叶修解释一下,便看到了那人憋笑的神情。

“……主办方?”“……………………”

 

※4:传说滑头鬼为百鬼之首。

 

>>7

“想必汝等已经知晓,今夜行与七夕相逢,乃百年一遇之佳日。”女人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能听到。叶修仰头看她看得脖子都有些酸了,但用余光一看,发现所有人都在仰头看她,怕自己坏了什么事儿,也就只能接着看。

“汝等手中的酸浆,吾也看到了。现在,拿起来看看,有何不同?”

叶修松了口气,想这下总不用再仰着头了。往一旁看去,发现韩文清也是盯着那酸浆猛看,却也发现不了什么异常。

“嘎嘎!!”耳边传来一阵聒噪的声音,叶修一看,发现是一直黑色的巨大乌鸦发出来的,而挂在它爪子上的酸浆,正发出奇异的光芒,最后,变成一团萤火虫大小般的光点,在空中跳跃了两下,接着飞走了。那黑鸦见状,展开双翅立刻追了过去。

叶修有些震惊,回头一看韩文清,意外地发现他的脸上也是有几分错愕,看来这件事事先谁都不知道。周围有更多的妖怪为酸浆的变化而惊异起来,喧闹声渐渐响起,这时,又传来了滑头鬼的声音。“酸浆为灯,牵汝之缘。”女人说完这句话,边用衣袖挡住了脸。瞬间,整个身体都化作了一堆花瓣,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众妖见状,都有些迷惑不解。“嘎!!”黑鸦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这会儿大家都向那方向看去,发现那黑鸦落地后竟化为一黑衣男子,而他的酸浆,正与另一颗酸浆融为一体。黑鸦看看酸浆这奇异的变化,又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那黑鸦是鸦囚,那女人是飞缘魔,倒是凑了一对儿好。”韩文清在一旁冷嘲热讽,叶修倒是觉得好生有趣。不一会儿,众妖都明白了这酸浆的意思,纷纷跟着酸浆走动起来。叶修看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妖怪走在一起,逗趣的意味大过了可怖,暗暗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干啥呢这是,相亲会啊。”韩文清刚想反驳他的无知,但转念一想,好像真的就是相亲会。

但不反驳一下实在对不起妖怪的面子,韩文清咳嗽了一声,解释起来:“咳……你也太小看滑头鬼了,这酸浆被他们下了咒,找到的一定是和自己有缘的人,可比你们人类说的那些‘红娘’有用多了。”“诶,是么。”叶修回答道,口气一听就是敷衍了事的类型。韩文清捏了捏拳头,在考虑是不是直接把叶修是个人类的事情抖出去比较好。

“老韩,你的呢?嗯?”叶修这会儿却突然来了兴致,戳了戳韩文清的胳膊让他拿酸浆出来。韩文清一愣,举起右手看了看自己的酸浆。手中的酸浆抖了两下,接着也跟其他妖怪的一般,缩小,凝聚成一个小小的光点,悬在了空中。

然而却没有飞走,就这么一直停在了空中。

叶修仰头看了一会儿,接着笑了起来。他拍拍韩文清的肩膀,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哈哈哈……哈哈,老韩别哭啊,没办法都怪你长得太凶了嘛,没人喜欢也是可以理解的……咦?”韩文清黑着一张脸听他说完了全程,最后却看见他突兀地扬起了头,便也跟着向上看去。只见那光点终于是开始左右摇摆起来,慢慢地,竟是往下飞了过来。

“怎么……”叶修皱眉,小孩子的好奇心让他抬起手,想戳一戳这个小玩意儿。韩文清见状就知道这人要惹祸,伸手想拦他:“等等……!!”话还没说完,叶修就已经碰到了那个光点。

韩文清一急,直接拉过了叶修的手。叶修被他这一弄有些蒙住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事。他视线一转,看到刚刚还停留在指尖的光点,愈加向他靠近。“喂老韩,这玩意儿……”叶修突然出声,韩文清一抬头,发现那光点都快贴在叶修的身前了。

就在两人诧异的一瞬,那光点已经在叶修的左胸前渐渐消失,像是融进了叶修的身体里一般。

“……”“……”“……几个意思?”

半晌,还是叶修先回的神。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变化,也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只好询问起韩文清来。韩文清不语,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便转身找起什么东西来。

叶修看看自己又看看他,突然“哦”了一声。韩文清回头,撞上人类少年戏谑的眼神:“老韩,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啊?”

“啧啧,我在想呢,又是护着我又是帮我脱围的,没想到哥的魅力这么大,鬼也不放过……”

韩文清一言不发地听着叶修的虾扯蛋,脸色是越来越差。他当然不会告诉叶修,在某些妖怪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第一个与妖怪交换名字的人类,就是签订了契约,接下来妖怪就可以吃掉人类的灵魂。这种契约相当于一种缘分,虽不比情缘,但叶修一旦触碰了酸浆,酸浆自然会与他融合。今天这酸浆算是白用了。

……说起来自己干嘛不吃他呢?韩文清一怔,看了一眼叶修,摇摇头。

……谁知道呢,干脆养肥了吃吧。

叶修不知道这条规矩,还在那儿滔滔不绝地调侃韩文清。韩文清忍无可忍,掰过他的肩膀:“知不知道什么叫喜欢?”

叶修一愣,接着嗤笑起来:“我不知道难道你就知道……!!”结果马上就说不出话了。

因为韩文清捏起他的下巴,狠狠亲了他一口。

叶修,男,九岁,被一个十岁的山鬼,夺去了初吻。

………………………………这什么开展?!

回过神来的叶修意识到这个事实,很不争气得脸红了。没错,九岁的叶修还没练就日后那枪弹不入的城墙脸,所以,很不争气得,脸红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放过了他的下巴,用大人的口气告诉他:“这才叫喜欢!”可惜说话的时候舌头有点打结,好在叶修也没注意到就是了。

不过话说回来,韩文清好像忘了一件事。

他还没告诉叶修自己的名字呢。

 

>>8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树林的外面。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也没有令人烦躁的热度。他看了看自己,和刚进树林那会儿别无他样。

「……不会是做梦吧?」他皱了皱眉,这般想到。片刻后摇摇头,不管怎么说,回来了。

翻过小丘,沿着泥路走向家去。果不其然,在门口看到了奶奶的身影。“阿修!!你到哪里去了??村里的人都出去找你了!”奶奶见着了他,立刻跑过来抱了抱他。叶修有些不好意思,说自己跑去树林睡觉了?这说出来是挨打的节奏啊……

但见到家人还是让叶修安心了不少,扯了一堆有的没的,终于是进屋了。叶修想死他家——的空调了,刚刚走了这么一段路他就觉着浑身都是汗了。

“阿修啊,忘了跟你说,有人找你。”“诶?”叶修错愕,这地方还能有人找他?他又不像叶秋,来了这乡下就到处乱跑。

“啊……这孩子说要找你,是你认识的人么?”说着,奶奶领着一个黑发的男孩进了屋。叶修抬眸,看见来人的时候惊得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老韩?”

韩文清瞪了一眼叶修:“我有名字,叫韩文清。”

——看来昨天并不是梦啊。

——果然还是养肥了吃吧。


>>9

叶修知道那个契约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他一脸诧异地看着韩文清,嘴里念念叨叨说想不到老韩你居然这么心脏,我当初那么小那么香那么软你舍得下手,不是,舍得下嘴么?韩文清:……

韩文清想起当天晚上没告诉过叶修自己的名字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那这样一想,那晚的酸浆,到底是什么意思的?

韩文清看看身边的叶修,觉得答案不言而喻。

 

 

FIN.

————————————————————

※补一句,这里有些设定参照XXXHOLIC

评论(5)
热度(62)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