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打]无言[FIN.]

※韩叶ONLY,小片段

 

叶修醒来的时候韩文清还没醒。

他撑了撑眼皮,借着隔了一层厚实的窗帘而变得暗淡的晨光看了看四周。现在可能只有六点,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醒了。动了动身子,先是感到后腰一阵酸麻,想也知道怎么回事。接着,感到了身侧有什么东西垫着。

是男人的臂膀。

叶修顿了顿,觉得还是不要乱动比较好——现在把那人吵醒的话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于是他仰头看了看臂膀的主人。韩文清并没有醒来,只是皱了皱眉眉头,不知道是因为叶修的动作还是因为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接着屈起手臂,又把叶修抱得紧了一些。

叶修差点失声笑出来,这动作怎么都觉着有些孩子气,然而把这个词按在韩文清身上,无疑是惹人发笑的。他抬起一只手,捂住嘴自顾自地缓了好一阵子的气,这才没笑出声。

深呼吸几次,叶修觉着百无聊赖起来。现在还早,韩文清还没醒,他也就没什么能做的事情,连烟都抽不着——因为烟盒昨晚忘在了客厅里。他侧躺在床上,啧了一声,眼珠子漫无目的地转溜起来,男人的面孔便映入眼中。

韩文清睡得很熟,也很安稳。他不像叶修,睡觉的时候总喜欢动来动去,前一天晚上睡着的时候头朝北,第二天醒来就能睡成头朝东南亚。起初在一起的时候,韩文清还被叶修大半夜的吵醒好几次,搞得第二天火气很大;有时候两个人都醒了还干脆来上一发,叶修每次都抱怨跟韩文清睡觉真是太他妈累了,简直没有人权,却浑然不知造成这种后果的直接原因就是自己。

后来韩文清学了一招,那就是睡着之前先抱紧叶修。左手从那人身侧穿过,捂紧他的腰;右手裹着那人的手臂,让那人动弹不得。叶修不服呐,抱怨呐,说他要是一动不动的话铁定睡不着,你买这么大一张床难道不懂的享受么?韩文清冷哼一声,不理不睬,只是抱他,力气不大不小,让人踏实却不会感到缺氧。他说睡觉,接着就闭上了眼睛。叶修还想开口,见他这样也就讪讪作罢了——他知道再狡辩也是无济于事的了。于是闭眼,睡觉。

却睡得比任何一个晚上都要安稳。

后来他们就一直这样睡觉,效果令人满意。只是叶修偶尔会提,说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腻歪了,也不怕人说恶心。韩文清说你觉得恶心么?叶修摸了摸下巴,摇摇头。韩文清说那你唧唧歪歪个毛?叶修不说话了,因为他也在想,那自己唧唧歪歪个毛线?

所以还是一直这样睡。

韩文清是背光睡的,阳光斜斜地投过来,他大部分的身子都埋在阴影里,偶尔会有几缕光线攀上他的脸庞。叶修便自得其乐地细细看起他的面孔。他的睫毛不算长,但浓密,末梢微微地上翘,恰到好处的让人觉着英气。鼻子也挺,靠的近的话总是会戳到叶修的脸。再下面是紧闭的薄唇,那张嘴和自己吵过无数次的架,也和自己牵扯着,度过了无比冗长的时光。

韩文清睡觉的时候会难得地舒展开紧锁的眉头,阖上的双眼也褪去了平时的戾气,在这样淡淡的阳光下,刚毅的脸庞竟泛出几分柔和。这是一般人看不到的样子,叶修喜欢也享受这一刻的安宁。

他伸出一根手指,描摹起那人的轮廓,从脸,到脖颈,到锁骨,然后是微微起伏的胸膛。「……啧,我男人真是帅。」他有些得意的这样想到,勾起了愉悦的嘴角。接着才发觉自己这一系列的想法和动作有多神经。

叹了口气,又把手缩回了被窝里。顿了顿,然后靠近了韩文清,将头抵在了他的胸前。他体寒,韩文清体热,所以一贴上他叶修就会觉得困意阵阵袭来。

「多睡一会儿吧。」

于是呼吸变得安稳了起来。

 

 

韩文清醒来的时候叶修还没醒。

他睁眼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皱眉。生物钟准确地告诉他现在是七点,然而怀里的人呼吸平缓,一点要醒来的意思都没有——他当然是不知道一个小时前叶修已经醒过一次了——举起右手,想拍拍这人告诉他该醒了。然而想起昨晚自己折腾了他多久,难得地感到一丝心虚。叹了口气,到底是抱住了这人。

左臂传来阵阵的酥麻感,不用想也知道是叶修的杰作,不是因为他重,而是因为他压了太久。韩文清很满意,这说明这一觉他睡得很好,没有作死。所以就算手臂麻得让人不舒服,他也乐意让叶修这么垫着。

叶修不算重,就算肚子上有那么点小肉,但也不算重。韩文清知道这些都是因为他长期蹲在电脑前造成的后果。叶修不会照顾自己,不如说他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识。醒了荣耀,饿了泡面,困了睡觉,很多个日日夜夜就被他这么草草打发了。同居之前韩文清也听苏沐橙说过他的这么些坏习惯,然而只有亲眼见证才能明白这习惯到底是坏到了什么地步。

忍无可忍,韩文清只好接管了他。告诉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活像教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叶修不满,跟他说老韩你这么啰嗦干嘛又不是我老妈子。韩文清瞪他一眼,对他说是啊,我是你男朋友,难道就不该管你?叶修说哪该了,韩文清回他你看你爱的人一天到晚拼了命给自己减寿,你怎么想?叶修咂了咂舌,不说话了。

结果还是把韩文清说的话一条条记了下来,做到了。某一天韩文清问他最近怎么这么听话,叶修说老韩,哥这是怕你以后寂寞,打算多陪陪你几年。韩文清哼了一声,说怕寂寞就直说,我又不像你,吝啬那么几十年的日子。

于是两个人都笑了。

叶修躺在韩文清的怀里,肩膀随着呼吸小幅度地上下起伏着。零散的刘海打在眼睛上,似乎又是长长了。叶修懒,不爱剪头发,而且他觉得每次去理发店一去就是一两个小时,浪费时间。久而久之头发就留长了,乱篷篷的他倒也不在意。

但韩文清在意的很,看到他这样邋遢的模样就总催他去理头发。叶修不肯,韩文清就拿了把剪刀按着叶修说你别动,我来动手。叶修吓得嗷嗷直叫,说老韩我能信得过你么你技术过硬么该不会一刀下去我脖子就断了吧。然而说是说了一大长串,却还一动不动等着韩文清给他提供免费服务。

韩文清汗颜,快刀乱麻下去就是一阵剪。十分钟后叶修对着镜子照了照说不错,手挺巧,小费要不要?韩文清掰过叶修的下巴,在唇上落下一吻,说嗯,小费我收了。

此刻,那张平日里开口就来嘲讽的嘴也是无言,微张的双唇还泛着淡淡的嫣红,大概昨晚真的是下嘴太狠了。阳光打在他平静的脸上,泛起点点金光,恍惚间,还漏出那么几分与他不太相称的恬静。

韩文清突然觉得,如果这一刻能多停留一会儿,又该有多好。

以前也有被问过这样的问题,那时春假,他们一群职业选手坐在一起吃饭,中途忘了是谁提出了这个话题。如果时光能停留,希望停在哪个瞬间?

韩文清没参与话题,叶修倒是很来劲——他只负责吐槽,别人把问题抛给他他也只是打哈哈过去。后来回家的路上,韩文清又问起这个问题,叶修愣了愣,然后开了口。

他说,想停在第四赛季,败给霸图的前一刻。

这样我便能与你,矛去拳来,战火不熄,缱绻不休。

韩文清没说什么,只是伸过手来,捏起叶修的手塞到自己的口袋里。叶修投来嬉笑的目光,却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又与韩文清挨近了几分。

叶修忽然动了动眼皮,韩文清骤然回神,以为这人是要醒了。然而他这一下之后就没了动静,又安分了下来。

韩文清笑笑,深深呼出一口气。时光不可能停滞,然而,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就算今后的日子平淡如水,却也是一种幸福。

他低下头,撩开叶修额前散碎的刘海,接着在额上印下一个浅吻。只是皮肤与皮肤之间的接触,淡淡地摩擦,慢慢地互换温热,继而离开,却有着说不出的情愫。

韩文清闭上眼,又是收紧了胳膊。

「多睡一会儿吧。」

 

 

FIN.


————————————————————

我又摸鱼,干,又摸鱼[[[[[[x

最近沉溺在暑假作业的温柔乡里无法自拔OTZ高一数学都什么玩意儿看不懂OTTTTTTTTZ

好吧,我承认,我还沉溺在LL大法里无法自拔_(:3」 ∠)_\果皇万岁/这月的活动根本停不下来(((((((x

好啦我知道最近自己太懒了(((自跪搓衣板(((等窝先日(shua)完(wan)暑(L)假(L)作(huo)业(dong)再来战痛((((((x

评论(16)
热度(192)
  1. hellobatty夜游灯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