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打]食我大茶叶蛋啦[FIN.]

※韩叶ONLY

※请配合卧槽窝好像撞上别人在OOXX了一起食用,此篇为韩叶视角揭秘ver.(x

※其余注意事项见前篇

 

>>1

韩文清看到论坛的今日推荐的时候,气得差点没把叶修直接拿来一顿打——虽然他没意识到会变成这样他也有一半的责任。

身为一个人民好教师,新世纪青年榜样,他当然不会像某些猥琐下流人士(比如隔壁生物系的魏老师)那样没羞没臊,大白天在教室里干那种事情。

不过想要把这件事情讲清楚,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2

当韩文清和叶修又一次在荣耀大学的食堂里相遇的时候,两个人都斯巴达了。

所以说学校的食堂永远是个神奇的地方,可以给你规规矩矩的人生肆意来个神开展。

“……哟,老韩,你这是来探望母校呢?”事实证明还是叶修心脏比较大颗,先一步接受了现实。韩文清抬眼看了看他,冷冷答道:“这里是教师食堂。”

“………………呵呵,真巧啊,我也是来教书的。”叶修抽了抽嘴角,干脆坐在了韩文清对面,瞬间韩文清的气场扩大了三倍,吓得旁边几个想来拼桌的实习生退避三舍,“别这样嘛老韩,就当是来叙叙旧了。”叶修笑笑,泰然自若地吃起他的菜来。

韩文清捏了捏拳头。他和叶修叙旧?开什么玩笑!当初念书那会儿他俩就没能好好说过十句话好么?每年都为了奖学金争个鱼死网破,他俩现在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已经算是个奇迹了,往同届的学生那里一播就是世界末日的前兆啊。

“啧,这土豆丝怎么还是这么难吃。”叶修突然开口抱怨,把韩文清从回忆里拉了出来。韩文清一愣,随口应道:“嗯,前两天吃土豆丝还嚼出过蛋壳来。”叶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韩文清叹了口气,想想也罢,都过了这么几年了,那就不计前嫌吧。于是他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筷子刚要碰到菜,就听到“嗖”的一声,然后配菜里的鸡腿已经不见了。

韩文清:“…………”

刚刚爆过700手速抢鸡腿的叶修:“还是鸡腿最好吃,啧啧,大妈的技术怎么一点都没进步啊。”

韩文清:“叶、修。”

叶修抬头,眼神各种无辜纯良:“嗯?老韩你叫我?”韩文清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你、在、干、嘛。”对面的老同学似乎还是无动于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然后“哦”了一声:“老韩,就一个鸡腿你不会介意吧?都是社会人了,通融通融嘛。”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说的也是,他现在可没心思和这人怄气了,这点小事情还要计较可就太不男人了。于是他拿起筷子,吃自己的饭。

饭局就在无言中结束了。叶修放下筷子,抬头又问:“老韩,你教建筑系?”韩文清皱眉,点头——这不废话么,当年他俩都是建筑系的啊。

叶修了然地点点头,端起碗筷就走了。走起丢下一句话:“我以后教C语啦,大家都是同事,互相照顾啊。”

韩文清松了口气,现实果然没有小说狗血——起码他俩现在不在一个系了。叶修会去教C语算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当年他C语成绩就很不错。想完这些之后韩文清才抓到了重点。

TMD,互相照顾你个鬼啊?!只有我照顾你吧?!

 

>>3

第二天又在食堂碰到了。

本来叶修好好的在跟方锐拼桌吃饭,结果半路杀出个林敬言。看着他俩眉来眼去了一会儿之后叶修愤然离席,端着碟饭菜左张张右看看,看到了独自承包一桌的韩文清,喜上眉梢:“老韩!拼个桌!”

韩文清手一抖,辣粉撒了一汤水。

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他俩也没啥好说的,该丢的嘲讽几年前还在学校的时候早就丢了——偶尔聊聊最近的工作和生活之类的,也都只是点到为止。搭了两三句之后就没后文了。

但奇妙的是,也不感到尴尬。

气氛好的不得了,要是让隔壁拥有丰富教学经历的魏老师过来看一眼指不定吓出心脏病。这种好气氛一直延续到两人吃完了饭,接着——韩文清拿出了两个茶叶蛋。

这是套餐里面自带的,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不要白不要,全当是加餐了。韩文清拿起一个就剥了起来。

然后叶修就非常自然地,拿起了另外一个。

韩文清:“…………”

叶修:“嗯?老韩你看我干吗?”

韩文清决定要跟叶修好好谈谈,于是他放下茶叶蛋,剑眉一拧,道:“叶修,你是买不起茶叶蛋么?”叶修呵呵一笑:“笑话,你当哥是北朝人民啊?”韩文清眉头皱的更深了:“那你想吃自己去买,不行么?”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特无辜地说:“东西就在眼前,哥干嘛要费这个劲跑去买?”

韩文清脸色一黑,怒了。方圆十米内的老师都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而叶修倒是很淡定地吃着茶叶蛋,一点自觉性都没有。韩文清看着他这副满不在乎地模样,觉着自己输了——输在脸皮厚上。于是大手一挥,丢下那个剥了一半的茶叶蛋就走人了:“你吃。”

“诶呀老韩你人这么好啊?俩都给我啦?谢了啊!”叶修朝身后的韩文清招了招手,然后就乐呵呵地吃起茶叶蛋来了。隔壁桌的方锐一个转身,“啧啧啧”了半天,叶修白他一眼,说你舌头打结了啊?方锐呸了一句,道:“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和老林?”

叶修冷笑三声,说:“我和老韩这叫同学情,你以为谁都跟你俩一样掉节操呢?”

方锐一阵哆嗦:“你俩还有同学情?逗我吧你就。”然后就骂骂咧咧地转回身子继续去和林敬言扯皮了。

装作没有看到叶修吃茶叶蛋的时候勾起的嘴角。

 

 

>>4

当叶修第十五次在韩文清这里揩油的时候,韩文清终于是忍不住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叶修就是吃准了他这一口的了。每次你去问他干嘛这样动手动脚,他都能用不同的姿势告诉你同一个答案:哥就是这么不要脸,咋地了吧?你要真跟他怄气,他还能有PLAN B:这时候隔壁的方锐就会凑过头来大呼小叫,说老韩你不要这么小家子气嘛都是同事一场你这是干啥呢,也不管别人听到“小家子气”这几个字安在韩文清身上会有多别扭。

有理有据,令人服气。

到了后来事态愈演愈烈,韩文清连饭都吃不好了。

建筑系自古就苦逼,五大五年学制专业就有它一席之地,而且建筑系还不是那种乖乖待在实验室就能完事儿的专业,有事没事还得到处跑跑,观光写生。所以每次午休铃打响的时候,韩文清还经常带着学生不知道溜达在学校里的哪个角落里呢。

到了教师食堂一看,午饭已经卖完了。

韩文清:“………………”

大妈:“哎呀韩老师你别看我啊求放过啊啊啊,你你你不是让叶老师帮你带了么,我就给叶老师了啊!!”

这时候叶修和方锐就会非常配合地朝他招招手,喊一声“老韩!这边!”,韩文清一看,桌上果然摆着两个碟,两个碟里的鸡腿排骨什么的,都已经没了。

韩文清:“………………”

也是服气。

但韩文清怎么会如此就服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种事情又不是解决不了。

韩文清自幼继承韩家一贯的作风——厨艺好。虽不能说山珍海味信手拈来,但随便做个便当也是绰绰有余的事情。不久之后叶修等人就发现韩文清不来教师食堂吃午饭了——他自己带便当来吃了。

其余老师都松了口气,自从韩文清上岗之后他们就没能吃过一顿好饭,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忍不住伸手摸钱包;叶修可惜了一下没能吃着免费加餐,也就过去了。

事情到这里应该算是皆大欢喜相安无事了,不过看看那八卦贴,显然是还没结束。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韩文清带着学生在一号楼写生。终于宣布下课之后,学生们都奔向食堂背水一战去了,韩文清就坐在一号楼前的大榕树下吃起便当来。

然后就撞见了叶修。

“老韩?吃饭呢?”叶修先开了口,打了声招呼。韩文清点点头:“你吃完了?”“完了完了,这都下课多久了。”说着就上前几步,走到了韩文清身边,“一起坐坐,闲得慌。”

荣耀大学的春天甚是怡人,繁茂的榕树之下阵阵凉风拂过,让人心旷神怡。韩文清抬头看看身边的人,却意外地发现叶修正在出神。

“……为什么不教建筑系?”半晌,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叶修一愣,用手撑着下巴口齿不清地答道:“也就那样,猜也猜得到吧。得罪了个把个人,这不给哥穿小鞋么。”继而笑了几声:“他们拿知道哥当年C语学的一等一的棒。”韩文清皱眉:“工资待遇可不是差了一星半点。”“这哪叫问题,哥现在不过的挺好么。”叶修耸耸肩,好像这事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韩文清却是久久没有答话。叶修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人怎么着也该“哼”一句吧,偏头看看他,发现那人也在看自己,霎时间心底有几分奇妙的感觉。

韩文清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盯了他一会儿,接着叹了口气。“别什么事都往身上扛,以前开始你就这德行。”

风恰到好处地挂过,榕树被挂的沙沙作响,折碎了点点的光斑。

叶修张嘴,韩文清见他这样,想抬手拍拍他的肩告诉他别在意,都是社会人了这点事情也是可以互相理解的。手还没伸过去,叶修已经说出口了:“老韩,你这酸辣鱼丸好像很好吃啊,给我尝尝呗?”

韩文清:“………………”

叶修兴致勃勃地靠了过来,朝韩文清抬了抬下巴。韩文清深吸一口气,瞪了他一眼。叶修撇撇嘴:“别这么小气嘛,不就一鱼丸……老韩你人真好。”话还没说完韩文清就夹起了鱼丸,凑到他嘴边来。叶修也没管这姿势有多瞎眼,伸了伸脖子就吃了。

“啧啧,老韩你手艺不错啊,看不出来嘛。”叶修一边吃还一边发表评论,猛地听到前方传来“嘭”的一声,抬头一看发现一抹女孩子的红裙飘过,转瞬即逝。

叶修:“……………………刚才是不是有人在那里啊?等等老韩,你说她会不会误会什么了?”

韩文清白他一眼:“还不是你作死?”叶修:“…………”说着又捏起一颗鱼丸吃了起来。韩文清气绝,觉得他又败了。

“老韩,你手艺不错的啊,以后帮哥也带个便当怎么样?”“滚。”

 

据说当天晚上,荣耀大学论坛CP区就建起了那贴传颂万代的韩叶真爱图楼。楼主摄影技术高超,选角新颖,色调唯美,是卖人韩叶安利不可或缺的必备良品。

又据方锐大大一说,这之后不久,叶修也不去教师食堂吃午饭了。

“你说他这是干啥呢?”林敬言吃着鸡腿,含糊不清的问对面“啧啧啧”个不停的方锐。方锐呵呵一笑,道:“我早就跟你说了,老叶和老韩,绝对有问题。”

 

 

>>5

叶修看到论坛的今日推荐的时候,心情不错,一路看下来还不停地笑出声。

当然事实并不像贴子里说的那样有趣,现实没有小说狗血嘛。今天中午的时候两个人蹲在教室里吃饭。一开便当叶修才发现今天走得太急,没带筷子。愁眉苦脸地看了看韩文清,换来的也只有一句嘲讽:“哼,自作自受。”

叶修气绝,指了指碗里的卤蛋:“筷子借我用一下,我先吃个蛋充充饥。”韩文清横他一眼,但还是把筷子递了过去。

拿了筷子叶修倒是慢条斯理地吃起卤蛋来。韩文清忍无可忍,吼了他一句:“你有完没完!”叶修看他一眼,说:“别急嘛,这么大一颗呢。”

韩文清脸色一黑,说:“含着。”叶修又是不紧不慢:“太大了,含不下。”

韩文清皱了皱眉,刚想开口,门外突然传来“咚”的一声,两人都是一惊,随后传来慌乱的脚步声。叶修拧眉:“门外是不是有人啊?”韩文清:“有人又怎么了,你吃饭怕被人看啊?”接着就一把夺过筷子,自己吃了起来。

叶修没得饭吃,就盯着门口发呆。那里隔一阵子就传来一阵脚步声,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干嘛。韩文清这时候用筷子的另一头戳了戳叶修,叶修叫了一声,转过头看他:“痛!老韩你干啥呢不会好好打招呼啊?”韩文清瞪他一眼,把筷子递过去:“吃不吃?”

叶修嘟嘟囔囔地接过筷子,吃起饭来。吃到最后夹起一根香肠,没想到这香肠油水太多,一咬汁就溅了一脸。“艹!”叶修骂了句脏,“都喷到脸上了!老韩你这拿什么做的啊?”韩文清嫌弃地“啧”了一声,朝他摆摆手:“自己吃下去!哪来你那么多要求。”说着看了眼他碗里:“吃完了?”叶修忙着找餐巾纸没空搭理他,就点了点头。“那走吧,下午还有课。”

接着一开门就撞到了LZ。

叶修跟在后面,拿了张纸在擦嘴,看到前面韩文清不动了,有些奇怪的伸脖子看了看,于是就看到了小鹿乱撞的LZ和LZ兄弟。

韩文清一皱眉:“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那俩学生猛地回神,接着什么话都没说就跑了。

韩文清:“……”

叶修:“……老韩,我觉得贴你当门神挺好的,真的,辟邪。”

 

当然,他从表妹苏沐橙那里收到论坛贴子地址,已经是晚上的事情了。

叶修倒是心情不错,看着这贴想现在的小年轻也是蛮有想象力的。不过下次要和苏沐橙好好谈谈,她这个CP站队是不是有点问题……

猛地,他想起韩文清看到这贴的表情又会是怎样的精彩,于是打开QQ,弹了它一下。

君莫笑:老韩,看到那贴了不?

几分钟之后才传来回应。

大漠孤烟:看到了。

君莫笑:你说现在的小年轻,思想真是不纯洁,啧啧啧,败坏风气,一定是老魏教他们的。

大漠孤烟:怎么不说是你教他们的?

君莫笑:啧啧,这话说得,好像你就没责任似的。

大漠孤烟:……

叶修对着屏幕笑出了声,他已经能想到韩文清在电脑那头黑着一张脸的样子了。

又翻了翻那个贴子,此时已经被封顶了。他看着底下一排腐女的激动言论,托着脸颊歪了歪脑袋。

「唔……老韩嘛。」

「人也不错啊。」

没头没尾地这般想着,勾起了嘴角。

 

君莫笑:老韩啊,明天我想吃茶叶蛋啊。

大漠孤烟:知道了,滚去睡觉。

 

 

FIN.

 

原脑洞。我很纠结要不要放原脑洞,但其实这个脑洞已经被我们扯得没边了……

写的乱乱的|||就是想写写这个脑洞罢了,说实在我觉得这个好适合写长篇……但窝不敢再开坑了[Byebye.gif]

我要发奋图强,干,不能再沉迷于LL中一蹶不振了!!!!!!!!←FLAG

其实群里面还想了好多脑洞wwwwww高中生ver的韩叶老韩每天带便当结果都被叶修偷去吃,于是某一天老韩在便当里抹了老干妈然后叶修就卒了什么的hhhhhhhhh

干,好想写,但是,我没时间||||

————————————————————

附上群里的原脑洞!




 @超黑極細眼線筆 

这边很抱歉没有把原图附上来OTZ我这人神经比较大,因为在群里说过了想写看没有人反对就擅自写了……(´;ω;`)没有私下问过云YA是我的不对QQQQ我这人不大会说话,总之非常抱歉。云YA如果觉得这样还不够的话我就删文!

下次不会这样了QQ算是给了我一个教训吧OTZ

评论(21)
热度(171)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