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篇]与你[FIN.]

※韩叶ONLY

※原著背景,私设多如毛

※原创人物有,第一视角叙述

※算是中秋贺文了

 

阿凯说要带我见见他的父亲,我想了想,说好,也是时候了。

中秋那天我盛装打扮,提了两手的月饼和花果,风尘仆仆地往阿凯家里赶。阿凯见了我,无声地笑了起来,接过我手上大大小小的礼盒放在地上,然后用手刮刮我的鼻子。

“让你别带那么多东西,干啥呢这是。”“可是……”“他们不是那样的人,你别担心。”“不是说这个,老人家待在家里,总会慎得慌的吧?”

阿凯沉默了。半晌,紧了紧搭在我肩上的手,“嗯”了一声。然后往地上看一眼,提起一盒月饼。“就这个吧。”“好。”

于是我俩坐着他的车,一路向北。车上的我看向窗外,脑子里浑浑噩噩,也不记得在想什么了,大抵是一会儿见了他的父母,该说些什么罢。

哦不,不是父母,是“父亲们”。

 

当我真的见到他们的时候,多少是与想象不同的。

开门的是一个高个男人,面色清朗,棱角分明,一头干练的浓密黑发,眉宇之间的英气更是咄咄逼人。若不是阿凯喊的那一声“爸”,我真是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中老年人。

“进来吧,你姐还没回来。”阿凯应了一声,跟上去了,我则跟在他身后进了屋。房子挺大,装修倒是很简朴大气,不难想象主人的性情爱好。阿凯与他爸拉开了些许距离,或许是为了照顾落在他们身后,显得有几分尴尬的我。“这是我爸,韩文清。”“嗯,记着呢。”我点点头——阿凯跟我提过,我自然不会傻到忘记(很有可能成为)自己公公的名字。韩文清,韩凯,倒是一对儿一眼就能让人认出是父子的名字。猛地我来了兴致,凑上去小声地问他:“那你妈呢?”说完自己先没忍住,笑了起来——当然没敢笑出声。

他见我这样,摇摇头,伸手摸摸我的头顶:“别瞎闹,一会儿见了,也得喊爹。”我被他这动作弄得有些耳热,多大个人了,也就他还把我当个孩子。“知道的知道的,你别揉了。”躲开他的手,我拿出手机,悄悄翻起他给我的,他父亲们的照片。右边这个看来就是韩文清,那左边这个……

“爹,我回来了。”阿凯走到我跟前,这样说道。我被吓了一小跳,赶紧收起了手机。客厅里,一个中年男人叼着烟,对阿凯露出一个笑容:“好小子,还知道要回来啊。”阿凯也报以一笑:“怎么了你,我哪年不回来了,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很没良心似的。”“哟呵,小子还学会顶嘴了,说得好像你一年回来两趟就很有良心似的。”阿凯叹了口气:“我这还不是为了……”“别理你爹,他就是想你了。”韩文清——我还是叫韩先生吧——突然插了话,面不改色地看了眼男人。男人吐出口烟,有些抱怨的看着韩先生:“老韩,给点面子好不好,这儿还有小姑娘在呢。”

我猛地意识到我并不是在看戏,这儿还有我的一份角儿。一瞬间我有些慌乱,准备的那些词也不知道丢去哪儿了。阿凯在这时候握住了我的手,侧过头来,轻轻地对我说:“这是我爹,叶修。”

我就是喜欢他的声音,没办法,可以说我是被他的声音给骗的,就像那海妖塞壬。于是我定了定神,从阿凯身后站了出来,与他肩并肩的说道:“韩先生,叶先生,晚上好,冒昧打搅了。”

阿凯笑了,接着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爸,爹,之前也跟你们提过了。”他顿了顿,眼神清亮,像是在确认什么,我知道这是他认真起来的前兆。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开了口:“这是我女朋友,何莲。”

谁都没有说话,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只有叶先生面前的那些飘忽不定的灰烟动摇着。我抿着下唇,用力握紧阿凯的手,脑子里像是走马灯一样的放映着零碎的画面。父母的容颜,家,蓝天,学校,阿凯,阿凯,工作,上司,阿凯,房价,争吵,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叹了口气,接着,开了口:“让人家一女孩子站那么久,像什么样子,小何快进来坐啊。”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是阿凯扯着我进了客厅。走到叶先生面前我才顿悟,赶忙将手里的月饼递了出去。

叶先生看着月饼,不知道在想什么,竟是露出了笑颜:“干啥呢这是?”我想开口,阿凯却抢了白:“怕你俩寂寞呗,热闹热闹。”“尽浪费钱,胡闹。”韩先生在一旁倒水,我赶忙过去帮忙,他就从叶先生手里拿过了月饼,摇摇头,继而小心翼翼地放在茶几上。我看着他们爷仨,一不小心,笑了起来。阿凯察觉到我在笑,撞撞我的胳膊,问:“笑啥呢?”我甩甩头发:“没啥,就觉得你们一家人真像。”阿凯一笑,不置可否,却是道:“不对,是我们一家人。”

 

我和阿凯坐在沙发的这边,韩先生就和叶先生坐在对面。他俩坐下的时候,韩先生很自然的就拉过叶先生的手,揣在了兜里。大概是见我露出惊讶与不解的神色吧,韩先生开了口:“天要冷了,他怕凉。”我垂下眼帘点点头,开口道:“阿凯和您真像,天一冷就犯冻疮,我给他织了几副手套都不管用。”

说完才觉着自己这话是不是太过失礼了,赶紧捂住了嘴。叶先生却是先一步笑了起来:“这么手巧的女孩儿都给你骗到了,行啊。”我一怔,意识到这话是对阿凯说的。阿凯无奈的笑笑,算是认输了。我看着觉得好笑,鲜有能把阿凯逼的哑口无言的人,他爹居然是其中之一。然而心底觉得好笑,却不敢流露出太多的情绪——我总觉得韩先生看我的眼光有几分不悦。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一进屋我就有这么一股感觉,离得越近,这感觉就越浓烈。

叶先生吸了口烟,道:“小何今年几岁了?”是个“婆”媳见面必问的问题,我心里有数,刚想开口,却有别的声音响起:“比我小俩,属猪。”是阿凯。我见他这样,也就点点头。

叶先生“嗯”了一声,又问:“和小凯认识几年了?”“6年了,大三那年认识的。”

回答的不是我,又是阿凯。我一怔,继而明白了,那是阿凯在紧张。明了之后是几分小小的不悦:他就那么害怕我会出错么?

叶先生一定也是看出了这其中的猫腻。他笑了,玩味似的看了阿凯一眼,接着又问:“怎么认识的?”

我心第一乐:这话阿凯一定说不出口。果然,阿凯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拍拍他的手,开了口:“是韩凯他英雄救美。那会儿我大一,人生地不熟的,在校外碰上了几个小地痞,是他救了我。”说完自己笑了笑,接道:“很没品的初遇,对吧?”

韩先生没什么表情,我也猜不透他的心思,说实话这让我有些失落。叶先生倒是笑得越欢了,摆摆手,说:“这算啥,比起我和老韩那会儿,好多了。”

“叶修。”韩先生沉着嗓子喊了一句,不过似乎没起什么效果,他“啧”一句,不知道往哪儿捏了叶先生一把。叶先生叫了一声,好歹是止住了笑。我心里好奇得紧,却又不敢问,只好瞟两眼阿凯,想让他之后告诉我。

哪知叶先生吸了口烟,又开了口:“那还是咱俩18岁的时候了……”“你18,我19。”“啧,这就是老韩你的不对了啊,知道个数就行了,这么计较干嘛。”叶先生有些埋怨的看韩先生一眼。韩先生回瞪他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

叶先生得意地一挑眉,又开口:“那时候刚在荣耀常规赛上撞见……小凯有和你提过我俩之前是干啥的吧?”我点点头,阿凯他当然提过。荣耀即使到现在也是个挺有规模的游戏,那些职业联赛我倒也听说过,不过是之前没想到身边竟有从事过这一行的人罢了。

“那时候第一场常规赛刚刚结束,老韩还输我一局,嘿嘿,偷偷哭鼻子着吧。”说完笑嘻嘻地看向韩先生。韩先生皱皱眉,似乎对他的调侃不屑一顾,只是随手撩起叶先生额前的散发,我想或许是顾虑到我还在场的原因吧。

叶先生看似心满意足地扭回头来,接着道:“比赛结束之后在后台撞见,不是我说,老韩小小年纪就那么一张脸,看谁都跟看债主似的,还领一个战队过来,搞得我都以为是不是我上辈子的仇家呢。”原来韩先生是天生就这样的么……?我心下一惊,偷偷看了眼韩先生,他依旧没什么表情。那是不是说明他并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这样一想,心里便轻松几分,脸上的笑颜也不经扩大了几分。

“他一见到我们战队的人就问我在哪里,找着了人就拉起来说你那战术不好,你说我当时得多尴尬……”“你尴尬个什么劲,明明就是你先挑的头,我不过过去打个招呼罢了。”“老韩你缩什么呢?不是你先说我团战的布局有问题么?”“哼,要不打个电话问问吴雪峰?到底是谁先说我那招双虎掌出的早了?”“……”

听着听着话题就偏了,然而大抵也能听出他们在吵架。阿凯附身过来,跟我说他俩当时吵了好久,场地都闭馆了还在回宾馆的途中吵了一路。我不禁莞尔,因为想起了阿凯给我看的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大概是什么盛大晚会的时候拍的吧。两人站在舞台上,看起来也年不过三十。他们站在闪耀的灯光之下,漆黑的人群之前;双手紧紧相握,张扬的笑容和坚定的眼神流露出他们注定有一段不一样的人生历程。那是他们曾经拥有,并且会铭记一生的过往。然而现在,锋芒相对早已不在,就连吵架,也不过是让人能眼带笑意的拌嘴罢了。

我突然觉得,岁月消磨了很多东西,多到你无法想象;岁月也沉淀了很多东西,多到你无法想象。

“好了,爸,爹,这个话题你们都说了好多次了,我听着不腻何莲都要听烦了。”阿凯在这时突然出了声,打断了二人的斗嘴。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暗暗吃惊,连忙开口辩解:“不是的,我觉得挺有趣……”“好了老韩别怄气了,你看人家小姑娘都烦了。”叶先生居然在这时候接了阿凯的话。我张张嘴,还想说什么,继而反应过来,也就背了这个黑锅。

接下来的谈话显得轻松了不少。叶先生挺会找话题,我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把我和阿凯的事情讲了大半。阿凯和我一起说着,两个人的话,让故事显得完整了不少,也添了笑料。房间里不时地有笑声,就连韩先生的眉头都舒展了几分,这让我信心大增。

可慢慢的,我发现阿凯不再插话了。发觉这个事实让我心头一震,侧头一看,发现他正低着头。短暂的诧异之后,我明白了:他要把这一趟的真正目的供出来了。

过了半晌,阿凯终于是抬起了头。我知道他想做什么事儿,心里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果不其然,他开了口。

“爸,爹。”

“今天我带何莲来,就是想说一件事情。”

“我们俩,要结婚。”

“嗡”的一声,在那一刹那我什么都听不到了。

 

“爸!爹!我回来了!小凯他到了么?”门外传来女人高亮的声音,猛然间将我拉了回来。我想起这是阿凯的姐姐——自然是干的——以前打过几次照面,都算是认识。

叶先生灭了手里的烟,看了一眼我——或者是阿凯,我不确定,我现在手心底里都是颤的——接着开了口:“小凯啊……”“去外面找你姐,她一定带了很多东西回来。”

接话的是韩先生,我一惊,有些慌张地偏过头。叶先生没说什么,眼神移向我的身后,喊道:“漠知,你弟在呢,我赶他出来见你!”说完冲阿凯扬了扬下巴:“快去,愣着干啥。”

阿凯也是一怔,继而抿了抿下唇,起身离席。我见状,也想跟着起身:“我也去……”“不用。”阿凯将我压了下来,道,“我去。爸和爹一定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我承认我是慌张了,但听到阿凯这般说道,我也只好定下了神,点点头,坐回了原位。阿凯笑了,接着冲门外喊了起来:“姐,我在呢!”我看着他走出了客厅,接着,才敢把目光转回韩先生和叶先生那处。

叶先生看看我,开口道:“小何,你想好了么?”“……诶?”我没听懂他的意思,反射性地问了出来。叶先生接着补充:“对于未来,你想好了么?”

我一怔,陷入了些许的迷茫。

说实话,我并没有想好。工作刚刚有些起色,却撞见个让人闹心的上司;本地的房价也让人望而却步,对于我这种外来子女简直是一场灾难。或许最快的解决方法就是嫁给阿凯,拥有不错家境的他一定能解决我的问题,可我的自尊却不允许我这么做。然而这一切,都在阿凯向我求婚的那一瞬,土崩瓦解了。以至于现在重拾起这些问题,让我迷失了原来的方针。

我不知道此刻问我这问题是为了何种原因,这种不上不下的心情格外地让我不安。然而成败可能就在此一举,我咬咬下唇,开口:“我……”“小何,想听听我们的故事么?”

“……诶?”我一愣,这才发现开口的还是叶先生。抬头,撞见他弯着眼眉,似有若无的笑颜。我张阖了几下双唇,继而用力点头:“……想!”

叶先生轻笑一声,又点起了一根烟,开了口:“我不知道你是怎样看我们的,但对于你,我一定是羡慕的。

“先别惊讶,话总得慢慢说嘛。

“我认识老韩,大概已经有三四十年了吧。但是到现在,我也没过他们家门。不仅如此,我连自己家也回不了。我家老头的那臭脾气就不提了,老韩他爸和他一个德行,见了谁都板着一张脸,对我说的话一句就没超过十个字,嘿嘿,都快赶上周泽楷了……啊抱歉,小何你大概不知道那人吧。反正他爸没给我好脸色就对了。

“你也知道我们以前都是干什么的。都说做我们这行的一旦退役就是人生的终点,倒也不假,但幸好和我看对眼的是老韩。我俩都退休了之后,合计着用他的钱先过过日子什么的。然而这点小算盘也被他爸发现了。老韩他爹做起事来比他还狠,直接冻结了账户,估计是想借此逼着老韩回去吧。我爸就不用说了,从我去打荣耀开始就没打算再理我了,等知道我和老韩这档子事儿气得都发心脏病了。

“那段日子我们吵了很多架,也一度很心浮气躁地想要分开。很简单的选择对吧,只要顺了咱爸妈的意思,我俩说不定都能过上好日子。

但幸好,不论是我,还是他,都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放手的人。”

听到这里我有些鼻酸。是啊,就算时间在飞跃,时代还是这个时代。虽然现在可以接受他们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但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能接受。起码国家就在起“带头作用“:同性结婚至今是不被允许的。我自然是不会知晓他们的世界的,但我知道,那一定是一段凄灰的时光。

他们是最传奇的人,他们又是最普通的人。正因如此,才更珍贵。

“还好我还自己偷偷藏了点家底。于是那段日子,找工作,托关系,老韩还去考出了大学文凭。忙忙碌碌地仿佛只是个刚步入社会的小青年。一转眼四五年过去了,日子才算安定下来。老头子对我的态度也算是放缓了,虽然还是不给我好脸看,但你看看这房子,可不就是咱俩努力来的结果?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和老韩领养了漠知和阿凯。”

故事到这里算是讲完了。我却还沉浸在自己的万千思绪里,有点儿没转过来。过了一会儿,才叹出一句:“……真是世态炎凉啊。”

叶先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韩先生也放柔了眉宇。我有些惊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些什么。烟在这时候又燃尽了,叶先生拧了拧,再次开口:

“小何,你和小凯的情况,他也有跟我提过。或许我们和你们的情况会有所不同,但是我还是想说这句话。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小何来了?在哪儿呢??小何!!快让姐看看!”

叶姐的声音突然想起,将我拉回了现实。我应了一声,喊道:“叶姐!我在这儿呢!”不一会儿阿凯姐姐就走了进来,见着了我先打声招呼,接着和韩先生与叶先生聊了起来,大概是说今年孩子留在夫家,她只自己过来了。阿凯跟在她身后,进来之后用眼神在问我情况,但到这份上我也不能定个结论,只好微微摇头。几句之后叶姐就拐进了厨房,做晚饭去了。

我见状,有心想去帮忙,却又觉得坏了礼。“小何是浙江人,对吧?”叶先生在这时候突然问起,我点点头,答道:“嗯,杭州的。”

叶先生笑了,又道:“那太好了,快去做个糯米糖藕给爹常常,老韩总学不会这个,你爹我可是馋死了。”

我瞪大了眼,一瞬间各式各样的情绪涌上心头,半晌,才用微微颤抖的声音答道:“……好!”

 

晚饭做好都已经是七点了,我把几块月饼切成瓣儿,端了出去,冲阳台上喊:“爸,爹!吃饭了!”

圆月的光辉之下,他们俩就坐在那里,低语些什么。偶尔能看到韩先生皱起的眉头和叶先生咧开的嘴角。听到我的声音,他俩回过头,接着起身走了进来:“来了,都等着吃呢啊。”

我突然觉得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这情愫大概是千丝万缕汇聚起来的,一时间也无法说明。我只是觉得很幸福,不只是我的幸福。所有人陆陆续续地入席,开始东拉西扯地聊起天来,不时地有笑声传入耳中。我看着这一桌子,觉得我们真像一家人。

不对,我们就是一家人。

 

 

FIN.


————————————————————

说是韩叶,却又不像是韩叶的东西……不知道怎么说,只能OTZ

但是不想再细想,不想再纠结,因为就是想这么写罢了。就是想写写他们之间这种的细水流长而已。

也仅此怀念我的外公外婆。二老已经去世多年,然而每年这种时候,还是会想起他们。

外婆去世的时候78岁,正好是他们的金婚之年。两年之后,外公辞世。我想,他们现在也一定很幸福。

评论(12)
热度(55)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