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双花/短篇]你想唱首歌么?[上下FIN.]

※奇怪的小脑洞,但是有点长【【【分个上下两段吧

※半架空……吧?(x(OOC,OOC,OOC

※双花平乐ONLY

张佳乐有一只背后灵。

最初察觉到时,是6岁。那时小小的张佳乐被外婆领上街散步。年纪小的男孩就是好动,外婆低头买了个苹果,张佳乐就迫不及待地去穿马路了。人小腿短,跑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就红灯了,接着公交车迎面驰来。

就在这时,张佳乐被人从身后,狠狠推了一把。

车是避开了,但是这一把推得实在有点狠。张佳乐一个前滚翻磕到了地上,接着两眼一黑,昏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张佳乐不知道过了多久,现在什么情况,但是他是被一个陌生的声音给吵醒的。

那声音略带沙哑,却很有底气,中气十足地在唱……唱摇篮曲。而且唱得鬼泣神号,惊为天人。张佳乐一觉睡醒就听到如此人间绝响,当时就大喊一声:“谁在唱歌啊!!五音不全就不要唱歌,植物人都能被你嚎醒了!!!”

全世界寂静了三秒,接着外婆飞扑了过来:“哎呀乐乐你可醒了!外婆都担心死了!!唱歌?没有人在唱啊?哎呀额滴神啊好外孙你该不会是被摔傻了吧呜呜呜……”

张佳乐起床气还没过,但还是从一大堆话中抓住了重点:“没人唱歌??怎么可能!我明明听到有个破鸭嗓子在唱歌!!我都被吵醒了!”

外婆的脸色由白到红由红到白,迈着小碎步就去找医生了,接着就听到那医生说了一大串“您外孙的X光片显示他一切正常”什么的。张佳乐心里奇怪得很,不过也没人唱歌了,于是翻个身,准备睡个回笼觉。

睡着之前,听到有什么人嘀咕了一句。“真有这么难听么?”

本来这种事情,按照张佳乐那小脑瓜的尿性,应该是一觉起来拍拍屁股就忘记光的货色。但很可惜,事实不仅没有如此,反而变本加厉。

那一摔虽然没把张佳乐搞残疾了什么的,但却好像开了他的天眼。这之后,张佳乐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背后,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慢慢地,他甚至能听到那家伙的声音,有时是类似走路的“踏踏”声,有时是轻轻的呼吸声,更多的时候,是……唱摇篮曲的歌声。

“都说了不会唱歌就别唱了!!你好歹换首歌唱唱啊啊啊!!!”耐心总是被一点点磨掉的,终于,他受不了这声音,喊了出来。

歌声戛然而止,过了半晌,听到有人尴尬的咳了一声,接着那家伙终于是说人话了:“小……小鬼,说什么呢你!”

张佳乐心里暴汗,其实你也知道你唱的很难听吧??心虚个什么劲啊!!不过那家伙还代理自己了,干脆把话放清楚,让他再也别唱歌了。

“喂,你谁啊?为什么一直跟着我……诶?”张佳乐回头,却发现背后还是空无一人。就在他出神的片刻,听到有人轻笑了两声:“嘿嘿,小鬼,这两个问题吧,我可以用一个答案回答你。因为我是你的背后灵。”

张佳乐的小脑瓜低下去了三秒。三秒后,抬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背后传来什么东西触地的声音,接着那家伙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不害怕么?!”

张佳乐一叉腰,大刺刺地说:“慌什么?背后灵而已,我外婆说,那只是只是喜欢跟在人背后的鬼罢了,害不了人!”背后沉寂了一会儿,接着叹出一口气。张佳乐嘿嘿一笑,又道:“比起这个,你到底叫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那我能看看你的样子么?”“这也不行。”“……你做鬼怎么这么小气啊!!”张佳乐怒了,不耐烦的一摔他的模型小手枪。

背后灵笑了一声,开口:“我这是为你好,别不识好人心。”“什么意思?!”张佳乐一蹙眉问。“那是因为啊……如果你知道了我的名字或者脸,就要被我吃掉!”

张佳乐不说话了。到底是小孩子,现在开始感到害怕了。然而没过多久,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诶”了一声:“既然你要吃我,那还那么好心的告诉我干嘛?这不就像是老狼告诉小红帽,我要吃你你快点跑么?”

背后灵噎了几秒,咳嗽一声,道:“因为你太小了,没二两肉,养肥了再吃。”张佳乐跳了起来,伸出一根指头指着空气,“你你你”了半天,最后大喊一声:“有种你跟我一辈子!我也不会让你吃掉的!!”说完就躲到被窝里去了。

背后灵“哼”了一声,听起来像是笑了。接着,轻轻开口:“别一直你你你的,听着多不顺耳。”“那你说怎么办?”“嗯……叫我大孙怎么样?反正这不是我真名。”“你没骗我吧?!”“不骗你。”“那……大孙?”“嗯。”“诶嘿,大孙!”“诶。”“大孙大孙!”“在呢,小孩子快睡觉!要不我唱摇篮曲给你听?”“我睡了!!”

背后灵嘀咕了几句,再过了一会儿也没动静了。张佳乐竖起耳朵听了半天,终于舒了一口气,掩了掩被子,准备睡了。

睡着之前,偷偷摸摸地说一句:“晚安,大孙。”

他自然是听不到背后灵在心底回的那句:“晚安,佳乐。”

 

就像前面说的,张佳乐这人吧,说好听了就是天生乐天派,说难听点儿那就是脑袋缺根筋。这不,太阳西沉东升,一个晚上过去,有很多事情就忘在脑袋后面了,比如,背后灵——现在应该叫大孙,要吃掉他的宣言。

于是第二天背着个小书包,欢欢喜喜跟着老妈又去上幼儿园了,好像昨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已经把这件事情消化完了一样。

但是,张佳乐这忘性还是自带选择性的。他忘记了大孙要吃他,却没有忘记大孙的存在。

于是慢慢地,大孙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每天和他聊聊天,说说自个儿今天玩了啥吃了啥,幼儿园里哪个小兔崽子欠收拾,今天的奶茶第二杯半价。有时候别人问自己一句:“张佳乐你在跟谁聊天?”张佳乐抬抬下巴,说:“我在跟上帝谈话!”感觉自己屌屌的。

于是慢慢地,这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上小学的时候,张佳乐总是考第二,原因是班里有个学霸,名字叫做张新杰。要张佳乐说吧,张新杰这人还挺不错,除了有些偏执症。说到底,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然而班里那群野孩子却不管,总爱拿张佳乐“千年老二”的名号损他。

虽然张佳乐也知道,男孩子不能动不动就哭,丢人。但毕竟年纪小,受了委屈总是难过的。在学校里不屑一顾,到了家里就偷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哭。

“我说大孙,我真的就只能考第二么?”

大孙一直跟在他的背后,自然知道他在学校里被怎么损了。张佳乐也就这么一说,小孩子么,哭哭闹闹,发泄效果总是特别好的。

然而这时候,却听到背后灵格外认真的声音。不同于平常嬉闹的打哈,是一种低沉,而又坚定的声音。

“你可以拿第一,只要你从不放弃。因为冠军就在那里。”

张佳乐第一次觉得大孙的声音这么好听,差点就把他唱的摇篮曲给忘了。

但是到小学结束张佳乐还是没拿过第一。不过那些野孩子再拿“千年老二”来损他的时候,他已经学会怎么反击了。

“老二怎么了?你们连老二都没有!”

这句话当然是大孙教给他的,一语双关,韵味浓厚。那群野孩子全都听傻了,一旁的张新杰偷偷的点了个赞。

至于张佳乐拿第一,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上初中的时候学校里流行一个韩国组合,组合里的队长留着一头披肩的红发,看起来是挺帅气的,班里的女生都喜欢的不得了。

青春期的小屁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吃醋在肚子里,倒不是说有喜欢的女孩子,只是想让别人多注意自己罢了。张佳乐也不例外。可惜他生来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家里自然也不许染发,学校也不许留怪发。于是只好自己偷偷的留长发。每天拿夹子把稍长的头发往上夹,上学的时候再带个帽子。一直熬到春游,把帽子一摘,吓死一帮同学。

有几个女生惊叫了出来,接着有些脸红,张佳乐本来长得就不差,再留个长发确实有几分那个明星的味道。这些张佳乐都看在眼里,心里倍儿爽。

“张佳乐你梳个辫子干嘛??”然而男生显然不买这个账,纷纷跳起来开玩笑。本来张佳乐是不想扎起来的,但是一玩开就热得慌,只能扎辫子了,想到这里他觉得女生也真是不容易。

“怎么?羡慕啊!”“呵,羡慕你个鬼!这是破绽懂不懂!”“什么破……艹!”张佳乐话都没说完就被人扯了头发。这一扯可实在有点爽,张佳乐生理性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找死啊你!”说着就一拳打了过去。

男生之间很多的打架就是这样,一开始不过开开玩笑,但打着打着就认真了起来。那男孩人缘比较广,帮他的人也比较多。张佳乐虽然也不好惹,但总是寡不敌众,眼看这就要歇菜了。

这时候,那领头的男生突然嚎了一句,接着捂住了额头蹲了下去:“靠,谁拿石头砸我!!”

几个同学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才谁都没有出手啊。“卧槽,到底谁啊!又来!”接着对方里的另一个孩子也嚎了起来,大伙儿一瞬间慌了神。张佳乐也是错愕,继而立刻反应了过来。

是大孙。

有隐藏动力源的感觉就是赞,不一会儿那些人就怂了,丢下一句“算你小子狠”,跑路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张佳乐心情棒棒的,冲背后喊:“说吧大孙!想吃啥,我请你!”

背后传来一声笑,大孙开了口:“我不吃,别浪费钱了。”张佳乐刚想说别客气,突然顿了顿。确实,如果是鬼的话,好像真的不吃人类的食物……?“诶,那你不吃东西那怎么活下去啊?”问出口之后张佳乐自己都有些汗颜:死都死了还说什么活下去。

背后灵哼哼了两声,然后说:“嗯……我只要吃你就能活下去啦。”“滚!”

 

张佳乐哼着小曲,走在前面,他不用回头,也能知道大孙紧紧地跟着他,站在他的身后。

“回去把头发剪了吧。”“别啊,我留了好久的。”张佳乐撇撇嘴,接着低声嘀咕起来,“而且女生们也都喜欢这样的啊……”“别在意她们啦。只要是你自己,怎样都是最帅的。”

张佳乐嘴里的小曲儿没了调,心里的小鼓打错了拍。

于是后来他把头发剪了,短短的,额前的刘海碎散,配上他的笑颜晕倒一帮女生。

 

高中的时候赶上叛逆期,高一张佳乐就是个学院小混混。小学的时候想要染发,这会儿终于是染上了;逃课打篮球那是经常的事情,偶尔还夜不归宿去网吧泡一个晚上。那会儿还交了个女朋友,两个人都是半带玩笑半认真,但到最后张佳乐却是被狠狠甩了。

“你这人为什么一点都不会体贴人啊?交你这样的男朋友有什么意思?”

这是女生给出的分手理由。张佳乐刚被甩了个巴掌丢了一血,又被补一刀丢了二血,当场愣住了。女生都走远了他才反应过来,背着书包就翘课了。

学校近江,大白天逃课背着书包走在河堤上,有一种慕容○海的感觉。张佳乐心里已经把那女生骂了千百回了,要是对方是个男的他早就动手……呸,没这个可能吧。就算是这样还是心情低落,毕竟是初恋,今生只有一次啊。

“大孙,说点什么吧,今天小爷心情好,想听你说说话。”张佳乐坐在河边吹吹风,对背后灵这样说道。

上了高中之后大孙就安静了不少,很多时候都不说话,叫了他也不会马上理,好像是想什么事情想出神了。张佳乐觉得奇怪,却又不好开口,难不成真是因为饿得太久了?

背后没有传来声音,张佳乐这会儿心烦意乱,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口:“大孙?你在么?艾玛你倒是理……”

话还没说完,背上突然有什么东西,覆了上来。

温度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冰凉,但却很宽厚,让人很安心。张佳乐愣了一下,突然想明白了,这是大孙抱住了他。

这是在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能感受到的拥抱,只有我一个人能感受到的温度。

背后灵的呼吸也没有热度,只是单调的声音回响在张佳乐的耳边。接着,那人深吸一口气,开了口:

“想哭就哭吧,反正这儿只有我,不丢脸。”

于是张佳乐哭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哭了。虽然窝囊的很,但是就在这种时候,才会哭得出来。

张佳乐一边将那些记忆,顺着泪水流向体外,一边又觉着,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正在变成可能。

 

高二叛逆期过了,学业也紧张了起来。张佳乐成绩并不差,脑瓜除了缺了某根筋其他部分还是很发达的,但因为高一几乎没好好学习,只好一直发愤图强。晚上看书看到1、2点那是经常的事情了。

这样的强度是个人就受不了,但没办法,只能这般折磨自己。靠着顽强的毅力张佳乐撑过了不少夜晚,而且他有秘密武器——还是大孙。只要犯困了就跟他聊聊天,不论聊什么都能提起神。

他们聊的话题还是那样天南地北,什么都聊,唯一不聊的是大孙自己。有一晚张佳乐问他:“我说,你到底为什么跟着我啊?我是说你干嘛不去跟着别人?”

背后灵沉默了一阵子,突然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本来我死了就死了呗,没想到还不能去阴间享个福,还得在这儿陪你。没办法,谁让……”不是大孙不说下去了,是张佳乐太困了,他困得头都快掉下去了,意识也模糊起来。大孙看了,说一句:“诶,我看你也是不容易,要不给你唱摇篮曲安安眠吧?”他就能立马醒过来,效果比悬梁刺股都棒,五星好评。

清醒的张佳乐奋笔疾书,大孙吸了几次气,还是把那句话噎回去了。

「谁让上一辈子你是我的全部呢。」

高中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过去了。在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接到985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张佳乐确认了自己这几年的辛苦没有白费,也确认了另外一件事情。

他喜欢大孙,或者说,他爱上了大孙。爱上一个从未见过的人,爱上另一个世界的人,听起来好像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但现实就是如此。

爱上一个人之后会怎么办?

对于张佳乐来说,他想见他,现在,马上。

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也早就知道那句“我要吃了你”是假话了,如果大孙真要吃他,那有一千种方法可以满足吃了他的条件。那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自己关于他的一切?

不管原因是什么,张佳乐想见他,现在,马上。

 

 

大学的时候张佳乐报的数学系,高材生,长得又帅,招蜂引蝶那是分分钟的事情。然而上门的女生却被张佳乐一个个都拒绝了。学校里的人觉得奇怪,连大孙都觉得奇怪。张佳乐听了,说一句“好好读书不能重蹈覆辙”就算糊弄过去了。

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那天之后他就想尽办法,想见大孙,哪怕一面也好。说实在这难度确实有点大,大孙每天都跟在他背后,他又不能明晃晃地去搜百○什么的。张佳乐试过偷偷去古董店,看看那些年代已久的铜镜,因为小时候他听外婆说这样可以照出鬼的样子;他也试过在兜里藏一小包盐,没事儿就撒点在周围,听说这样可以显灵;或者清明之后,收起一桶香灰,猛地朝后一泼。

别人觉得他有些异常,张佳乐就说最近自己看多了怪诞小说,蹭点阳气;大孙觉得他有些异常,他就跟他说自己开开玩笑呢,他怕他跟着自己跟久了,添自己的霉运。

然而大孙怎么会察觉不到他的真正用意,于是慢慢的,他又变得沉默起来,就像高一时那样。

张佳乐发现了他的沉默,也了然他沉默的原因。然而他很生气,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这人从来这样,不爽什么就说什么,直来直去。于是他问大孙,为什么躲着自己,为什么不肯让自己看看他。

“别拿那个理由搪塞我了,你以为我还会信么?”他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这样问道。

背后灵依旧沉默着,什么也不说。张佳乐恼了,提高了嗓音,又问一遍:“大孙,你他妈到底犯什么毛病??为什么不肯让我见见你??”

“会见到的。”背后灵终于是回答了,答的声音很坚定,却又有一丝丝的疲惫,“只是时候没到。”

张佳乐被这个答案噎住了,半晌“啧”了一声,一拍桌子,起身走人了。

好,你不答应我也要见到你,无论用什么方法。

 

大学毕业之后每天都是忙碌的奔波,现在这个社会就算是个985本科毕业生也难找工作。家里人本来还问张佳乐要不要去读研究生,但张佳乐却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了,还是多花点时间来社会上闯荡比较实在。闯荡闯荡,就闯成这个样子了。

“你被录用了。”中年男人的声音浑厚低沉,说出的话和“你被录取了”是多么的相似,然而却已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情了。

张佳乐迈着百八儿正经的步子走出大楼,接着终于耸下肩膀,长出一口气。“…………靠!!!爽!!!!!”喜悦的心情涌上心头,让他忍不住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了出来。路人纷纷侧目,或投来嫌弃的目光,或投来善意的微笑,然而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张佳乐扛起公文包,飞快地跑了起来。

“大孙!!!他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张佳乐对着天空大喊,背后灵当然知道这是跟自己说的。他哼出一口气,似乎是笑了:“啊,做的不错!”张佳乐“嘿嘿”两声,道:“那是,小爷我有什么做不到的!”

说着看了看手表,好像还有时间能在晚饭前赶到家里。张佳乐“啧”了一声,挑了条捷径往家里走去。

捷径的两旁都是建筑工地,这是为了工人方便而开出来的小路,却被张佳乐发现而利用了。他一路哼着小曲儿,心情飞得老高。

却全然没有看见头顶上陡然落下的钢管。

“张佳乐!!”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张佳乐一惊,先是看了一眼后方,继而才发现头顶上掉下的异物。一瞬间呼吸都滞住了,他迈开步子,想要逃离。

「……来不及了!!」

 

再醒来约莫是十分钟之后,张佳乐皱皱眉头,艰难地睁开眼睛。「雾草,老子死了?!」第一反应是这个,然而浑身却没有半点的不适。他有些惊奇,抬头一看,确认看不到任何日光。

猛地,他听到耳边有什么声音在回响,好像是人呼吸的声音。他已经,借着透过钢管的微弱的光线,看向了耳侧。

“……大孙?”

二十有余,留着利落寸头的男人笑笑,开了口:“答对了。”

一瞬间诸多繁杂的心情涌上心头,张佳乐张了几次嘴,最后才缓缓开口:“……我能看见你了!!”

大孙耸耸肩:“看起来是这样。”张佳乐咧嘴一笑,又迫不及待的开口:“卧槽,是你救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屌,说起来小时候你也救过我一次,你那一下推得可真狠,不会是像这样压过来的吧?哟呵仔细一看你还长的挺不错,小爷我挺中意你啊要不要跟我一起混……大孙?”

张佳乐说不下去了,因为大孙的“身体”,突然开始泛起奇妙的光辉。

大孙倒是挺不在意,又道:“怎么?不说下去了?”张佳乐被这一问才恢复了语言功能:“大孙……你……”“啊,你说这个啊。”大孙抬手,看了看自己,报以一笑,“是差不多了呢。”“……差不多什么?”张佳乐抱着一丝希望,小心翼翼地开口。大孙看着他这样,笑意却更浓了:“差不多该消失了。”

张佳乐觉得现在自己张嘴上下嘴皮就能打结,他噎了半晌,终于像是组织好了语言:“……如果我见到你,或者知道你的名字,就会是这样么?”

大孙点点头:“看起来是这样。”“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张佳乐有些失控,愤怒地喊了出来,然而双眼却早已被泪水打湿。

大孙一直在笑,他把张佳乐的头摁在了怀里。这次他有体温了,不像之前那次的拥抱,冷冰冰的,然而张佳乐现在却止不住地打颤。他听到大孙在自己耳边轻轻地,开了口:“因为这一天总会到来。”

“我早就死了,说实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没去阴间享福,而是陪你接着待在这个世上。

“现在我算是知道了,因为你太二,脑袋缺根筋,命里注定有这么一遭。阎王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让我来帮你抵一命。

“真是个麻烦的小鬼,害得我还得多待这么多年。

“可是没办法。

“谁让你是我的全部呢,无论是哪一生。”

大孙抬头,捧起了张佳乐的脸,嗤笑一声:“别哭啊,丢人。”“靠,你管老子!你不是要消失了么!!”张佳乐一推大孙,接着低下了头,大孙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他在哭泣,为自己哭。大孙看着自己已经几乎消失殆尽的身体,叹了口气。

“以后没人打架帮你了哦。”“滚蛋!老子可是文明人,打什么架!”“没人陪你第二杯半价了啊。”“我靠!我不会找女朋友啊!!”“也没人给你唱摇篮曲听了。”“要听才有鬼!!!!”

“……好吧,我要听。”

大孙“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张佳乐一瞬间恼了,眼泪都收了回去:“笑P!!!老子这是可怜你!!!”“好好好,谢谢大爷,小的心领了。”

“……起码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张佳乐看着大孙虚无缥缈的身体,跌坐回去,闷闷地问道。

大孙愣了愣,接着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张佳乐的头顶。

“嗯,我叫孙哲平。”

一瞬间张佳乐的瞳孔紧缩,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却又缓缓闭上了眼帘。然后,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源,消失了。

“卧槽,里面有人!!!喂——你没事吧——”头顶传来工人的声音,张佳乐深吸一口气,答道:“没事!!”

阳光照进来,晒干了张佳乐脸上的泪痕。

 

一切回归日常,该干什么干什么,只不过像是少了点什么。张佳乐的妈妈开始催着他找女朋友,还不停地介绍女生给他认识。

“对不起,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当他又拒绝了一个之后,对方露出不快的表情:“能给个理由么?”

张佳乐笑了笑,答道:

“因为你摇篮曲唱的不好听。”

 

 

FIN.


评论(10)
热度(45)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