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打]蛰冬[FIN.]

久しぶり……

※韩叶ONLY

※OOC有,退役后设定,私设满天飞

 

>>一

用一个字形容杭州的夜晚,大概就是静。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连窗外昏黄的灯光都停止了摇曳,仿佛是一副静止画像,包容了整个世界。

叶修窝在沙发里,心不在焉地按着遥控器。屏幕中的画面一闪一闪,已过了好几个轮回。“嗡”的一声,上方的空调突然发出一声哀叹,接着合上了百叶窗。叶修抬头一看,叹了口气。

他开始怀念有韩文清的时候。

 

韩文清两个礼拜前被青岛霸图总部的老板一个电话喊走了,说是公司有大变动,希望他这个大股东前去商讨。很正常的提议,但一去就是半个月。

临走前韩文清提着行李,站在玄关前和叶修对峙。

“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

“我去,谋杀亲夫也不带你这样的,我往霸图那儿一站还不相当于野图BOSS刷新的级别?”

“把你一个人扔家里我看也要闹革命。”

“行了吧,哥开始单身贵族生活的时候你毛都没长齐呢,哥现在也不养的倍儿棒。”

“那只要我一天不在家就抱怨没人给他做晚饭的是谁?”

“……沐橙她暴露我。”

韩文清如同宣告胜利般扬了扬唇。叶修看着真不是味儿,刚想来个反杀,却被对方抢了白:“行了,一个人在家别总吃泡面。”“……”“多睡点觉,别一天到晚除了往兴欣跑就是在网游捣乱。”“……”“卫生也搞搞,实在不想搞就叫个钟点工。上次那个王大娘……”“老韩。”“啊?”“其实你被王大娘附身了对吧?”“滚。”

丢下这句话韩文清就黑着脸甩门走了,留下叶修一个人在门里笑得半死不活。过了一会儿门又开了,叶修正揉着肚子,被一把拉起,强给了一个封住呼吸的吻。

 

韩文清喜欢井井有条,大概是受了霸图副队——现在是队长了——的影响。作息规律不用说,个人卫生也一丝不苟。与其相较,叶修在这方面就随意的多么,反正他觉得能活就不错了。

刚住到一起的时候自然是吵了不少架,大的小的样样不差。两人又都是北方人,说话难免带着冲劲儿。叶修最记忆犹新的一次对话是韩文清吊着嗓子对他吼“老子活了三十多年都没见过能忍着三天不叠棉被的人”。叶修当时的回话是“省省吧,七院挂号费只要五块,要不哥带你去看看是不是你神经过敏了”。

他分明看见了韩文清眼中隐藏在怒气背后的几分笑意。

于是吵着吵着也就不吵了。也不只是谁先妥协了一步,接下来的一切就都那么顺利成章。熬过退役后的一段空白期,两个人都忙碌起来后,甚至还会交替着做家务——尽管谁都没在先前提过这回事儿。

苏沐橙看到叶修做家务的时候惊得说不出话来,反应过来后一个劲儿地啧啧称奇,感叹爱情的伟大力量足以改变一个人。叶修坐在沙发上对她的大惊小怪嗤之以鼻:“好好学学你哥我,等嫁过去了才不会被婆婆骂。”苏沐橙也快结婚了,就在元旦前后。对方的婆婆是个精明人,总爱鸡蛋里挑骨头。苏沐橙听到后吐了吐舌头,好似不经意地回道:“我给你理房间的次数比你自己动手洗衣服的次数还要多,瞎操什么心。”叶修不说话了,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苏沐橙靠在叶修的颈窝里,嗑着瓜子,看着电视里的小品,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会儿,苏沐橙叹了口气,用胳膊肘戳了戳叶修:“就这么想他?”

叶修瞥都不瞥她一眼:“发烧没?说什么胡话?”“醒醒吧,我看你天灵盖都要飞起来了,老韩才走几天呐?”“你到底帮谁呢?啧啧,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话得我对你说。”

叶修又不说话了,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好吧,或许真的只有一点——一点点而已,但他开始怀念有韩文清的时候。哪怕他觉得那人神经过敏的得去精神病院挂号,但事实就是事实。

何况现在七院的挂号费涨到十块了,他可花不起这个闲钱。

 

 

>>二

空调当机的时刻把握的无比精准,堪比张新杰验算整密后投下的神圣之火。这么晚了任谁也不会来修,叶修抓了抓头发,“啧”了一声,点起烟来。

江南就是这样,到了冬天屋里比屋外还要冷。没过多久温度便低到足以让人牙关打颤。叶修看了眼时钟,终究是披了件大衣,出门了。

他沿着河岸施施而行,想着干脆找家旅馆过一夜吧。脚边黑色的江水如巨大而沉寂的猛兽,蛰伏在冬季冰冷的手掌之下,蜷缩着毛发,等待着什么。郊区的人很少,加之夜色已深,除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铺发出的灯光外几乎没有生气。

叶修盯着江面,将脸埋进围巾里。他想起三年前的冬天也是这么冷——或者说更胜一筹,他与韩文清也是趁着夜色搬进了这里。“王大眼说这个点儿最着道你还就真信了?看不出啊老韩。”叶修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边一脸嫌弃的看了眼韩文清。韩文清不动声色,一本儿正经的胡说八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叶修噗嗤一声笑出来:“要不我明天再去门上画道符?”韩文清在理东西,传来一声:“你要画就去。”

叶修一愣,怎么着也想不到韩文清是这个反应。他上前几步,在韩文清身侧蹲下:“你这是干嘛啊,没事儿吧?”韩文清看他一眼,停下手上的活儿叹了口气:“接下来要过一辈子呢,认真点。”

叶修撑着脑袋蹲了会儿,“嗯”了一声,伸手和韩文清一起理起东西来。两人就这么一起默默地理东西,做的最多的交流就是韩文清伸手,然后叶修把东西递过去,除此之外再也没什么了。然而两个身影贴的如此紧凑,像是融在了一起。

过了一会儿叶修直起身来,前后动了动腰,长出一口气:“我去,哥多久没住过这么大的房子了,真是……”“刘姥姥经大观园?”“放屁!哥像是那种没文化的人么!”“我看挺像,你学历多少?”“呵呵,就算只有初中文凭也分分钟虐你。”“……”

叶修笑笑,心里记下一笔——这回是他赢了。他又回过头,看着灯火通明的房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思绪拉回的时候叶修已经走得太远了,他看了看四周,好像只剩下路灯与他做伴了,略显暗淡的灯光打在红石砖的地面上,泛起碎散的光芒。他皱了皱眉,接着往前走了两步,绿色的电话亭便映入眼帘。

叶修一怔,看了看空旷无人的四周,走近了电话亭,塞进硬币,拿起话筒,播了一串号码。

亭外,漆黑的夜空中掉下些许莹白色的斑点,晃晃悠悠地落在地面上,消成了水。

是今年杭州的第一场雪。

 

 

>>三

“这么想他干嘛不给他打个电话啊,怪寂寞的。”

苏沐橙嗑着瓜子,含混不清地说道。叶修瞟了眼她:“哥不用手机你是第一天知道么?”“家里有座机,你傻还是我傻?”“……”叶修揉揉太阳穴,他就是拿这小姑娘没办法。

苏沐橙嘿嘿地笑起来,一笑就停不下来。叶修“啧”了声,拍拍她的头:“发什么神经?吃药没?”苏沐橙不理不睬,还是笑。笑了半晌肚子都笑痛了,一个劲儿的揉。叶修目睹了全过程,打算去买点脑残片来给她吃。

好容易换过了气儿,苏沐橙仰起头来对他说:“你啊,这都什么毛病,一把年纪了还害臊。”叶修在喝水,一口气被她呛死,半天说不上话。

“沐橙你……!”“啊我要回家了,再不回去老公明天要喊兄弟来砍你了。”“……我说什么来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省省心吧,你比我嫁的还早呢。”

说完苏沐橙一溜烟地出门了,走之前还不忘挥挥手说个“拜拜”,搞得叶修目瞪口呆。半晌叹出口气,关掉电视准备回卧室开电脑。

路过走廊上的电话,看了一眼,然后又扭头了。

「记不起他电话,算了。」

 

自己撒的谎自己知道,叶修才不会忘记韩文清的电话,他自个儿最清楚。但他就是不甘心,至于在不甘心什么,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电话拨出去的一瞬他有些后悔,然而对方却没给他犹豫的机会,因为下一秒电话就通了。

“喂?”

“……呃……”

“叶修?”

“装作打错电话”作战,失败。

“……老韩。”

“怎么了?”

话筒那端的人呼吸有些紧促,好像是在奔跑或者快速走路似的。叶修皱眉,猜不出韩文清现在能在干嘛。

“……没啥。”“没事我挂了。”“卧槽你等会儿!!”

怎么能有这种人??叶修咂了咂舌,接着一掌拍向额头——韩文清就是这种人。

“有事儿!”“有事就说。”韩文清的回答还是很干脆,好像他现在就在与叶修面对面地谈话一般。叶修咳了几声,酝酿了一会儿,开了口。

“…………前两天你们小宋带着队来抢BOSS,不厚道啊,你怎么管的?”“跟你学的。”“我去,我都一退役的大叔了,找点乐子不行啊?”“问问老魏,你们兴欣是不是有个群?是不是你喊一声就都来抢BOSS了?”“……”

“空调坏了,冷。”“嗯?怎么坏的?”“用着用着就坏了呗,难道里面长了朵花?”“……”

“你……你那边怎么样?”“都挺好,怎么,想刺探内情?”“呵,哥稀罕?”“我看你挺稀罕,大半夜的还给我打电话。”“……”

又是无言,周围一片寂静,雪仿佛吞噬了一切声音,一时间只有韩文清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一声笑声,接着是韩文清的声音:“你想我了。”

叶修噎得一口气没上来。半晌憋出一句:“……放屁。”

“那我挂了。”“卧槽都说了你等等!!妈的怎么有你这种人?!”叶修一个激动,音量都提高了几分。“有我这种人你还不是愿意和我过?半斤八两。”叶修看不见韩文清的表情,当然了,也不想看到。

“……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不是不想我?”“……老韩,你不对劲啊,吃错药了?”“再过三个月吧。”“扯你的蛋!”

叶修觉得决定给韩文清打电话就是个天大的错误,自己也是年老体衰老眼昏花了才会想这么干。就在他想挂断的时候,听筒里的声音再度响起。

“承认吧,你想我了。”

“……咱能别玩这么幼稚的比赛了么?请问您芳龄?”

“和你之间的胜负就没消停过,你自己知道。”

叶修愣了愣,接着咂了咂舌:“啊哥知道哥知道,你觉得赢了就赢了吧哥不和神经病一般见识。”“那我三个月后回来?”“行行行一想到你不在家三个月哥开心的都能往天上飞,嘴都笑裂了。”

“那我怎么看到的不是这种表情?”

声音清晰的传入耳中,不是从听筒里,而是从身后。

叶修转身,看到的是韩文清略显得意的脸。

雪还在下,散散落落地飘荡在两个人之间。韩文清放下耳侧的手机,撑着伞往前走。“……老韩啊……”叶修不放弃任何一次机会,还想来个最后的挣扎。然而对面的人将手一伸,确实将伞向前倾了些许。

“回去了。”

叶修一愣,接着探身,走进了那片小小的方圆之间。雪还在下,落在地上,落在伞面上,吃掉了一切声音,仿佛天地之间就只留下那小小阴影所笼罩的区域,只留下刚好能包裹这两个人的地方。

叶修想,就这样输掉或许也不赖。

输在这场爱情的拉锯战里。

 

 

-FIN.-

评论(8)
热度(144)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