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宁鹿/短打]天衣无缝[FIN.]

冷CP注目!!冷CP注目!!冷CP注目!!

原谅我漫画完结了快一个月才来卖这个冷安利(((x说实话漫画一完结就想拿来卖了但磨磨唧唧拖了很久……算了话留到最后再说吧((

宁鹿大法好,不来吃一口???

※CP为宁鹿,原著《火影忍者》,即日向宁次×奈良鹿丸

※半架空(背景保留,情节变动,且变动较大)我就是想撒个糖弥补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OOC

 

“奈良鹿丸,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

“…”

“……”

“……哈?”

“卧槽什么鬼!!!!!”

 

一切要从上忍考试说起。

说来也并非鹿丸本意,在他心目中混个中忍做做有口饭吃也就很开心了。但当自家老妈甩着邀请函一脸愤怒地咆哮“都收到请柬了还想推脱你这个人到底要不上进到什么地步!!”。加之老爸在一旁煽风点火“鹿丸啊你就去试一次吧大力出奇迹啊再不答应你妈就要拿刀来砍我们了”。实在是受不了这三番五次的软磨硬泡,鹿丸才连声答应了下来。

上忍考试历经一月有余,各种笔试、体能测试、模拟演习层出不穷,却仍不及这最后一天的单挑1V1精彩。眼下PK场所座无虚席,而挑战双方正是随机选取到的奈良鹿丸与日向宁次。

早站在选手席上就将格斗场的环境利弊熟记于心,裁判一喊开始鹿丸POSE都摆好了,第一个“か”的发音都蹦出来了。

就听到对方中气十足的这么一句。

纵使是IQ200的天才,也是跟不上这样的神开展的。

在一个简短的“哈”之后鹿丸算是暂时休了眠,然而看台上早已炸开了锅。鸣人仰天长啸一句“卧槽什么鬼”成功拉动了所有观众的情绪。几个平日里混得好的朋友更是在考虑结束之后需不需要去做一下接下巴的手术。

在这轰乱之中鹿丸好歹也是回过神来了,回神的第一反应便是:卧槽这该不会是什么战术吧是的话现在可就糟了啊!!!

然而定睛一看,日向宁次还是那么个POSE,动都不动一下,仿佛一切都还定格在3分钟前开场的那一瞬间。

……这可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糟了。

木叶的头脑开始飞速旋转,不消片刻便做出了首要正确判断:不管怎样,要赢!

于是一切回到开头,鹿丸结好印后暗道一句“影子模仿术”,脚下的黑影便骤然拉长变形,向前方冲去。

被躲开了!!日向宁次纵身一跃便轻松躲开,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要真是那样才好呢……」奈良鹿丸额角滴下几滴冷汗,旋即又将注意力全权投入比赛之中。

观众席上也算是渐渐安静了下来,两人都是近年跃出的黑马,如此紧张激烈的比赛自然是牵动人心。观众们的议论也转到了比赛的走向和胜负上,一如小樱与井野的交谈。“鹿丸这招是想转空旷场所对他的不利性为有利性,引诱宁次进入他的陷阱吧?”“谁知道呢,他这人的想法总让人猜不透……”“宁次哥也一定知道他的难缠,所以想出奇制胜吧?”雏田在一旁插话,话已出口却引得三人一阵颤栗:“出奇制胜”……是指刚才那句话么?雏田摇了摇头,望着场上风云突变的赛事,皱起了眉。她是越发看不懂了,宁次哥到底是在想什么呀?

 

那日向宁次到底在想什么呢?

很可惜,这问题大概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天天这死丫头,回头看我不把她吊起来打!!

谁特么教的你,鹿丸会喜欢大直球的??

 

说来这个问题也是困扰着日向少爷很久了。按理说作为天才的他除了妹妹的感情问题是没有什么处理不好的。但先人的经验教会我们:职场得意,情场必定失意;至于双赢的,他们有个代号,叫主角。

连宁次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注意起了鹿丸,大概是中忍考试的时候,亦或是更久之前——他记不得了。但当这份迷之关注逐渐超过了对妹妹的关注之后,他立马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

天才终归是天才,只要稍加冷静分析之后立马得出了正确结论。根据理论判断加现实加成,以及常年累计下的“雏田大人对待鸣人的表现研究课题”,日向宁次第一次将手掌拍向了自己的额头。

「是恋爱啊……」

“……要命。”这是天天不经意间路过时听到的话语。于是接下来的事情都知道了,女人的嘴皮子像把刀,三下五除二就磨出了来龙去脉。天天一拍胸脯(虽然也没多少肉给她拍):“放心吧宁次!告诉你,鹿丸这种家伙一看就是喜欢直球的类型,你只要霸王硬……啊不是,大声告诉他你的感情,立马就能拿下!”

「直球吗……」日向宁次皱起眉,直球不是他爱打的牌啊!但既然天天这个女人都这么说了……那就试试看?

说得容易,做起来可累的够呛,让日向宁次打直球,想想也是够惊悚。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之后,终于来到了这一天,上忍考试的这一天。

当宁次看到1V1的对象是鹿丸的时候心情就激动的能去跑三圈了,天时地利人和,此时不说更待何时!本想比赛结束之后去和鹿丸共剪西窗烛,但当裁判大吼一声“开始”之后宁次一个激动没忍住,喊了出来。

喊出来之后却捞的这么个结果,宁次又想往自己头上拍一掌了。可惜现在是比赛时间,没这个闲工夫让他来自残。

「只能赢了……」宁次皱眉,躲开了鹿丸的第一波进攻。

 

鹿丸早就瞄好了,和宁次打近身战和消耗战都绝对是必输无疑的,想要赢就只能主动攻击加以环环相套的陷阱——所以他就是这么做的。目前日向宁次被他控制在十五米之外,作为日向家族的传人对奈良一族的秘术又没有任何有效性的防御手段,照这样下去……能赢!精密计算之后鹿丸也终是露出了几分笑意。「宁次,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但这局,我要拿下!」

然而不远处的日向宁次,却也是露出了笑意。

“八卦破山击!!”

一掌落地,脚下的大地便开始震动。“……嘁。”鹿丸皱眉,虽说有料到宁次会来个鱼死网破,但他已经练到这般地步了么?改变结印,转为“影缝”,原本安静伏在地上的黑影便舞动起来,逼近日向宁次。

「不见了?!」鹿丸一惊,转瞬便反应了过来,「糟了!!」

果不其然,拥有白眼的宁次早就将他影缝的进攻路线看穿,没有闪躲,却是径直向鹿丸冲了过来。“八卦空掌!!”八卦阵开,忍术也接踵而至。鹿丸咂嘴,暗道一句“影之触手”,硬是在空掌击中之前将自己拖出了卦阵。

脱出之后也是为自己抹了把冷汗,一是因为刚才差点全盘皆输,而是因为出阵之前,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语。

“如果我赢了,就答应我最初的要求,怎么样?”

「不妙啊……」奈良鹿丸额角的冷汗愈是增多,嘴角却轻轻上挑。

 

“真是危险……”井野与小樱长出了口气,却又不知道这口气出的是不是时候,说实话这场战斗不论谁输她俩都觉得不值,于是只好同时为两方应援。

“刚才……宁次哥是不是对鹿丸君说了什么啊?”拥有白眼的少女歪着脑袋,回想起刚才的画面。“不是吧,这能说啥,比赛中呢。”井野摆摆手,连声否定,“再说了该说的一开始都说了吧,对吧天天?”突然被喊到名字的始作俑者浑身流过一道电流,硬是扯出一个笑容:“啊……啊啊,对啊,哈哈,宁次今天大概是吃错药了吧,哈哈……”“哦哦好险!!鹿丸还是这么阴险啊……”眼见三人的目光又被比赛吸引,天天也是舒了口气。「他等会儿不把我吊起来打就算好了……想想都觉得要命。」

「不过……鹿丸居然没追着宁次往死里打?他有懒到这种程度么??」

 

“影子模仿术,成功!”最后一声落下,鹿丸终于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竟是利用了宁次那1°的死角。然而日向宁次却也不疾不徐,只是抬眸,与那人对峙。

“你查克拉剩的不多了吧?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不用你说,我自有办法。”

“在我的白眼看来你可是要输了哦,鹿丸。”“是吗,你的白眼看得透我的查克拉,还能看得透我的想法?”“如果输了的话,代价可不仅仅是做不了上忍哦。”“哼。”

鹿丸当然知道,宁次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本来就不是战斗的好手,查克拉的储备也并不多,现在已是赤字边缘了。他也知道,宁次说的那句“代价”是指什么意思。于是他叹了口气,开口:

“——好吧,算我答应你。”“?!”这回轮到宁次震惊了,鹿丸却仍是平日里那副无所谓的模样,接着说道:“那我们好好相处吧。”

宁次一愣,继而反应了过来——这是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对鹿丸说的话。

“我是日向宁次,今后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他现在可算是想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鹿丸了,大概他就是爱上了这一刻,在计谋成功后,那人所露出的骄傲的笑颜。

脚下的黑影若离若合,比赛还远远没有终结。

 

 

-FIN.-

 


后记:

(偷偷)喜欢宁鹿这个CP也有三年了,没错我一入坑就爱上了冷CP真是可喜可贺((((喜欢上冷到这个份儿上的CP窝也是给自己跪了,但是……喜欢就是喜欢啊!!没办法啊!!!

也想过要割自己的腿肉但总是懒得不行[[[[啊没错我就是个鹿丸厨这是跟我家本命学的[[[[于是一直想着说“什么时候来卖安利吧”一直拖到了现在

拖到火影都完结了。

说实话三年前入坑的时候虽然也有传闻说火影要完结了但完全没想到真的被我等到了完结的这一天啊TDDDT我还以为它可以和海贼大战三百年呢!!事实证明我太甜了【【【

火影完结了,一波带走了许多人的青春。入坑三年,喜欢宁鹿这个CP也很久了,却什么也没为它做过,简直……太遗憾。

那现在就来亡羊补牢一下吧【【虽然我觉得这份安利并不卖得出去,但也就是想写写罢了www

毕竟我对这个CP,这两个人,这部作品,爱得深沉啊www

评论(8)
热度(106)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