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韩叶/短篇]执手相说[FIN.]

※韩叶ONLY

※未来捏造,退役之后的故事,傻白甜,OOC请原谅

 

 

韩文清风风火火地赶到医院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快湮没在地平下以下了。橙红色的夕阳宛如篝火,灼烧着韩文清的心。当他推开诊室的那一刻,一声呼唤已经忍不住地从口中滑出:“叶修……”“哟老韩,你好慢啊。”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举起一只手臂朝他比划了两下,笑得没心没肺。

 

“……呃,总之就是这样,这段时间就静养一下吧,过两天再来复查。”头发已经秃了半边的老医师扶了扶眼镜,这般对他们说道。韩文清替叶修接过了病例书和药单,接着起身,冲叶修动了动嘴皮子:“走了。”叶修忽然眉头一皱:“诶哟喂老韩,我好像没力气走……”“说什么废话,又不是腿断了。”“……老韩你真没爱心。”

事情的起因让叶修自己说都有几分惭愧。那会儿他在家里踩了把凳子,想去书架的最上面拿点东西。忽的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往下坠了下去。好在凳子不是很高,倒也没摔个半身不遂什么的,只是当他跌坐在地上的时候,手往背后一撑,然后“咔哒”一声——叶修知道这下惨了。

于是便落得现在这么个下场。叶修的右臂上了夹板还吊了脖子,一副叙利亚难民的模样,他自己看了自己都于心不忍。「诶,哥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啊!」想着想着便摇头太息起来。“脱臼而已,又不是骨裂,别再大呼小叫的了。”一旁的韩文清瞥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老韩,你这是关心人的语气么?我警告你放尊重一点儿啊……”“晚上还想吃饭么?”“……想。”

本来叶修想的挺好的。这脱臼吧,疼是肯定疼的,但这样一来就可以享受一下病号待遇,呼风唤雨,好不快哉!他心里这小算盘打的美滋滋的,一到家就屁股着床,想着可以先补个眠回个血什么的,下一秒就被韩文清拎了起来——没错,是用拎的——“躺着干嘛,过来帮忙。”

这下叶修怒了:皇帝当不成,你还要我当奴隶,有没有王法啦?!“老韩,我再郑重警告你,我现在可是病号!你就不能对我……”“我知道,过来搭把手。”韩文清毫不动摇,拖着叶修一步步就往厨房走。“我靠,哥都三等残废了,这还帮个屁呀!!韩文清你有点儿……”“去把那袋毛豆剥了,如果你想快点儿吃饭的话。”说完韩文清把叶修往椅子上一放,然后就洗菜去了。

叶修看着韩文清忙活的背影,吸了几口气又吐了出来。半晌硬是没憋出一句话,只能抓起一把毛豆,可怜兮兮地用左手开始拨了起来。

没办法,谁叫老韩的炒毛豆世界一级好吃。

 

叶修知道韩文清厨艺一流这件事还是他们开始谈恋爱没多久的时候。那会儿夏休,他俩待在家里没事儿做,这么热的天也不想往外跑。四五点钟的时候韩文清突然起身:“差不多该做饭了。”那会儿的叶修听到这句话一口绿茶差点喷了一地,好不容易咽下去之后慌忙开口:“做饭?!谁做?!”韩文清瞥他一眼,冷冷开口:“还能有谁?你会做饭么?”叶修又眨巴眨巴眼睛:“霸图队长这么有钱,还能包大厨做饭啊?”韩文清这下受不了了白了他一眼:“我就是大厨。”

于是两个小时之后,叶修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吃下了第一口韩文清做的菜,然后证明了刚才韩文清确实没有在吹逼。

没想到这一吃,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晚饭的时候叶修兴趣缺缺,倒不是因为不好吃,而是看着这一桌的吃的,他却不能大快朵颐——右手脱臼了。他这会儿下颚抵着桌布,看着一桌的菜眼底泛幽光;他吸气,说出的调子跟二泉映月似的:“老韩啊……”韩文清不慌不忙,吃一口饭咽下去了才开口:“别鬼叫,又没死人。”“……”

过了一会儿。“老韩啊……”“闭嘴。”“……我饿。”“自己不会吃饭么,三十岁又不是三岁。”“……可我手断了。”“左手不挺好。”“我不是左撇子……”“勺子总能拿吧?”“我会洒出来的……”“叶修。”

伴着最后这声“叶修”的还有一声重重的钝响。韩文清把碗往桌上一放,黑着一张脸看叶修。叶修心里暗道不好,怪也怪自己今天撒娇撒过头了,才惹了韩文清的烦,而韩文清烦躁起来那后果可不是一般的大。于是叶修就自认了个栽,用左手握起勺子来就要自力更生了。

但握起勺子的那一刻,忽的又听到韩文清的一声太息。接着手中的勺子被人强硬而不失温柔地夺取,耳边响起那人一如既往低沉的嗓音:“说吧,想吃什么。”叶修一愣,继而勾起了嘴角:“排骨!”

那笑容里的眉眼盈盈,那笑起来的人情意浓浓。

结果等叶修吃完的时候,韩文清碗里的饭早就凉了。

 

等叶修上了床之后他才终于享受到了他盼了一天的“病号待遇”。“今天你一个人睡这儿吧,我跟你睡万一半夜压到你手臂就不好了。”韩文清这么说着,开始往沙发上搬枕头棉被什么的。叶修心里一听倒也乐呵:他俩的床是买下这套新房的时候买的,king-size的床,一个人睡的话在床上耍杂技都没问题。买来之后就一直是他俩一起睡,他到还没享受过独享的滋味呢。

于是叶修一口答应,又催促着韩文清把东西搬走,接着往床上一倒,一撩衣服,拍着肚皮就把眼睛闭上了。韩文清看了他这么一副邋遢样,到底也无可奈何,只得摇摇头,走了。

况且叶修的邋遢样,他还见得不够多么?

叶修整个人在床上做着大字型伸展运动。以前他跟韩文清还没买这套公寓的时候,住的是韩文清的单身狗公寓,床虽然不算太小,但两个大男人躺上去到底也是嫌弃。那会儿叶修就开始跟韩文清规划,说以后一定要买king-size的床,这样躺上去就感觉掌握了全世界一样。后来买了这张床之后叶修又开始抱怨,说这床两个人躺不够打滚,要换更大的才好。听他抱怨了几遍之后韩文清一怒,直接翻过去把人压了个死:“不够打滚?现在就滚给你看。”叶修这会儿喊着要举手投降也已经晚了。

等他俩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之后韩文清又道:“你这个人,就是贪得无厌。”叶修嘿嘿一笑:“对啊,我对你就是贪得无厌。”

「我就是想要从你身上得到更多,就是永远都对你贪得无厌。」

这会儿叶修躺在那张king-size的床上,终于是感受到了一人滚床的乐趣。等他滚完之后一裹被子,想着上一次独自一人睡觉,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起码得推到跟韩文清同居之前。那到底是多久以前呢?大概是上了年纪了吧,叶修已经想不太起来了。

这么一想,倏忽就感到有些寂寞。

倒也不是说怎么了,只是习惯有人陪自己睡之后,忽然一个人睡,不免有些……呸,想什么呢,还真是越活越小了啊。这么想着,叶修甩了甩头发,倒头就睡。

 

这夜他难得做了个梦,梦见的是二十岁出头的他与韩文清。那会儿他俩年轻气盛,彼此的眼里尽数都是盖都盖不住的张扬与狂妄。站在赛场上的时候,他朝韩文清伸出了手:“一较高下,如何?”他这么说着,笑容里溢满兴奋与期待。

韩文清看他一眼,接着狠狠握住他的手:“正合我意!”

 

梦醒的时候大约是早晨八点。叶修向来有些起床气,察觉自己醒来了之后不想睁眼,反而常常是一拉棉被,先遮个光。结果刚想抬手,却发现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他这会儿才徐徐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先是一张看惯了的面孔,那人此刻正流连梦乡,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平日里不多见的柔和。叶修再一撇眼睛,发现自己的左手正被那人紧握在手心里。

叶修忽的就笑出了声。

这一声把韩文清给吵醒了——他向来睡觉就轻——他睁眼,支起身子,看到叶修比自己先醒之后一怔,接着略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叶修这会儿倒是笑得很贼:“老韩,你……”“我这是怕你半夜要起来拿东西,你别想多。”“……不是,我是说你该上班了,要迟到了哦。”

闻言,韩文清这才想起正事,看了看床头的电子表,便皱着眉头开始换衣服。叶修躺在床上,边看他换衣服边在那儿笑,要是被韩文清看到了这一幕,大概又要说他精神出问题了。可是叶修就是觉得好笑,他就是觉得韩文清好笑。这话要换了别人肯定不信,霸图队长韩文清擅长搞笑,这种事情说出去有谁会信?大概也只有叶修自己了吧。

「真他妈搞笑,关心哥直说不就行了嘛,暗地里搞这些有的没的,以为哥不会知道么?」

「不过不这样干的话,那也就不是老韩了呢。」

叶修明白,这就是韩文清。这个男人虽然不懂的何谓浪漫,但他总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来表现他独特的温柔。而叶修,也总能用他自己的方式,拥抱这份感情。

 

出门的时候叶修站在门口看韩文清换鞋:“到了那边帮哥请个假啊。”“昨天已经跟队里说过了。”“哥的重任就交给你完成了啊!”“你就一顾问,能有多大重任?”“诶,真不知道哥不在,那群毛小子是不是要闹翻天了……”“只有你在的时候他们才会闹翻天。”“瞎说什么大实话?!”“……”

“一个人,没问题吧?”“能有什么问题,哥好得很……诶哟痛痛痛,别捏我手臂!”“嗯,看起来确实很有精神。”“老韩你这人讲不讲道理啊?!”“比你讲道理。”“放屁……”“别再摔地上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能有什么事……”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说完,叶修就被韩文清封了口。这个吻并不长,但僵直效果倒是一等一的。结束之后韩文清加了句“晚上见”就出门了,留叶修一个人在门口犯懵。半晌回过神来,挠挠头,心里还念叨。「又不是新婚夫妇,搞什么送别吻呢。」

转念一想,却又笑了起来。「算了,老年人也有老年人的浪漫嘛。」

这么想着,回书房,打开电脑,开启QQ,点开了兴欣的QQ群。「有段时间没跟那些家伙们联系了,正好这两天去会会他们。」

 

叶修嘴里叼了根烟,左手正跟打火机做着搏斗。左手到底是做什么都不太习惯,点个烟也觉得麻烦。叶修生来是个怕麻烦的人,但生来也是个不能没有烟的人,这三天为了在“麻烦”和“烟”当中作抉择,花了他不小的气力。试了一会儿无功而返之后,叶修到底还是选择了放弃。于是他一转头:“老韩啊……”韩文清看都不看他一眼:“别抽了。”叶修:“……”

话是这么说,但在“烟”这个话题上叶修不是个半途而废的人。于是叶修又道:“这都三天了,就不能让我痛快一下嘛!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救助穷苦人民了如何?”“穷苦人民?”韩文清嗤笑一声,接着瞥了他一眼,“我看你日子过得挺滋润嘛。”“我去,哥都三等残废了,哪里过得滋润……”“什么三等残废,你夹板不都脱了么,早就不是独臂猿了吧。”“可是我手臂疼呀!”

韩文清又看他,这会儿叶修的右手臂上啥都没有,但还跟前两天脱臼那样,看起来软踏踏的。再看一眼,叶修一脸“我有病我老大”的理所当然的表情,伸出拿着打火机的左手,就等着韩文清的伺候。结果韩文清毫不动摇,又是冷冷地说道:“就当戒烟。”叶修:“……”

接着韩文清听到叶修那里窸窸窣窣的一阵声音,片刻后叶修开口:“老韩,我觉得我们得谈谈。”韩文清看他,发现那人换了姿势——从躺在沙发上变成盘腿坐起来了——“我说,老韩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韩文清挑眉,叶修倒也就自顾自地说下去:“你看看你,我受伤了也对我这么个态度,也不懂得多呵护关心一下你老公,咱俩这样不行啊!你看看人家小年轻,一方出了什么事另一方都跟没了魂儿似的!况且哥这还出的不是小问题啊,哥这是手臂脱臼啊!哥的手有多宝贵你知道么?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你……”

忽的,这长篇大论戛然而止。韩文清夺过叶修嘴里叼着的那根烟,冲着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就吻了上去。叶修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还在犯懵的这会儿嘴里就已经被攻城略地了。这个吻显得有些太过粘腻,大脑的缺氧让叶修整个人都酥软了下来,脊椎骨跟没长似的就要往下倒,不一会儿就被对方摁在了沙发上。吻还在继续,意识都已经要飘忽起来。等叶修轻轻发出一声呢※喃时,韩文清终于是停下了动作。

叶修这会儿还没回魂,一个劲儿的喘气,直直觉着韩文清是要把他杀人灭口了。可耳边又听到那人的声音:“叶修,你手早好了吧?”叶修皱眉:“去你的……”忽然感觉右手上传来一阵异样,转过头才发现,他的右手正与韩文清紧紧相扣。叶修:“……啊,好疼。”“太假了。”

「到底是瞒不过啊。」叶修在心里惋惜了一把,他本来还想多装几天的病号,享受一下特殊待遇什么的,结果现在这出戏不攻自破了。他叹了口气,开口道:“行了老韩,算你赢了……”“还有一点你说错了,”韩文清突然开口,他握起叶修的右手,送到唇边,轻轻厮※磨起来,“你的手,远远不止一个亿。”

说着,在那指尖,落下一吻。

叶修总是会想,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那么好,他一不懂浪漫,二不懂情怀,总是硬※邦邦的像块石头,自己怎么就跟了这个人。而在那之后漫长的岁月里,他也总算弄明白了这个道理:正是这块硬※邦邦的石头,击中了自己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你手好透了吧应该?”“……嗯。”“那行,恢复晚间运动吧。”“我去韩文清你个大色※魔……靠放哥下来,哥腿没断!”“害什么骚,这会儿不装病号了?”“你可以的韩文清……”

「我要执手相说,与你说一个,永无止境的美好故事。」

 

“说起来,你那天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啊……那个啊。就是那个,第一赛季的时候,咱俩不是在后台有拍过一张照片么?”“吴雪峰拍的那个?”“是啊,诶我找了半天……”“那张又不在书架上。”“我靠!你不早说!那在哪里?”“这儿。”“靠就在床头柜里啊……”“你看。”“……那天,刚好过去十三年。”

照片上的两个少年,双手紧握;照片外的两个人,亦是双手紧握。

 

 

-FIN-



——————————

大家好我还活着(……)啊,好久不见了呢(((((

今天看了疼迅霸霸的新PV突然就打鸡血了………………飞速产了个粮((太久不写韩叶,还先去强制复习了一遍原作和各种神文再写(瘫倒)希望没有OOC突破天际…………

啊,韩叶好啊,全职好啊,我还能再爱他们啊呜呜呜(哭着)

大概就是这样了((


评论(1)
热度(47)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