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飞度九十九夏之时》※


——「如果不被需要的话,会怎么样?」


>>一度目の夏

——“会感到害怕么?”

——“不,完全不会。”

——“即使身处极夜之中?”

——“当然。”

——“即使别人听不到你的呼唤?”

——“嗯。”

——“为什么呢?”

——“因为这种事情……早就忘却了啊。”

 

>>二度目の夏

    窗外是知了的鸣叫声,桃源乡的夏天即便是到了盛夏之日,气温也照样怡人。

「……做了奇怪的梦。」这样想着的白泽,打着哈欠从檀香书桌前站了起来。肚子有些涩涩的疼痛感,亦是胃溃疡的老毛病,已经习惯了。他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药锅里还在煮着些什么东西,是今天要交的东西吧。白泽这样想着,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药单。

「……诶?」

白泽有些惊异地看着自己的右手,他将五指蜷紧,再打开。重复了几次之后,他又将手伸向了药单。

这一次,也还是一样。

右手穿透了米黄色的药单,然后,什么也没拿起来。

「啊……什么嘛。」白泽眯起狭长的眼睛,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了吗……」

“白泽先生?白泽先生?”桃太郎在一旁有些焦急地呼唤,从刚刚开始白泽就一直在出神。他出门回来的时候锅里的水都已经快烧干了,要不是他即使熄灭,就算是神兽也会受伤的吧。

“……诶?啊,是桃子君啊。”白泽的眼睛又变成了两条弯弯的黑线,“让你担心了吧?真是不好意思呢。”“比起向我道歉这种事情,还是赶紧拯救一下你的药材吧,这个是要今天送过去的吧?”桃太郎叹了口气,无论什么时候自己上司永远是这样嬉皮笑脸的态度。“是,是,对我用这种口气真不知道谁才是上司呢。”白泽吃吃地笑起来。

“那也是你自作自受。”桃太郎有些没好气地说道,继而转身做起了别的工作。恰在这时,听到了白泽的声音。

“我说啊……桃太郎,你要不要试试看自己开药店?”

 

>>三十三度目の夏

鬼灯来取药材的时候,白泽正在打理他的百草园。

“别在那儿跳来跳去的啦,白猪,快点把东西给我。”

意外的没有反抗声,白泽只是默默地绕过鬼灯,然后在桌上找着要给他的药材。

「……哈?!?!」对于鬼灯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的事情,一向面瘫的他如今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给你。”平静而又柔和的语调,白泽将一包药材递了过来。鬼灯看着手上的东西,心里有些发虚。

“……装了炸弹么?”“没有啊。”“毒药呢?”“也没有哦。”

鬼灯这才打开了袋口,认真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连翘、天麻、白芨……一种不多一种不少。他这才舒了口气,看向坐在桌上看书的白泽:“你……精神正常么?”“正常得很。”“…………你是昨天晚上干了些什么导致精力耗尽了么?”“当然不是。”白泽将视线从书上转移到了鬼灯的眼睛,“我活了太久了嘛,脾气就被磨掉了。”这样的话语,对许多人说过,可就是没对鬼灯说过。“而且……”说到这里,白泽甚至还笑了一下,“我今天不想生气。”

鬼灯从刚刚开始就没在听白泽说的话了。

因为他注意到,白泽捧着书的手,在发抖,在流着虚汗。

 

>>三十四度目の夏

——「人类定当不断重复,高唱爱与死之歌。」※

……这样的话,是谁教给自己的呢?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毕竟,过去了很久了嘛。

 

>>七十六度目の夏

来到居酒屋的时候已是深夜,来这里喝几杯也真的只是偶尔的事情。

就在这样的深夜里,又撞见了白泽。

成天花天酒地的上古神兽难得的没有在女人的闺房里过夜,他只是坐在桌前,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鬼灯记得他有胃溃疡,这样的喝酒方式不禁让他皱起了眉。“你就这么想早点去死么?”摁下了白泽端起酒壶的手,面前的黑发男人有些诧异。

然而鬼灯也很诧异。因为被他按住的那只手,温度低得让人心寒。

“……怎么最近总是见到你。”白泽有些不甘的放下酒杯,然而却也没再说些什么。鬼灯坐在了他的旁边,夺过他的酒壶闷头就喝。“喂喂,这壶酒可就要你付钱了哦。”“吵死了。”

又是一阵无言。白泽没有了酒就开始不停地玩弄着面前的酒杯,摁倒再放正,摁倒再放正,搞得鬼灯也有些不耐烦:“你的娱乐方式就那么无趣么?无聊的人死得快啊。”

白泽的嘴捂在胳膊里,听起来有些模模糊糊:“无所谓,反正我玩这样的游戏也玩了一亿多年,照样活得下来。”鬼灯被堵得有些语塞,换做往日,白泽一定会与自己大吵起来。然而现在这样温顺的他,反而让他不好开口。

“我说啊,鬼灯。”又过了半晌,意外地,白泽开了口,“你很讨厌我吧?”“啊?这不是废话么?”没有丝毫的犹豫,鬼灯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那如果,我消失的话,你会开心得发狂吧?”

 

清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毫无预兆地传入鬼灯的耳中。喉咙有些发涩,有些话想说出口,到了嘴边却又变成了别的东西。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会大哭一场。”

白泽笑了起来,很大声的,很没形象的笑,鬼灯知道他很少会这样笑。就算在他的面前,白泽并没有展露过几次笑颜,但他仍就知道,白泽很少会这样笑。

“鬼灯,我醉啦。”

“你没有。”

“我醉啦。”

“……你醉了。”

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鬼灯实在没忍住,把白泽的头摁在了怀里。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白泽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因为鬼灯看到,最后的一段对话的时候,白泽的手指不停地穿过了酒杯,一次也没把酒杯摁倒。

 

“我是封建时代,当权者的象征。当我出现的时候,看到我的人被认定为新一任的帝王。”

“那如果在远离封建的当今,我会怎么被人对待呢?”

 

>>七十七度目の夏

「飞鸟会再度灭亡,连泪滴也尚未来得及落下。

凝望常世之国,刹那与无限之间。

不如早日回归那火热之中。」※

 

>>九十九度目の夏

“白泽先生?鬼灯大人来找你要药材了。白泽先生?我开门了哦?”桃太郎拧开雕花的门把,迎面而来一阵清新而又略带苦涩的中药味。窗户是开着的,夏日的阳光是充足明媚的,鸟儿与知了的叫声时不时传进房内。白泽的房间像他的外表一样干净整洁,床上是折叠整齐的衣物和被褥。

然而,偌大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影。

“诶?奇怪了,这种时候白泽先生到哪里去了呢……”

鬼灯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有些独有的味道好似已荡然无存。他默默转身,走出了这已失去主人的宅邸。

「现在……我要开始像你一样,度过那孤寂的亿年了么?」

 

>>一百度目の夏

“什么呀……这不是白泽么?”

“这不是吉祥的瑞兽么?出现在地狱是什么情况啊……”

“这种事情还是先通知阎魔大人比较好吧?”

“不不,还是先告诉鬼灯大人吧。”

“说到底,神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而且前段日子不是说他已经消失了么……”

“好小——!这真的是白泽么?比传闻里的要小很多啊……”

 

「我只不过,还是留恋这里的气味罢了。」

 

>>末夏

「将时光的纠葛,就此斩断。」※

 

 

-END-

 

※:均节选、改变自iroha《三鸟夭夭》。


评论(1)
热度(45)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