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灯子

=灯子/小号/以后这里放全职相关,主要产出:韩叶/喻黄/双花
偶尔也会干干推歌,基本是V圈向的。
不定时回坑,具体看心情(。

——「是樱花的花瓣啦,白痴。」

  “是鬼灯那个鞋拔脸么?是的话就给我站在门外别进来了。”

    这是鬼灯推开药房的大门时,听到的第一句话。

    “……你说不进来就不进来?!你当我傻么?”这样说着的鬼灯,潇洒地甩开了大门,踏进了屋里。“我日!别摔门啊!!坏了你赔!!!”里屋里传来白泽的声音,鬼灯气势汹汹地甩开了第二道门,然后陷入了短暂的神经短路。

    坐在床上的人与平日里有点儿微妙的不同——本来是系在后脑的头巾现在移到了眼睛上,让人有些不大习惯。

    “……你在干嘛?玩盲人摸象么?”“哎呀……都让你别进来了……”“原来如此,S♂M Play?”“艹都说了不是了!!!”

    白泽坐在床上骂骂咧咧,骂的都是中文所以鬼灯也没怎么听懂。“烦够了么?““……”白泽叹了口气,倚在床头说道,“抓药的时候没有洗手就碰了眼睛,暂时性失明而已,以前也遇到过几次。见到光的话会有些不舒服,所以就这么干了。”似乎是料到了来者的目的,白泽又接着说了下去:“要取药的话等桃子君回来吧,现在他出去送东西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受不了这般沉默,白泽终于还是吼了出来:“还不快出去!!跟你呼吸同一片空气很恶心诶!!!”“不要。”“啊?!你什么口气?!撒娇么??”“现在就跟我去取药。”“…………我真的没法理解野兽的思维。”

    话是这样说,可白泽还是扶着床头,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刚一直起身,就感到鼻尖前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唔哇啊啊啊!!别靠那么近啊!找打么?!”“我看你太可怜了帮你一把好么?好心当作驴肝肺!!”鬼灯也憋不住骂了回去。白泽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为了不浪费时间,暂时不和这小鬼吵架了。

    可等鬼灯报完药单的时候他却又改了主意:“你存心的吧??看到我这个样子还要我出门拿药??有没有人性啊!?!”“我本来就不是人。”一句话就把白泽堵死了。“你……算了。”本着一个优秀医师的修养,他还是摸着墙壁走出了门。

 

 

“啊,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脸上了……”“是桃花的花瓣啦,白痴。”

 

 

  “那里有石头……”“要撞上树了……”“脚下有坑……”“烦死了!!你能闭嘴么!!!”“要不是我说你早就死了七八回了好么??!感谢一下我好吧??”白泽有些懊恼,虽然心底里有点——真的只有一点点点——感谢他,但是跟在后面的这个小鬼真的超烦啊!搞得他都快静不下心找药材了。

 “啊,找到了。”白泽在一小片金银花前停了下来。淡金的花朵在柔软的草坪上星星点点地装饰着,绿色、桃色、熟褐,再加上它的颜色,构成了一幅水墨画般的场景。白泽摸着一旁的古木,缓慢地蹲了下来。右手摸索着,摘下一小朵金银花闻了一下。金银花特有的淡淡香气沁入心脾,这让白泽的心情好了不少,他不禁勾起嘴角,轻笑了起来。

  站在旁侧的鬼灯绝对不会承认,在这种时候,有那么一小会儿的失神。

        风没有预兆地刮了起来,白泽举起手挡着,却不小心把本就松垮的头巾给碰掉了。他急忙想蹲下身摸索,却被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的鬼神拉了起来。“干嘛啊你……唔啊。”

    鬼灯撩开白泽额前的刘海,然后很轻地,真的只是很轻地,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刚刚触碰到便猛地缩回,仿佛生怕惊动了面前这只小动物。然后他把两人间的距离拉开了一点儿,看着白泽有些疑惑的表情。“……给你。”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额头上了。”

    “是樱花的花瓣啦,白痴。”

 

    「…………你才是白痴。」

    「我家附近根本就没种樱花啊。」

    这样想着的白泽,扯着鬼灯的衣角跟在他的身后的时候,不小心红透了脸。


评论(4)
热度(49)

© 夜游灯子 | Powered by LOFTER